綠色旅遊篇—-三江源國家公園,欲窮長江頭,必到三江源

by | 2 月 9, 2021 | 綠色旅遊

綠色旅遊篇—-三江源國家公園欲窮長江頭必到三江源

[五路財神報] 專題報導—-

伏看三江源

三江源,對很多人來說都不算熟悉,即使是她所在的省份青海,在國內都偏安一隅,少有存在感。但是,如果你稍加搜索就會發現,一切玄機都藏在三江源的名字裡,其中的“三江”便是長江、黃河和瀾滄江。是大地的血脈。

長江、黃河孕育了璀璨的華夏文明,而瀾滄江(國外稱湄公河江河)一江通六國,惠澤了億萬中南半島人民。作為世界三大著名江河的源頭匯水區,三江源顯得過於低調了。

#神山與聖水之間

三江源國家公園,位於青海省南部,面積約12.31萬平方千米(試點區域),相當於7個半北京市,13個黃石國家公園,這片遼闊的地域或將成為中國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地處“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腹地,三江源山系綿延,地勢高聳,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若放眼世界,用三江源這樣小的“容器”,盛裝長江、黃河和瀾滄江這樣大的江河的源頭,也是絕無僅有的。而這令人驚歎的巧合實屬造物之妙,需得回溯那個遙遠的地質時代,才能一探究竟。

時間推移到六千五百萬年前,特提斯海消亡,喜馬拉雅地區全部露出。但造山運動仍在繼續,青藏高原不斷隆升,其腹地孕育了巴顏喀拉山、可哥西裡山、唐古喇山、阿尼瑪卿山等一眾連綿起伏的高大山脈,三大江河便發端於其中。來自這些巍峨山脈的冰雪融水,點點滴滴,源源不斷,匯成三江之源。江源之水從未止步,順著高原的脈搏一路招兵買馬,奔湧流淌,每年為下游地區輸送超過600億立方米的清潔水源,分占長江、黃河和瀾滄江總水量的25%、49%和15%

江河之水裹挾著肥沃的泥土,不僅塑造出水鄉澤國的長江中下游平原,衝擊出一馬平川的華北平原,也惠澤了東南亞多個國家,形成了古樸神秘的民族瑰地。人們常讚譽三江源“中華水塔”“亞洲水塔”,仔細想來,這些美譽也是名副其實。在三江源,水是多種多樣的。883平方千米的冰川雪山,29842.8平方千米的河湖濕地,可以用盡詞典中關於水的華麗的形容詞。綿延逶迤的雪峰、犬牙交錯的冰川、奔騰浩蕩的大河、靜謐璀璨的湖泊和一望無際的濕地,構成了罕見而綺麗的高原水世界,江源之水如同乳汁血脈,哺育出世界上最壯觀,也最獨特的文明圖景。人類踏上這片土地後,愛給每一座山、每一片水取上動聽的名字,無意中也給文人無數的靈感。黃河源區有一星宿海,雖叫海,其實是盆地中大片的湖沼。登高遠眺,形狀各異的湖泊星羅棋佈,大自然不經意間掉落的一抹抹蔚藍,在陽光照耀下透出底色,宛如夜空繁星,星宿之名由此得來。金庸先生在《天龍八部》中提到的西域星宿海,興許與三江源的星宿海也有幾絲關聯。

# 不止雪豹

雪山冰川、湖泊濕地、草原森林等豐富的地貌景觀,也是三江源集合高原特色生靈於一身的先天優勢。後疫情時代,人們對野生動物越發關注,其中三江源的雪豹多次登上熱搜,一度成為三江源的名片。但,三江源的野生動物,遠不止雪豹。公園內共有野生動物125,其中獸類62,包括雪豹、藏羚、野犛牛、藏野驢、白唇鹿等7種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以及藏狐、石貂、兔猻、猞猁等10種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大片的濕地成為鳥類和魚類棲息的樂園。這裡生活著高山兀鷲、金雕、黑頸鶴等196種鳥類,以及長江裸鯉、長絲裂腹魚等15種魚類

當你走進三江源,便會深刻感受高原生物的自由與活力。晨間,尋一處草地靜靜感受,高原之花抓住短暫的生長季在盡情綻放,用絢爛無比的色彩吸引傳粉者的到來。高原鼠兔從洞裡小心翼翼地探出腦袋,摸索著吃食,而不遠處的藏狐跟旱獺又為了爭奪巢穴開啟日常打鬥,雪雀、地山雀等小鳥在草地上蹦蹦跳跳。遠處的灘地上有幾隻藏原羚在奔跑,它們那雪白的心型屁股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曠野的風突然在耳畔呼呼作響,抬頭望向高空,胡兀鷲、金雕正大張翅膀急速盤旋。山坡上的岩羊跟家畜混在一起悠然地吃草。如果岩羊突然跑了起來,不妨舉起望遠鏡仔細搜索,也許高山之王——雪豹就藏在某塊石頭背後,暗中觀察。

若你想看鳥,可前往瀾滄江源區的隆寶灘,這裡是鳥類專家口中的“黑頸鶴之鄉”。隆寶灘是一個狹長的溝谷地帶,谷地兩邊是高聳連綿的山巒,狀似蘑菇,兩山之間便是廣袤平坦的沼澤草甸,地面被割裂成一塊塊大小不等的小島,生長著豐盛的雜草,溪流蜿蜒其間,猛獸為水所阻,無法進入,但是兩栖、爬行小動物會在這裡大量繁殖。每年3-4月,黑頸鶴、斑頭雁、赤麻鴨等十多種候鳥從遙遠的南方飛到這裡築巢、產卵,開啟新一輪的繁衍。

#天與人

作為中國最大的國家公園,三江源一切都不同凡響:大山、大河、大草原、大濕地、大生物世界。當然,還有大民族樂園。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漢、藏、回、土、蒙古、撒拉等多個民族聚居於此。隨人而來的漢文化、遊牧文化、藏文化等多種文化在這裡碰撞,多種信仰在這裡融合。藏族是青海省少數民族中人數最多,分佈較廣的民族。在交通不發達的年代,高山意味著屏障與隔離,可是對於當地藏民來說,山是“天”與“人”的溝通橋樑。神山聖湖是當地藏族文化中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面對巍峨雪山和浩瀚的湖泊,他們深感自身的渺小,信奉萬物有靈,對自然偉力有著無上的崇敬。隨著社會文化的發展,藏族的神山聖湖文化沒有中斷和弱化,而是被整合進入新的文化之中,並不斷加強。對三江源的藏民而言,神山不是縹緲的存在,除了阿尼瑪卿、年保玉則、尕朵覺悟等大神山之外,在當地,每個部落或社區都有自己的神山,它們是連接天與人、規範人與自然關係的紐帶。神山聖湖,除了承載精神文化上的意義,無意間也成為了野生動物和生態環境的天然“保護神”。藏民們不會隨意打獵、隨意丟棄垃圾,更不能隨意破壞草木,他們愛護自然,與自然和諧共處。

山與水、鳥與獸、天與人,每一個元素都昭示著三江源的與眾不同。但這份特殊一直在變。自然環境在變,這裡是亞洲、北半球乃至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社會經濟在變,人口的增加、放牧方式的改變、市場的進入、技術的提高、交通的便捷改變著這裡人與自然互動的模式;文化也在變,現代文化有些似乎能與傳統共存,有些卻要將傳統徹底顛覆。這個變化中的三江源,雖然面臨著草原退化、冰川消融、垃圾處理困難等環境問題,但仍大體保存著原始的自然環境和完整的生態系統。在未來,三江源能否借著國家公園這一特殊形式,在變化中建立新的平衡,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