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前市長魏木村作:台灣&索馬蘭,聯合國兩孤兒建交成朋友,曾去過索馬蘭的朋友見聞錄!

by | 8 月 19, 2020 | 綠色旅遊

台灣同胞多了個旅遊聖地?如果你去了卻是你的做惡夢開始!

[五路財神報]綠色旅遊版轉刊—–

非洲“國家”索馬利蘭總統比希 將派遣代表“駐台”。對此,台當局涉外部門負責人吳釗燮表示,為推動跟非洲國家合作關係,拓展在東非佈局,經過協商由索國外長,在今年訪台時,簽署雙邊議定書,雙方互設“辦事處”並互派“代表”

吳釗燮聲稱,索馬利蘭1991年獨立以來已經歷經三次總統大選,政治穩定、民主持續深化,除了“政府”合作,NGO組織也有前往索國義診,索國肯定臺灣模式,期盼深化合作。而索馬利蘭擁有非常豐富的礦產資源,台方人員已經在2月6日進駐索國,但受到疫情影響,後續會磋商揭牌儀式,接下來雙方會展開農業、漁業、能源、教育、衛生、礦業、資訊等深化合作。

索馬利蘭位於東非的“非洲之角”,是一個實質上獨立的共和國,曾受英國殖民統治,稱為英屬索馬利蘭。1991年5月,索馬里內戰後北部伊薩克諸部落宣佈獨立,成立索馬利蘭共和國,但尚未獲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正式承認。

世界多數承認中共及索馬利亞。反而台灣及索馬利蘭鮮少國家承認。

但撇開政治不談,我國及「蘭」國在政經人文人權方面是進步的。前些日子我同學周遊列國(他已經走了175個國家及地區)也到索馬利蘭實地考察,他們真正虔誠信奉正派伊斯蘭教,對人和善 ,路不拾遺,雖然貨幣不值錢,但整綑放在公共空間上也不會有人強偷,非洲史前文化遺產保存很完整治安比索馬利亞好多了是歐美國家旅遊之勝地,又海盜是「亞」不是「蘭」,這是我的同學去旅遊考察所見所聞,很奇怪媒體及小英政府皆沒強調它的特色,而讓我們無法瞭解正確資訊,當然我們希望再查証,假如像中國→臺灣,索馬利亞→索馬利蘭狀況。

中華民國與索馬利蘭建立外交關係國人應該給予認同及喝釆。

這裡是索馬里蘭,我們不是索馬里” 

在索馬里蘭總算不用吃酸得發餿的英吉拉,也不用啃幹麵包,每頓飯都能吃上白花花的米飯,羊排又大又便宜。在衣索比亞受盡屈辱的胃,在這裡總算可以好好被犒勞一番。

晚上我們正在餐館吃飯,四個瘦瘦高高的小個子特意進來同我們打招呼。他們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讓我們頗感驚異。細聊得知他們是在大陸留學的索馬里蘭學生。

我們的旅店在獨立大道邊上。獨立大道是哈爾格薩市區的一條主幹道,大概也是最繁華的大街,儘管它看上去就像中國一個普通鄉鎮的一條主幹道。主幹道中間是水泥路面,只有兩個車道。車道兩側則是土路,土路上停著一些車輛。路邊有一些旅店、餐館和各種店鋪。航空公司的辦事處就位於我們旅店斜對面。市中心廣場也在獨立大道邊上,廣場上有一處為紀念1988年索馬里政府軍轟炸哈爾格薩造成大量平民傷亡而建立的紀念碑。紀念碑基座是描述當時轟炸場景的塗鴉(跟餐館裡的塗鴉一樣的風格),頂部是一個飛翔的轟炸機的雕塑。

走在哈爾格薩市區,偶爾能看到山羊在馬路中間隨意遊蕩,也會遇到駕著驢車慢慢駛過的青壯年男子,女人們則穿著露臉的穆斯林長袍。在我所走過的穆斯林國家中,索馬里蘭女人穿的長袍的顏色最為豐富,不單有黑色,赤橙黃綠青藍紫都能找到,有些袍子甚至並非純色,還有一些花紋圖案。

獨立大道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個私人經營的貨幣兌換處。一美金大概能夠兌換7200索馬里蘭先令,而索馬里蘭紙幣的面值只有500、1000、5000三種,1000先令是最常用的。因為錢不值錢,平時我們兜裡都揣著幾疊鈔票。吃一頓飯就需要消耗幾十張。飯後數錢的時刻總是最激動人心的,讓人沉浸在一種自以為是億萬富豪的幻想之中,要是準備買一頭驢或者牛,是不是得扛著幾麻袋的錢去?

除了固定的貨幣兌換處,獨立大道上還有一些靈活的貨幣兌換點。不過,跟其他國家的黑市上到處游走的小販不同,他們通常會在面前擺放一個方形的網狀大鐵框,鐵框裡面則放著一摞一摞的鈔票。小販則坐在鐵框後面守株待兔,一到天黑就收工。

第一天剛到哈爾格薩的時候,我們就是在這樣的地方換錢的。攤主是個幽默風趣的瘦小夥,他的皮膚很黑,我是說,比街上走過的其他人都黑,像牛屎一般的黑,但他的笑容卻像在牛屎上綻放的花蕾。我們在一美金兌換7200索馬里蘭先令還是7300索馬里蘭先令之間討價還價。我已經養成了講價的習慣,這都拜刻意節儉的旅行所賜,儘管有時只是幾毛錢的差異,我卻為這點錢費盡唇舌,現在想來,實在太不應該。那個小夥子笑得前仰後合,如同花朵在風中搖曳,放佛遇到一個摳門的老外是非常意外並且有意思的事情。

與市中心的鈔票市場比起來,獨立大道上的鈔票兌換點完全不值一提。哈爾格薩的鈔票市場是一道震撼人心的獨特風景。人們把鈔票成捆成捆地堆放在露天集市上。周圍車水馬龍,卻沒有保安,沒有員警,也沒有驗鈔機和保險櫃,一堆一堆的錢就那麼堂而皇之地放著。那錢放佛已經不是錢,而是等待批發的大白菜。“賣錢”的生意似乎並不好做,除了兩個沒怎麼見過世面的遊客呆呆地望向那裡之外,所有人都若無其事地走了過去。

我們決定自己包車去。路邊遇到一個司機師傅,他同意以40美金的包車價格載我們過去。但是,他帶我們到一家餐館吃完午飯之後,卻改變了主意——把價格提高到了50美金。我們當然非常生氣,沒再理他,準備重新找車。

這個地方偏離了大道,找車是一項艱苦的工作。走了很長一段路,問了好幾個人,最後我們遇到了一個曾在中國留學的年輕小夥子,他幫我們找到了一輛私家車。不過車是壞的,我們預先墊付了修理車胎的錢,又等了一段不算太短的時間,才終於可以上路了。索馬里蘭的天氣加重了我的煩躁,我顯得有些生氣。小夥子安慰我說:“This is Africa!”

這讓我想起了朋友跟我講的一個故事。有個出差到非洲的哥們兒,出於安全考慮雇了一個當地黑人當保安。每天晚上他睡覺的時候,黑人保安就站在外面守夜。有天早上醒來時,他發現房間裡的筆記型電腦、手機都不見了,黑人保安也沒了蹤影。於是他趕緊報案。他激動地向員警陳述自己的悲慘遭遇,員警反而指著他的鼻子大聲地訓導他:“This is life!”

是的,這裡是非洲。一切不合理的現象,都可以用“This is Africa!”得到合理解釋。一切的委屈,都能在“This is life!”裡得到安慰。完全沒必要抱怨。在非洲旅行,我們要習慣非洲。

Las Geel的岩畫位於山坡的岩壁之上,四周是蒼茫茫的荒原。岩畫都是彩色的,畫的是一些動物的圖案。圖案並不複雜,就像小學生的塗鴉,但考慮到它是新石器時代人類的作品,並完好地保存至今,則足以讓人震撼不已。這至少說明,在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遙遠年代,人類就開始了對藝術的探索。斯人已逝,唯有藝術永恆。人類對美的追尋腳步,從來不曾停歇過。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