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忠烈名千古、叛祖漢奸羞百代—-

by | 8 月 20, 2021 | 獨家即時

自古忠烈名千古、叛祖漢奸羞百代—-

台獨野狗,王定宇父親,與政治名嘴,趙少康父親,兩個外省老兵的一段祖宗認同的歷史故事?

[五路財神報]轉貼網路文章—-

在民進黨的台獨群狗中,王定宇是個異類,他的父親是個外省老兵,不念他是中國人之後,卻跟著台獨黨狂吠排中大放台獨言論,到底是想在台獨族群中譁眾取寵,撈取政治利益,還是生性涼薄,數典忘祖?

在同樣角逐台南市立委選舉第六選區的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與民進黨尋求立委連任的王定宇,2人同是「外省第二代」!在政治理念方面,洪秀柱主張的「一中同表」,王定宇認為這是會把台灣推入中共政權火坑的「邪惡主張」!而王定宇支持的「一邊一國」,洪秀柱認為會對台灣帶來戰爭的災難!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曾投入參選台南市長,主打「外省第二代精神」,指父親是戰爭前後來到台灣的外省人,也就是人稱的「老芋仔」。自由作家洛杉基在臉書直言,王定宇羞辱了他當過中國兵的父親!

王定宇父親是老芋仔,母親是工廠女工,洛杉基不禁問,是哪個黨執政,讓王定宇能夠順利成長、接受完整教育,還能進入政界支持台獨?他更怒批王定宇身為外省第二代,卻支持數典忘祖的獨派,「狼狽為奸」,根本是外省第二代之恥,還好意思在這邊說什麼「外省第二代精神」,太侮辱外省第二代了!

洛杉基強調,真正的外省第二代精神,是親中愛台、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像王定宇這樣與獨派罵「支那賤畜滾回大陸」、把大陸人當敵人的人同流合汙,簡直是羞辱自己當過中國兵的父親,對不起在大陸的王家祖先,台灣所有的外省第二代,也羞於與他為伍。

最近王定宇還大言不慚的,羞辱趙少康和國民黨1949年逃到台灣的父親,

其他任何台灣人都可以羞辱趙少康逃到台灣,唯獨王定宇沒有這個資格!

且聽兩人的歷史恩怨,必須要追溯到1950年的海南。

(一) 從東北到海南:山東人的內戰

趙少康的父親,名叫趙振鎔。他是河北邯鄲人,畢業於陸軍官校16期。

我看過16期的同學錄,他的同學中有退役從文的歷史學家黃仁宇、前總政戰部主任許歷農上將、前總政戰部主任言百謙上將、前國防部長蔣仲苓上將。

我第一次看到趙振鎔的名字,是因為我的同鄉趙琳中將,我們都是山東泰山人。

我在整理趙琳的生平事跡時,得知了趙振鎔。他是趙琳的長期下屬,跟隨趙琳從中國的最北邊一路打到最南邊,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從東北 -40℃的冰天雪地,到海南 40℃的熱帶椰林,他們經歷了80℃的氣候變遷。

1946-1947年,趙琳率領91師轉戰東北的遼寧、吉林兩省,趙振鎔是91師的中校軍需官。1948年,趙琳調回故鄉山東、擔任32軍軍長,趙振鎔也跟隨他到山東。

32軍從上到下,除了趙振鎔等極少數,幾乎全是山東人。1949年6月的青島大撤退,32軍乘船轉移到海南。

1949年10月的金門古寧頭戰役,共軍登陸金門島的9000多人(大部分是山東人)全軍覆沒,這是共軍軍史上極其罕見的一次全軍覆沒,沒有一個人回到廈門。

消息傳回台北,先總統  蔣公喜極而泣、老淚縱橫!

憑藉著台灣海峽的阻隔,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終於有救了。

他計劃以台灣、海南這兩座中國最大的島嶼作為反攻大陸的復興基地,對抗即將佔領整個大陸的共產黨。

因應這個作戰計劃,趙琳的32軍成為海南的主要防衛力量。1950年3月,共軍開始登陸海南島,發起海南島戰役。

巧合的是,率先登陸的共軍指揮官劉振華,是趙琳的同鄉,也是山東泰山人;攻打海南的共軍,大部分都是山東人。

其實不論在東北、還是在海南,國共兩軍中的山東老兵都很多。

山東人流行一句話叫做「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然而在國共內戰中,這句話被改為「老鄉見老鄉,真刀戰真槍」。趙琳統率91師在東北的時候,就經常被山東同鄉的共軍擊敗;他從青島坐船撤到海南,山東同鄉的共軍又一路追到海南。

1950年4月,32軍和共軍在澄邁縣美亭村展開決戰,史稱「美亭大決戰」,這是海南歷史上規模最大、最激烈、最殘酷的一次戰役。雖然雙方都是山東同鄉,但各為其主,必然要拼個你死我活。共軍用山東話高呼「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輪番進攻;32軍也用山東話高呼「蔣總統萬歲!國民黨萬歲!」,連續衝鋒十幾次。戰役持續了2天2夜,每間房屋都經歷了雙方的拼死爭奪、反復拉鋸。

美亭村遭受了上萬發砲彈,淪為一片廢墟;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土壤都被血染成了紅色。

32軍傷亡慘重,有人被俘、有人投降,趙振鎔和忠於國民黨的山東老兵們突圍而出。

國軍在美亭的戰敗,讓蔣總統明白海南已經大勢已去,海南的黨政軍全部退往台灣。

趙振鎔跟隨32軍登上了撤離海南的軍艦,他到台灣幾天後,1950年5月6日,趙少康在基隆出生。跟隨32軍一起撤到台灣的,還有1000多名海南人,其中就包括王定宇的父親——當時還是一個10多歲的少年,後來在台灣成為一名廚師,生下了王定宇。

如果沒有國軍的軍艦,如果沒有趙少康的父親在海南浴血奮戰,王定宇的父親如何安全地來到台灣?其他任何台灣人都可以羞辱趙少康逃到台灣,唯獨王定宇這樣的海南人後代沒有這個資格!

國民黨的陸海空三軍,包括趙少康父親所屬的32軍,防衛海南,從瓊州海峽的海戰、到海南中部的五指山游擊戰,真正做到了蘇掃把喊的那句「戰海上、戰海灘、戰街道、戰山上」。請問817在台灣能做到嗎?

以王八千為代表的只會嘴炮的817,絕對不敢想像,趙少康父親在美亭所經歷的2天2夜的惡戰、血戰、死戰!

(二) 此心安處是吾鄉:外省人在台灣

1949年前後,總共約有120萬大陸人,跟隨國民黨的政府和軍隊來到台灣,包括60萬軍隊、60萬軍眷和平民。趙少康的父親屬於那60萬軍人,王八千的父親屬於那60萬平民。

他們的籍貫遍佈各省市:福建人、廣東人、浙江人、上海人、南京人、江蘇人、山東人、青島人、安徽人、江西人、湖南人、湖北人、河南人、重慶人、四川人、河北人、北京人、天津人、東北人、山西人、陝西人、甘肅人、雲南人、貴州人、廣西人、海南人……

他們的落腳之處遍佈全台灣:台北、新北、桃園、台中、高雄、台南、基隆、宜蘭、花蓮、台東、新竹、嘉義、澎湖、屏東……

120萬外省人和台灣原有的600萬本省人,從那時開始,一起生活在台灣,共同組成了中華民國政權治下僅存的台澎地區,並肩捍衛著中華民國。

120萬外省人及其後代,既然來到了台灣,既然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活在台灣、讀書在台灣、工作在台灣、奉獻在台灣、死在台灣、葬在台灣,大家就都是台灣人。

而台灣作為中國的一個省,台灣人本身就是中國人。

120萬外省人及其後代,除了少數人因為思念故鄉和親人,在兩岸開放探親後回到了大陸定居,其他大多數都留在了台灣。「此心安處是吾鄉」,他們早已把台灣這座「寶島」「美麗島」當成了自己溫暖的家。

不知王定宇有沒有想過,他的父親之所以能在1950年跟隨國民黨的政府和軍隊合法地來到台灣並定居,憑藉的正是「台灣是中國領土」這一點。如果台灣不是中國領土,如果台灣和大陸不屬於同一個國家,如果台灣真是一個獨立的共和國,那他的父親作為中國海南人來到台灣,就是「偷渡」「非法移民」。

(三) 省籍、藍綠和「統獨」

台灣解嚴後,有些台灣人非要劃分出本省閩南人、本省客家人、外省人、原住民 4大族群,挑撥省籍矛盾、激化族群衝突、破壞社會和諧、撕裂國家認同。

尤其是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宜蘭5縣市的閩南人,強力推進「台灣獨立」。

有些外省人的敗類,也附和這些閩南人,加入了推動「台灣獨立」的行列。比如海南人王八千,廣東人謝志偉,浙江人梁文傑,上海人顧立雄,江蘇人段宜康、范雲,山東人周玉蔻、王浩宇,四川人唐鳳……作為外省人後代,他們加入綠營以後,為了升官發財,只能表現得比本省閩南人更綠、更「獨」、更激進。

清朝流行一句話叫做「旗人造反,罪加一等」。

在大家看來,滿族八旗的旗人,天生就應該效忠八旗的旗主、也就是清朝皇帝;漢族才應該造反。

這話應用到台灣,就是「外省人搞台獨,罪加一等」。

雖然外省人早已把台灣當做自己的家,但也不能因此而數典忘祖,不能忘記自己的籍貫,不能忘記自己的祖輩、父輩在1949年前後是從哪裡來到台灣。

藍綠或「統獨」,其實並不是以省籍劃分的,而是以國族認同和政治理念劃分的。綠營也有不少的外省人後代,比本省閩南人更傾向於「獨」,比如海南人王八千;藍營也有相當多的本省閩南人,比外省人更傾向於「統」,更不要說原住民了。

土生土長的原住民,作為最正宗、最純粹的台灣人,是最有資格主張和強調「台灣不是中國」的,也是最有資格要求和推動「台灣獨立」的。然而大部分的原住民,一直都是深藍的鐵票。

(四) 我崇敬的台灣本省人

我與台灣人交朋友,從來不分本省人、外省人,我看的是國族認同和政治理念。如果我們的國族認同和政治理念相近,不論本省、外省,我們都是親密友愛的同胞;但如果你是817的一員,即便你是我的山東同鄉(比如周玉蔻、王浩宇),我們也是勢不兩立的敵人!因為我們不是同一個國家的人。

我非常崇敬謝東閔前副總統。

他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本省人,曾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生活17年,始終秉持愛國的初心,內渡大陸求學。因為這種濃厚的情感,他在1976年遭遇「台獨分子」的暗殺,不幸失去左臂,成為中華民國迄今唯一一位殘障的副總統。

我非常崇敬邱創煥前院長。

他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本省人,日據時代在學校唸日本書;晚上回家後再自學中國文史典籍,熟讀「四書五經」、精通「二十四史」。

他始終沒有忘記中國人的根本,在他的身上,有中國人的風骨、有對中國堅貞不渝的摯愛、有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期待。他在淡江大學的那場演講「19世紀是英國人的世紀,20世紀是美國人的世紀,21世紀則是中國人的世紀;生長在台灣的中國青年,除了要立足台灣、胸懷大陸之外,更要放眼世界,懷抱雄心壯志,將中國人推向世界的頂端」,讓我至今印象深刻。

我非常崇敬林洋港前院長。

他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本省人,自我認同是100%的中國人;他倡導「一個中國、和平發展」的政策,提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要幫中國人」的口號。雖然接受過10多年的日本殖民教育,雖然能說一口流利的日語,但他始終保持著對中國文化的崇敬與虔誠。詼諧不失端莊,隨和不忘堅持,居高而知行止;進則勇於擔當,退則不忮不求 —— 他永遠都是值得我們崇敬的「阿港伯」。

我非常崇敬江丙坤前部長、蕭萬長前副總統。

他們讓台灣的GDP在1995年達到巔峰,相當於整個大陸GDP的45%,是大陸最富裕的5個省市(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 GDP總和的2倍!他們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本省人,堅定支持「九二共識」、堅決反對「台灣獨立」;他們對於兩岸和平、溝通交流、經濟合作、貿易往來的貢獻,將永載史冊!

我非常崇敬許崑源前議長。

他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本省人,為了很多本省人眼中的外來政黨——中國國民黨獻出了生命。他本可以不死的,但為了台灣社會的是非黑白、為了活著的台灣人的生存,他毅然決然地邁出了那一步。他對中國國民黨的發自心底的摯愛,超過了所有的外省人。

現在還有幾個外省人願意為中國國民黨獻出生命?

許崑源前議長之所以邁出那一步,是因為如今的台灣已經瘋狂到面目猙獰:一個個生命被扭曲,一個個正常人變成了重症精神病患者。但還有一些台灣人,仍然願意做一個正常人,仍然保持著一顆清醒的頭腦。他們不想成為被戰爭碾碎的粉末,他們不會丟棄初心依舊的自我,他們不怕守住理想和原則的寂寞,他們不願隨波逐流、在817的人海中淪落和沉沒……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