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以色列神經病!躲過covid-19 卻躲不過自己踩死自己的故事—

by | 4 月 30, 2021 | 獨家即時

一群以色列神經病!躲過covid-19 卻躲不過自己踩死自己的故事—

[五路財神電子報] 即時報導—-

盲目迷信自找死亡印度的大壺節台灣的媽祖繞境都是迷信害死自己不要怪神的罪過

以色列北部莫兰山(Mount Meron)30日举办犹太教节日「篝火节」发生看台倒塌踩踏事件,外传死亡人数已升至44人,上百人受伤。依据举办单位估计,当地29日晚间约有10万人参加这场活动。

「好不容易撐過瘟疫,卻碰上了這種死亡災難…以色列北境的猶太教名勝莫蘭山,29日晚間發生了死傷慘烈的大規模踩踏事故。為慶祝年度宗教大日、去年因疫被迫取消的「篝火節」,超過10萬名正統派猶太教徒,大舉湧進莫蘭山徹夜慶祝。但現場山路擁擠,出入口地勢狹窄陡坡,因此在警方防疫管控失敗、人潮嚴重爆滿的狀況下,上萬參拜者突然恐慌失控、彼此窄路踩踏。

儘管慘案發生後,以色列緊急出動數千軍隊封鎖周邊交通、禁止人潮繼續湧入;但截至30日清晨為止,現場已知至少44人被活活踩死,恐成近20年來死傷最慘的公安事件。

一年一度的「篝火節」,是猶太信仰習俗「數算俄梅珥」(逾越節至五旬節50天)中的第33日,其傳統上會有盛大的篝火慶典,各地也都會趁著儀式舉行婚禮,是一個聚集人潮、徹夜狂歡歌舞的歡騰節日。而本回事發的莫蘭山,則又是篝火節慶典活動中,宗教意義最為濃厚的猶太教賢者聖墓。

由於去年此際,以色列與全世界都遭遇了COVID-19的瘟疫侵襲,為避免宗教群聚惡化感染,2020年的篝火節活動,也在各方的自肅呼籲與壓力下,因防疫問題全境取消。然而一年過後,以色列已有53%的人口完成兩劑疫苗注射,並於4月開始大規模解封——於是,本年度舉辦於4月29~30日深夜的篝火節,也成為疫情爆發以來,以色列國內第一個被允許大規模人潮群聚的「正常宗教慶典」。

消息傳出的第一時間,狀況極為混亂。各路媒體只知道「莫蘭山出事」,卻都聯絡不上現場單位——這是因為光是29日夜間,莫蘭山的篝火節活動就湧入超過10萬信眾。現場狹窄陡長的山路,被萬頭鑽動、如海浪一半的人潮給嚴重塞爆,這不僅癱瘓了交通出入,更讓區域電信系統超載中斷,網路、電話完全無法使用。

前線資訊的混亂,第一時間也引發了後方支援的資訊恐慌。直到現場警力回報之後,以色列中央政府才獲知大事不妙,因為現場回傳的畫面並不是舞台倒塌,而是過載失控的人群在山路上「山崩式地彼此踩踏」。

莫蘭山的事發現場,起初亂成一團,現場警力、大會廣播都無法阻止採踏海嘯的恐慌。在此期間,前線指揮鏈沒有辦法有效疏散人潮,直到中央緊急調來了軍隊支援——醫療兵團緊急空降救人;陸軍部隊緊急封鎖莫蘭山的聯外道路、阻止人潮繼續湧入祭典;工兵部隊緊急搭設野戰醫院兼前線救災指揮中心,

「…一方面指揮醫療後送,但更重要的任務是疏散人潮,並從混亂的踩踏現場尋回罹難者屍體。」

截至4月30日清晨為止,以色列當局已在莫蘭山慶典周邊,尋獲至少44具屍體;因踩踏、窒息、或其他健康因素而送醫者,更超過百人——但由於悲劇爆發當下,會場內外至少有10萬人群聚(24小時內預計的總參與人數預計有20萬人),因此光是疏散、疏運、後送與清理現場,各路的民防單位與以色列軍團,就已亂得不可開交,切確的死傷資訊、事故原因,亦難以在第一時間確認釐清。

「當時我正找到路邊的位置坐下來打算吃些東西,接著我就聽到了震耳欲聾的人群慘叫。」一名參與祭典的幾名目擊者艾維,對《國土報》驚恐地回憶:「我們衝到現場想要幫忙,結果只看見滿地擠壓成一團的人體。當時大概是晚間10點左右,現在幾具屍體已經變成了幾十具屍體了…事故發生得太過突然,才幾秒鐘的時間,原本走得好好的人群,就像骨牌海浪一般前衝跌倒、彼此恐慌踩踏,一切真的太恐怖了。」

以色列警方表示,莫蘭山之所以會爆發死亡事故,很可能是因為現場山路通道狹窄、事發的下坡路段又濕滑,因此才會有人失足跌倒,並「意外觸發」大規模的踩踏悲劇。但切確的原因與具體經過,「就現階段而言還沒辦法確認,目前的重點是急救與疏散,肇事原因與悲劇經過,只能靜待檢察官事後調查。」

但對此,現場生還的目擊者們與大會醫療隊,卻有不一樣的災難說法。

警方認為,莫蘭山會場擠入過量信眾、超過10萬人的超載數量,恐是造成悲劇的主因;但像是《以色列時報》等保守派媒體卻質疑:莫蘭山的篝火節慶典,雖然是疫情爆發以來、以色列境內最大的單一群聚人潮,「但10萬人的數字,比起往年常態卻已是『相對人少』。」為何過往20年都沒有出過意外,今日卻一發不可收拾?

目擊者們對媒體表示:悲劇爆發當時,山路通道上之所以會「人潮塞爆」,是因為現場調控人潮出入的以色列警察,「為了管制山上人潮,而封鎖主要出入口。」因此眾人才會被引導到狹窄下坡的停車場臨時便道,誰知水泄不通的人龍反因此爆發推擠踩踏的死亡慘劇。

那麼警察為什麼要突然在典禮高潮之際,無端封鎖主要通道呢?這是因為以色列雖然已經鬆綁防疫限制,但內政部仍對篝火節祭典,設有至多1,000人的「群聚限制」——雖然此一門檻老早就被衝破而無法控制,但當時慶典會場的收容人數也已超過公共安全上限,因此現場警隊才會為了「減緩人流進入」出此下策。

不過對此,警隊方面卻也不滿地向《國土報》抱屈:

「警隊指揮官真的已經很盡力了,這就是意外!誰能避免有人在走路時摔倒所觸發的連鎖意外?莫蘭山的維安警隊已經花了好幾個星期的時間,縝密的來安排疏散與人潮管控,我們真的已經盡力了!這是貌似人禍的天災,我們真的沒辦法預防這種悲劇。」

莫蘭山的踩踏悲劇,已成為以色列承平時代遭遇最嚴重的公共安全事故之一。但由於現場參與祭典的十萬信眾,大多是猶太教極端正統派、奉神秘主義的「哈西迪猶太教徒」。因此整起事件所引起的各方反應,也讓教派族群關係頗為敏感的以色列猶太教社群,掀起了頗為微妙的各方回應。

哈西迪猶太教徒之所以要趁著篝火節在莫蘭山大集結,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紀念這個節日由來的宗教賢者、安葬於此山的2世紀傳奇拉比——西蒙.巴爾.約海(Shimon bar Yochai,又稱「拉西比」)。

根據猶太教的經典傳說,拉希比生於「猶太戰爭」、猶太人的第二聖殿被羅馬軍團攻佔焚毀後。當時他因為對羅馬統治者發表了不滿言論,因而遭到追捕通緝,之後才與兒子一同躲入荒野山洞12年,直到上帝降示後他才離開山洞,但卻見到人類農民「勤於農耕、荒廢學經」而極為憤怒,並與兒子縱火試圖懲罰這些「為了糊口而忘了追求侍奉真神的愚民」。誰知拉希比到處放火的行為,反倒惹毛了上帝。於是耶和華從天大罵拉西比父子:「汝等出山是來毀滅我的世界嗎?回到你們的洞穴去。」於是拉西比父子才重返山洞思過12個月,並自始修正了對於信仰修道的態度。拉西比後來成為了猶太教神秘主義哲學卡巴拉的傳承者,據說編著了重要的《光輝之書》。因此其逝世之日,才會成為今天猶太人的「篝火節」。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