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操作1450鬥爭戰術大揭密-

by | 4 月 6, 2021 | 獨家即時

民進黨操作1450鬥爭戰術大揭密—

 五路財神電子報轉 【環球時報記者 范淩志】專題報導—

許多觀察人士注意到,台鐵事件發生後,為降低此次事故對民進黨的“傷害”,其豢養的“網軍”已在網路上“帶風向”試圖脫責,發表諸如“你們只要敢指責我民進黨官員,就是只想政治鬥爭”“小英這次是被迫背了一個黑鍋”等言論。

“此次事故讓臺灣人民同時見識到了民進黨執政的無能和‘綠色網軍’的強大戰力。”前“立委”孫大千說。不僅是“太魯閣號”列車事故,此前的“萊豬風波”“鳳梨風波”“藻礁公投”等一系列在島內掀起全社會討論的話題都被民進黨“網軍”這只無形的“手”精准操控著。而當這只“手”將目標轉向大陸或國際輿論場時,又往往伴隨著無底線的造謠和抹黑。它到底是如何攪渾臺灣網路輿論場的?

  歪曲事實,動作整齊劃一,聚焦四大主題

  “在島內語境下的‘網軍’,是指受雇於特定政治背景的個人或組織。他們有系統、有組織、使用假帳號,在網路上進行政治攻防、刺探網路情報,並試圖顛覆輿論、帶動輿論風向。”臺灣時評人、新黨籍臺北市議員侯漢廷日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民進黨及其各週邊組織都擅長使用“網軍”。

  “1450”是臺灣人對民進黨“網軍”的戲稱。

2019年3月,台“農委會”的“2019年度加強農業訊息因應對策計畫”被指控編列1450萬元新臺幣預算,以每月4萬元以上薪資招募人員在網路論壇等社交平臺進行“訊息即時澄清”等工作。“這是拿臺灣人民的納稅錢養網軍”“是否只要不利於民進黨當局的消息都會被歸為‘假消息’”……島內各界質疑的聲音此起彼伏。“1450=民進黨網軍”的說法也由此誕生。

 熟悉臺灣網路生態的人對下述場景應該不會陌生:配色刺眼、寫有一行看上去像“字幕”的繁體字的圖片,能在“只是堵藍”等臉書“粉絲專頁”上獲得上千評論的互動。這樣“物美價廉”的內容是如何出爐的?

  臺灣中時電子報稱,民進黨“立委”陳明文的女兒陳冠穎在其去年出版的《我的老闆是“總統”:817萬票的幕後小英雄》一書中提到一些細節,比如民進黨當局文宣製作團隊面試成員的一道考題是,“列舉出柯文哲講過好聽的,卻沒有兌現的五個承諾”,以及選戰期間,民進黨團隊的製圖中心7分鐘就能產出一張圖。這本書的內容被島內媒體譏諷為“自爆招募蟑螂網軍攻擊政敵”。

 侯漢廷把這稱為臺灣的“唱圖文化”——“照片加口號,不需要論述,只有情緒的好壞”。他對《環球時報》記者介紹了這種操作的大致流程:“‘中央廚房’(指中樞機構)統一下令在某個議題上“帶風向”(比如攻擊國民黨),作圖團隊快速製作圖片,通過PTT、DCARD、Instagram等各大論壇、社交平臺以及臉書粉絲專頁的‘友好’公眾人物(被稱為“側翼”)散發,借此獲得大量轉發,然後‘友好’媒體記者加以炒作,提升曝光度,並用假帳號大量轉發相關貼圖到各新聞留言區。主要縣市長、‘立委’的粉絲專頁小編再跟風、製圖、回復,達到快速傳播目的。”

  去年11月,臺灣“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總召邱顯智曾製圖曝光民進黨當局“一條龍”的“網軍”生產鏈。這張圖片顯示,上層進行“政策研擬”和輿情分析後,文字論述部分交給“側翼網軍”測試(輿情)或者“帶風向”,這個環節的受眾主要是年輕人;之後再通過網路意見領袖發文,配合名嘴政客的政論節目覆蓋中年受眾;圖文製作則交給“中央廚房”,由“行政院”發言人辦公室、民進黨媒創中心、網路社群中心等下屬“製圖部隊”同步供給“側翼網軍”和意見領袖,在社交平臺進行擴散。

“民進黨‘網軍’很容易識別。”熟悉島內輿論生態的臺灣網紅“寒國人”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歸納了民進黨“網軍”的特點:不分黑白,歪曲事實,煽動對大陸的恐懼和仇恨。“比如硬把‘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畫等號,以及編造‘鳳梨事件’是因為‘國民黨把技術洩露給大陸,大陸有了技術自己種,才不再買臺灣鳳梨’的謠言,而那些沒有分辨能力的臺灣老百姓真的會相信。”

  另一個特點是大肆“招安”意見領袖,實施動作整齊劃一的輿論攻勢。“寒國人”回憶說,2020年臺灣選舉前,社交平臺突然有一批奇怪的“粉絲專頁”傳播聳人聽聞的資訊。而一些之前跟政治絕緣或者立場中立、甚至偏藍的網紅突然轉向,轉發這些資訊,內容無外乎是攻擊韓國瑜,或者把民進黨做錯的事情洗白。“例如網紅‘館長’陳之漢,之前立場偏藍,但2019年突然轉向綠營。更甚的是一些兒童節目的主持人也開始發表挺綠言論。當時我諮詢過一些網路輿情公司,他們的看法很一致:韓國瑜要輸了。”

“嘗到‘甜頭’的民進黨當局已對使用‘網軍’上癮,加上利益關聯方越來越多,‘網軍’產業鏈越來越大,他們只會變本加厲地四處出擊,不會收斂。”“國家安全管理的決策體系基礎科學問題研究”課題組成員、武漢大學資訊資源研究中心博士後李白楊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總結了民進黨“網軍”利用不實資訊操弄輿論的四大主題:圍攻國民黨等競爭對手;操弄“社情民意”,強行向島內灌輸“台獨”思想;抹黑大陸,塑造“被打壓”的弱者形象,欺騙世界;在國際社會製造事端,“比如疫情期間攻擊譚德塞,在泰國、緬甸、中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事件中進行挑撥,針對大陸造謠,甚至直接介入美國大選的輿情,‘押寶’特朗普而圍攻拜登。”

  擅長利用“側翼”

  臺灣“報導者”網站曾在2018年以“誰帶風向:被金錢操弄的公共輿論戰爭”為題刊文稱,在網路行銷公司任職十多年的資深專案負責人“凱文”說,他所接訂單的“源頭”來自某政黨的週邊組織,該組織以一次數十萬元新臺幣的經費作為“網軍”的“後備金援”,先聯繫上平臺與廣告代理商,再一路往下找到行銷公司負責執行。在委託過程中,每一段金流“必須切割得仔仔細細”,並在相互保持距離的狀況下進行操作,以保護出資者不受任何被揭發的風險。文章說,島內政黨或政府通過“防火牆”切斷了一切線索的追溯,讓看似中立的“民意”自我喧騰。

  上述報導提到的“源頭”是政黨的週邊組織,但如果再往上追溯,是否存在一個最頂端的“控制中樞”?實際上,媒體公開報導曾提及一些。親綠的《自由時報》2020年5月20日稱,民進黨成立“網路社群中心”,由蔡英文連任競選辦公室發言人廖泰翔擔任主任,曾成功操刀蔡英文網路社群的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鶴明領軍督導。再比如2020年11月,媒體發現台“行政院”幕僚於公務時間在“立法院”議場製作“網軍”圖。

“網軍”概念在台軍方也很受青睞。《環球時報》記者檢索發現,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國防政策諮詢小組”早在2015年5月就發佈過題為“2025年臺灣軍事防衛能量”的報告,其中提到要“即刻補強台軍資訊作戰能力”,以建立世界級網路攻防能量為目標;要在現有陸、海、空軍之外,整合台軍資訊、通信與電子相關的單位與能量,成立“第四軍種”。

由新境界文教基金會第十二屆董事名單即可知這是他們的政策核心其成員如下:

蔡英文董事長、邱義仁副董事長、林右昌副董事長、洪耀福副董事長、王震緯、何美玥、何飛鵬、李金龍、沈國榮、吳音寧、林萬億、林錫耀、柯建銘、高俊雄、陳正然、陳志柔、陳聖德、張建一、張富美、管碧玲、潘淑滿董事。

 前述資訊顯示,民進黨當局的“資訊戰”佈局已在政黨、行政以及軍事層面全面展開。“但普通人要想找出哪個機構才是‘中樞’,無疑是霧裡看花。”“寒國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如果單純認為民進黨有一個網軍“控制中樞”,可能會掉進“陷阱”裡,低估了民進黨當局的操作能力。“‘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小英文教基金會’等誰是‘中樞’,很難說清,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機構都是收錢、發錢的,這些錢很大部分都用來培植‘網軍’。”

“民進黨很擅長利用‘側翼’來走‘地方路線’。”“寒國人”說。相比于邱顯智爆料圖中對“側翼”的定義,“寒國人”認為“側翼”還包括“時代力量”“基進黨”等綠營政黨和週邊基金會,而一旦有人當上“立委”,“極獨”勢力就會大把捐錢給他們。“比如罷免韓國瑜,當時他們搞的造勢活動算下來要好幾千萬,韓國瑜肯定募不到,但是‘基進黨’裡跟我年紀差不多或者比我小的幾名年輕人就可以募到。當大家問這些錢從哪來時,他們絕對不會告訴你,更不會有人查。”

  “寒國人”對記者形容,可以將民進黨理解為“一杆旗”,那些週邊政黨、基金會只需聽指揮“就有飯吃”,不過他們之間也存在競爭,爭的是如何更受民進黨青睞。“至於資金來源,我認為民進黨直接撥款、週邊組織出資、挪用公共資金或者境外勢力資助都有可能。”他補充道:“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是,民進黨上臺後屢次被‘邦交國’‘斷交’,但‘外交經費’卻比馬英九時期沒有‘斷交’時還高,這怎麼能不讓人懷疑呢?”

  媒體界更是被民進黨網羅了“大半江山”。國民黨文傳會曾在2020年7月質疑,民進黨當局為宣傳自己,在4年時間裡為媒體提供破百億的標案,在45家媒體中,臺灣公視、三立、民視3家親綠媒體中標金額占一半。資料顯示,納入統計的標案共計113億元新臺幣,公視中標金額近23億元新臺幣,三立為17.6億元新臺幣,民視為16.5億元新臺幣,共超過57億元新臺幣,而排在第4位的華視僅獲得不到10億元新臺幣。

  幽靈操盤公司“來去自如”

  “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都有了,執行層面的事務則被民進黨交給操盤的網路行銷公司。侯漢廷告訴《環球時報》記者,2016年民進黨一上臺,行政機關就給各部門一份“公關公司政治背景資料”,詳細寫明哪些公司背景偏藍、哪些偏綠。

  《環球時報》記者查詢臺灣“監察院”政治獻金公開查閱平臺發現,2019年,蔡英文的政治獻金收入高達5.6億元新臺幣,其中最大額的一筆支出項目為“Line社群系統互動技術服務、社群分析與顧問費第一期”,項目金額為750萬元新臺幣,支出物件為“大橡科技有限公司”,其他支出物件不乏與民進黨關係密切的“幫推公司”“凡工有限公司”等。

  臺灣前“立委”邱毅去年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從之前的“惟勤公關”“南風整合行銷公司”到“深口袋行銷公司”,此類公司每隔半年至一年時間就不再繼續運營,形同幽靈。詭異的是,名不見經傳的“凡工公司”曾拿下新臺幣2784萬元的訂單,且“恰巧”在競選期間成立,選舉結束後解散。有臺灣媒體曾爆料稱,“幫推”“投石”兩家公司承辦過多個政府標案,獲利近億元,它們與民進黨的關係十分密切,其幕後掌控者就是蔡英文的“文膽”林錦昌以及民進黨文宣部門出身的李厚慶。

  資金充足,撒錢自然非常“豪爽”。“寒國人”透露,他有朋友曾在網路行銷公司工作,據瞭解,民進黨的訂單明顯比國民黨多好幾倍,出手也更大方,相比之下,國民黨的訂單總顯得經費不足。

  “寒國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現在一些基層團體也會被民進黨滲透,甚至在一些毫無政治色彩的活動上,經常有綠營的人士到處交換名片、上臺講話。“我曾經參加國民黨的一個青年論壇,黨主席江啟臣也出席,但沒有簽名或者安檢等措施。如果現場來了一個親綠的人,江啟臣的話很容易被揪住炒作。相比之下,民進黨的防範非常嚴密,我曾經想去民進黨黨部借廁所都不讓進。”

  “民進黨起家於媒體(美麗島雜誌社),骨子裡就擅長操弄‘社情民意’。”李白楊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綠營早期的新媒體攻勢主要服務於政黨選舉,蔡英文上臺後,開始打造專門服務于民進黨甚至蔡英文自己團隊的“網軍”,這既包括所謂“台軍第四軍種”的網路部隊,也包括整合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民間“網軍”力量。目前,民進黨“網軍”已壯大,實現了對島內傳媒管道的全面控制,頻繁製造網路事件,已成為蔡當局的“私家打手”。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