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翻譯女王張京 VS美國翻譯紫髮魔女 之戰,高判立下—

by | 3 月 24, 2021 | 獨家即時

中國翻譯女王張京 VS美國翻譯紫髮魔女 之戰,高判立下—

[五路財神電子報] 記者楊勁綜合報導—

中美阿拉斯加戰略對話已經結束兩天了,但在兩國網上熱度依舊不減。

隨著時間推移,兩國民眾的焦點從兩國外交主管官員身上開始轉移。

在中美兩國網上,坐在我方楊潔篪主任身邊以及美方布林肯國務卿身邊的兩位翻譯,共同出圈,成為全民熱議的焦點。

※美國翻譯背鍋冤枉麼?

這次中美阿拉斯加戰略對話,因為中方強勢應對,美方顯得局促不安,準備不足。

在美國網路上,絕大多數網友也認為美國布林肯外交團隊表現糟糕。

坐在布林肯身邊的“紫發女翻譯”,成為這次美國戰略對話的“背鍋俠”

絕大多數網友攻擊這位女翻譯在重要外交場合“染一頭紫發”,體現對中國的極大不尊重。

選這樣的“紫發翻譯”,也體現布林肯團隊準備不足,中方對他們“缺乏誠意”的評價被實錘。

國內網友看到這樣的論調,感覺莫名其妙。兩國外交場合,翻譯的髮型只能算細枝末節吧?

一頭紫發”來迎接中國客人,北風還可以說她懂得“紫氣東來”呢!

那麼這名翻譯真的因為“一頭紫發”成為背鍋俠麼?

北風對照了網上的中美對話文本和視頻後,發現“紫發翻譯”背這個鍋一點都不冤。

這次中美對話,雙方衝突激烈的部分原因,確實是這個“紫發翻譯”的責任。

作為兩國外交的翻譯,她的責任當然不是“一頭紫發”而是“翻譯失准”或者“故意添油加醋”

兩國外交,翻譯是己方觀點最重要的傳達者,作為國家領導人的翻譯,傳達內容“信達雅”是最基本的要求。

信,指的是準確;達,指的是句式通順;雅,指的是符合語言美學的典雅。

不說這位紫發翻譯屢次結巴,翻譯直白,在通順和中文的典雅美方面完全失分,只說在最重要的“翻譯準確”這個環節,她就增加了大量攻擊性言論,很容易挑動雙方對抗。比如布林肯在開場白中,有一段針對中國核心議題的指手畫腳,但他點到即止,屬於老生常談。

國務卿布林肯的表述是:“我們還將討論對中國行動表示深度關切的問題,包括新疆、香港、臺灣、對美網路攻擊以及對我方盟友的經濟脅迫。這些行動都威脅到了維護全球穩定的基於規則的秩序。正因如此,這些問題不只是內政事務,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認為今天有義務在這裡提出這些問題。”

可是這位紫發女翻譯的表述是:“那麼,也因此,中國的諸多的問題,包括在新疆、香港和臺灣的這個議題,以及對美國進行的網路的攻擊,還有對於我們的夥伴以及盟國的進行的經濟的這種脅迫的這種行為,對於世界的利益來說都是一種損害(此處說完聲音顫抖了一下),我們當然不樂見。這個問題存在這已經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乃是世界的這個問題。”

這位翻譯的表述不符合中國人句式習慣,不通順還只是小問題,但她“損害世界利益”,“乃是世界問題”這樣的拔高描述,明顯比布林肯老調重彈的常規表述更具攻擊性和挑釁性。

後面布林肯還有一段重要表述:“它(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有助於各國和平解決分歧,有效地協調多邊努力,並確保每個人都在遵循相同的規則的情況下參與全球貿易。”

這位紫發女翻譯的表述是這樣的:“因為我們要爭取和平,希望能通過多邊的這個辦法,來解決問題,那麼我認為,這個世界也是非常同意這樣的一種做法,要捍衛我們所從事的,以及現在所有的這些規則。”

這段翻譯的問題很大,布林肯的表述,重點談到了貿易,這是美國真正關心的核心議題,可是翻譯之後,沒有“生意,貿易”這個詞。

整個翻譯強調“爭取和平”,“世界認同這一規則”,搞得跟戰爭與和平一樣,極具攻擊性。

正是因為這位元翻譯有“以世界的規則來爭取和平”這樣的表述,我們楊潔篪主任才在回復中強勢表述“美國規則不是世界規則”這樣的正面回擊。

這位紫發女翻譯明顯沒有將布林肯外交辭令的常規言論,準確翻譯,而是進行了自我昇華,使得翻譯更具攻擊性。

有中國網友覺得,我國的高級外交官,都是英語精通大師,這位翻譯的不準確,根本不影響他們直接判斷布林肯的真實表達。

可是實際上,當一個人處在有本語種翻譯的高強度對抗外交場合,人會本能的選擇聽取“本語種的翻譯”,而不會在有翻譯的情況下,聆聽對方的外語,一個詞彙一個詞彙的去斟酌對方的真實意圖。

我們能夠比較出差異,也是事後用文本一一針對性複盤才得出的。

同時,美國方面國務卿常規套路發言以及翻譯更具攻擊性的表述,這本身也容易讓我方產生猜疑。

會不會這是美方故意安排?

會不會國務卿發言是常規套路,翻譯的表述才是美國意見的真實表達?畢竟美方布林肯的表達,都是有稿件準備的。

在有稿件準備的情況下,“翻譯臨場失誤”的可能性較低,所以會產生美方刻意用“強勢翻譯”來傳達觀點,如果我方接受,可以造成我方默默挨訓的既定事實。

如果我方反抗激烈,就可以甩鍋給紫發翻譯,一切都是臨時工“自己加戲”,“自己拔高”,我們沒有攻擊性。

不管美國的翻譯是陰謀,還是失誤。這種猜想出現的本身就是外交禮節與外交翻譯的巨大失敗。

同一場和,中國女神翻譯張京,則給美國同行,上了最生動的一課。

※張京的“信達雅”

最傑出的翻譯,都在努力讓人做到遺忘。因為她只需要將己方領導人的觀點準確傳達給對方即可。切忌自我加戲,自我拔高或矮化。真實的語言,真實的語境,真實的情緒,都必須完美傳達。

張京在這次中美會談中,真正做到了中國外交翻譯人才追尋了一百多年的“信達雅”境界。在女神翻譯出圈之前,我國影視劇中,曾經出現過“翻譯官”這樣的冷門職業。

楊冪與黃軒的那部職場偶像劇,除了談戀愛部分讓人不適之外,對翻譯圈的基層科普,其實做得還算不錯。

從幾千年前原始社會不同部落開始交往以來,“翻譯”這個職業就已經誕生了。

歷經幾千年的發展,特別是最近半個多世紀以來多國多語種聯席會議不斷增多,翻譯領域主要包含同傳和交傳兩種方式。

己方人員說一段完整表述,翻譯用對方明白向對方傳譯,對方表述後,對方翻譯也傳譯過來,這是幾千年流傳下來的“互動式傳譯”模式,簡稱交傳。

在半個多世紀之前,德國戰敗之後,國際法庭開始審判納粹戰犯。因為納粹罪行涉及全球眾多國家,眾多種族。全球數十個國家和語種都派代表現場關注審判進程,於是,不同語種同步進行的“同聲傳譯”第一次進入人類視野。

隨著多邊會議,國際科研的需要,我們在許多國際會議場合,大多數聽到的都是這種演講人用母語表述,翻譯人員“同步翻譯”的“同傳模式”

在《翻譯官》這部劇中,對翻譯人員“同傳”的工作模式,有過還原,就是三個人在一個隔絕的小房間裡,根據耳機裡的內容,同步翻譯成新的語種。因為這種瞬間聽取原音,瞬間凝練,轉化成另一種語言,腦力消耗極大,能力極強的翻譯做“同譯”,也只能堅持15分鐘,所以一般都是一個房間內的三名同事輪流翻譯。從同步性,時效性的要求就能看出,同譯比一般的交譯更難,因此普通人也認為同譯更厲害。

普通的外語培訓學校,也是將“交傳”作為基礎課程傳授,只有成績拔尖的人,才可以接受“同傳”培訓,獲得更高的薪水與更重要的會議場合。

可是國際翻譯界公認,“同傳”比“交傳”厲害,而比“同傳”更厲害的,是“高翻”級別的“交傳”

普通院校基礎課程培訓的“交傳”,類似於我們生活中,學校裡,生意場上見到的翻譯,領導說一句話,最多一小段話,翻譯人員“交傳”翻譯給老外聽。如果把翻譯人才按照百分制打分的話,這些我們平時能夠見到的英語外翻大神,也就是60分以下的水準。

翻譯人才中,60分~90分實力的人,才能夠達到“同傳”的級別,而且同傳與身體狀態,年齡,精力要求都很高。

翻譯人才中,90分以上的人,才能夠成為“高翻”級別的“交傳”,也就是“高級翻譯”。同傳更要求時效性,能夠同步傳遞部分準確資訊就算合格。

外交部高級翻譯的“交傳”,才是對“信達雅”的追求,外交場合的“交傳”,更是要努力做到100%的準確率。

外交部翻譯司的張京,這次就在全世界面前,展現了“高翻級”外交人才的“交傳”天花板。

在美方發言嚴重超時並且對中國多個核心主權議題進行挑釁之後,楊潔篪主任進行了長達十六分鐘的反擊式回應。因為美方的開場白挑釁是“預料之外的反應”,我方楊潔篪主任的發言,都是臨場反擊,沒有底稿。

交傳”翻譯,一般都是領導一段話後,進行翻譯,商務活動中的厲害翻譯,能夠翻譯三五分鐘的會談,厲害一點的外交翻譯,能夠在領導回答完一個七八分鐘的問題後,集中翻譯。

張京,足足等待楊潔篪主任講完了十六分鐘的脫稿發言,然後從頭至尾,進行經典的還原翻譯。考慮到其中還有一些“中國式”的經典語句,這簡直不能稱之為難了,簡直是“地獄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通過“交傳”天才仿佛“密碼”的記錄筆記,就能想像記憶,回憶,翻譯這段十六分鐘講話的難度。

張京不僅完成了,事後複盤,許多“中國式”表述的英文翻譯,有力度且容易記,完美契合“信達雅”

一個優秀的翻譯人員,不應該像美國紫發翻譯那樣給自己加戲,給兩國添堵。

一個優秀的翻譯人員,自身要具備外交家的感染力與傳達力。

在中美會談氣氛極度緊繃的時候,張京用自己與中美領導的互動,很好的緩和了現場的氣氛,使得雙方的衝突激烈但不崩壞。

楊潔篪主任強勢的十六分鐘無準備無文稿發言結束之後,關切的詢問張京能否翻譯。張京堅決地說:“我要翻譯!”

楊潔篪主任立刻讚不絕口的說:“這對翻譯來說是個挑戰,我們應該給翻譯官加薪。”張京微笑謙虛之時,現場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點贊表示要加薪。“We are going to give the translator a raise。”通過一段“能力強,加薪”的玩笑,張京的能力驚豔全世界,也用自己的出色緩和了會場裡即將崩壞的氣氛。讓沒有達成共識的中美雙方領導,達成了“要給張京加工資”的唯一共識。

複盤中美對話的翻譯之後,有精通翻譯的網友,梳理了張京現場的一些精彩翻譯:

同樣也梳理了美方的翻譯,紫發翻譯不但“那個、這個、那麼、嗯、啊”太多,影響中國聽眾的感受。更離譜的是居然連拜登對世界喊話,展現美國領導力的原文,都坑坑巴巴沒有準確中國譯文。

北風翻譯這句話意思大概是:“奢望美國失敗者,自身必敗”。美國連拜登名言都沒有官方的中文譯法,只能說明美國翻譯人才極度缺乏,同時缺乏對華誠意。這就好像中國翻譯不會翻譯:“一帶一路”不會翻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可阻擋”一樣不可想像。

※中美鬥爭的未來

這次中美對話,是楊潔篪王毅領導的中國外交天團,與布林肯沙利文領導的美國外交新團隊的首次交鋒。

高下立判!同時,中國翻譯張京與美國紫發翻譯的交鋒,是外交人才的交鋒,也是雙方著眼未來的交鋒。張京,並不是今年中美對話突然火起來的。在2013年的兩會記者會上,這位元翻譯女神,就以明亮靈動的大眼睛與信達雅的翻譯風采,贏得了海內外媒體的關注。

當時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和追星文化才剛剛興起,她的社交帳號就迎來了關注潮。

可她並沒有因為突然的走紅而浮躁,更沒有因為出圈而經營粉絲經濟,而是選擇刪除更加低調,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就這樣,已經是兩會女神的張京,神隱了“八年”。可是傑出的人才,是無法被掩蓋光芒的,這次中美戰略對話,翻譯之花,再次綻放!

張京是典型的蘇杭女神,從小就對英語感興趣的她,以極為優異的成績,中學入讀了杭州外國語學校。高考那年,張京的成績已經超過了清北的錄取分數線。清華北大,是所有中國學霸能夠吹一輩子的成就。可是清華北大並不能精准的實現張京的夢想,於是她報考了中國外交學院。中國外交學院是外交官與翻譯人才的搖籃,可是每年畢業能夠從事外交翻譯相關工作的只有4%,而這些裡面,還有很多是文書類翻譯人才。

能夠進入外交部翻譯司,成為兩會領導翻譯,或者領導外交翻譯的人才,更是鳳毛麟角。張京在大學期間,就在許多翻譯與演講比賽中斬獲頭名,大學還沒畢業,就引起了外交部的關注,順利進入外交部實習。

對於我們同齡人而言,張京是天才級的學霸。這樣的天才,太稀缺了吧?天才,確實是大國競爭的稀缺資源。可是在14億自強不息的靈魂哺育下,中國從不缺天才。

在中國外交部,曾經在兩會記者會上成功出圈的翻譯女神就不下於五人。中國外交部翻譯司的一姐,是張京的學姐,同樣畢業於中國外交學院的張璐。1977年出生的張璐,從大學畢業進入外交部開始,到2010年第一次成為兩會總理記者招待會翻譯,走過了十年。

隨後,張璐連續11年出現在兩會總理記者會上,被稱為“御用一翻”。當年讓翻譯女神張璐出圈的是溫家寶總理的那句名言。當年溫家寶總理在記者會上,抒發自己的志向,引用了2000多年前的經典楚辭:“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當時總理名言一出,台下有人就慌了,中外有著很大的文化差異,如何“信達雅”的向外國人傳達2000多年前“離騷”的真意?

張璐略作思索,翻譯為:“For the ideal that I hold dear to my heart,I will not regret a thousand times to die。”

一句“a thousand depth to die”,把萬死不辭的境界,圓滿表達了出來。

除了張璐,外交部翻譯司還有因為極其嚴肅翻譯風格,被稱為冰山女神的錢歆藝。還有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因為甜美笑容親和力,被稱為“小清新女神”的姚夢瑤。

在中國外交部,翻譯天才當然不僅僅是巾幗英雄們。楊潔篪主任當外長期間的專用翻譯孫甯,如今是翻譯司培訓處處長,成為翻譯官們的總教官。

孫甯如今還是“總理翻譯”。翻譯天才們除了要能夠“信達雅”的向外國媒體,傳遞2000年楚辭的典雅美,還要用最通俗的語言,闡述“中國式名言”

孫甯的“破圈名言”是用“Talking the talk is not as good as walking the walk”來翻譯“喊破嗓子不如甩開膀子”

這句翻譯不僅對仗工整,而且朗朗上口,淺顯易懂,是小學生英語基礎都能感受其中勤勞務實的磅礴力量。中美兩國的未來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

中國每年高校畢業人才近千萬,張京,孫甯這樣的學霸只是外交戰線的翹楚,我們航太工程的學霸,基因工程的學霸,晶片製造的學霸,量子科技的學霸,哪個行業人才缺乏?反觀美國,此次中美對話,全美國找不出一個準確傳達國務卿意思的中文翻譯?

最後找了個紫發怪咖來充數?

中美競爭,這是美國輕忽大意,缺乏誠意,那麼大國競爭中,麻痹大意的國家,未來必敗!中美競爭,如果這是美國外交人才從規模到能力上的全方面匱乏,那麼折射到各行各業缺人才的美國,未來必敗!當中國的女孩子們,不再羡慕奚夢瑤嫁得好,而崇拜姚夢瑤能力強!

當中國的男孩子們,審美女神不再是張歆藝,而是張京,錢歆藝!

當中國男孩女孩們的偶像不再是唱跳rap,而是學霸或者科學家,中美競爭的結局就已經鎖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