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夔劍:思想啟發講座 —孫論今談

by | 1 月 5, 2021 | 獨家即時

作者:重慶夔劍:思想啟發講座 —孫論今談

[五路財神報]文藝創作專題報導—

孫中山“節制資本”實踐解讀;及其對馬雲螞蟻網貸電商大富豪、財團、平臺及金融安全諸多多層面問題之對照

馬雲今年1025日在外灘金融峰會的演講,使巨多新老問題、敏感問題戲劇性凸顯出來,點燃了多層面劫雷的導火索;預防金融創新激發系統性風險、反高利貸、反壟斷……等等,成為相關監管政策面、更高政策面、政策學術界、大中小電商、消費者群體熱議話題,也是相關政策面進行整改的重點事項。孫中山先生在100多年前強調的“節制資本”說,也因此再次引起國人重視,成為熱搜詞。

筆者近年來隨緣流覽過上百冊、上千篇中山先生相關演說、論著、論文,且有所研讀,深知先生的節制資本說史料豐富,有專論,也有隨緣宣講。有時由於演講環境原因,只能結合聽眾的水準,做出與專門論著有所出入、貌似自相矛盾的淺顯解說。

節制資本與平均地權,是中山先生民生主義的兩大基本綱領。中山先生的民生主義學說,是針對當時中國、日本、歐美、蘇俄等的時政問題,社會制度弊病,以中華文明精髓之中道主義、公允主義理念和方法為根本,融通歐美相關學說與實踐——包括但不限於馬列主義及其實踐,探索創建的富有中國特色、中體西用的科學社會主義學說體系,並與先生的博愛精神、興國四策、三大政策等等有密切關聯,渾然一體。直到今天,仍是全人類文明非常珍貴的政治經濟學、社會學的巔峰級理學、方法論之一。但由於層面眾多、複雜微妙、啼笑皆非的歷史原因,一百多年來,這個人類文明瑰寶長期無緣受到足夠到位的重視和正確運用,百億量級的中外時人,為此收穫巨多報應,付出沉重代價——包括但不限於兩次世界大戰浩劫。

我很遺憾和憂慮的注意到,最近圍繞馬雲阿裡等的“節制資本”論述、點評、政策,片面強調了限制資本的一面,甚至偏離到扼殺資本、消滅資本家的極左方向,與中山先生“節制資本”說本身的中道大義、道心惟微、博大胸襟、高瞻遠矚相去甚遠,頗有背道而馳到歷史覆轍方向的危險。

本文先就中山先生的節制資本說,做個應急性的初步摘錄、彙編,按時間排序;然後在下一章就節制資本說的思想體系、邏輯關係,以及相關歷史背景、中外史鑒概況——特別是孫中山、毛澤東、鄧小平三個時代的當代中國歷史,列寧、史達林、赫魯雪夫、戈巴契夫、葉利欽、普京時代的蘇俄歷史,簡要進行若干述評,勉力昭明先聖哲言正義,糾正時人偏頗,促助史鑒更符合歷史真相、事理正義,治策更有利有節,興利避害,避免中外歷史悲劇重演。

 一、孫中山“節制資本”論述摘錄  民生主義是孫中山三民主義的歸宿,是三民主義思想中最具特色的部分。在孫中山看來,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他經過反覆斟酌,認為還是把由日本傳來的西方詞彙社會主義譯為民生主義更為允當。孫中山鍾情於民生主義,要為在中國實現民生主義而奮鬥終生。但是,在三民主義的整個體系中,正是民生主義最為引起人們的誤解和詬病。在提出三民主義原則的二十年中,孫中山不得不花去許多精力,去解釋和闡發他的民生主義。這就為後人研究他的民生主義思想,留下了許多重要的資料。——張海鵬教授《試論孫中山“民生主義”的真諦》 竊嘗深維歐洲富強之本,不盡在於船堅炮利,壘固兵強,而在於人能盡其才,地能盡其利,物能盡其用,貨能暢其流。此四事者,富強之大經,治國之大本也。我國家欲恢擴宏圖,勤求遠略,仿行西法以籌自強,而不急於此四者,徒惟堅船利炮之是務,是舍本而圖末也。——1894年《上李鴻章書》 余維歐美之進化,凡以三大主義:曰民族,曰民權,曰民生。……今者中國以千年專制之毒而不解,異種殘之,外邦逼之,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殆不可以須臾緩。而民生主義,歐美所慮積重難返者,中國獨受病未深,而去之易。是故或于人為既往之陳跡,或于我為方來之大患,要為繕吾群所有事,則不可不並時而弛張之。……歐美強矣,其民實困,觀大同盟罷工與無政府黨、社會黨之日熾,社會革命其將不遠。吾國縱能媲跡于歐美,猶不能免於第二次之革命,而況追逐于人已然之末軌者之終無成耶!夫歐美社會之禍,伏之數十年,及今而後發見之,又不能使之遽去。吾國治民生主義者,發達最先,睹其禍害於未萌,誠可舉政治革命、社會革命畢其功於一役。還視歐美,彼且瞠乎後也。——孫中山《民報》 發刊詞,19051020 說到民生主義,因這裡頭千條萬緒,成為一種科學,不是十分研究不得清楚。並且社會問題隱患在將來,不象民族、民權兩問題是燃眉之急,所以少人去理會他。雖然如此,人的眼光要看得遠。凡是大災大禍沒有發生的時候,要防止他是容易的;到了發生之後,要撲滅他卻是極難。社會問題在歐美是積重難返,在中國卻還在幼稚時代,但是將來總會發生的。到那時候收拾不來,又要弄成大革命了。革命的事情是萬不得已才用,不可頻頻傷國民的元氣。我們實行民族革命、政治革命的時候,須同時想法子改良社會經濟組織,防止後來的社會革命,這真是最大的責任。……民生主義,是到十九世紀之下半期才盛行的,以前所以沒有盛行民生主義的原因,總由於文明沒有發達。文明越發達,社會問題越著緊。……英國財富多於前代不止數千倍,人民的貧窮甚於前代也不止數千倍,並且富者極少,貧者極多。這是人力不能與資本力相抗的緣故。古代農工諸業都是靠人力去做成,現時天然力發達,人力萬萬不能追及,因此農工諸業都在資本家手裡。資本越大,利用天然力越厚,貧民怎能同他相爭,自然弄到無立足地了。社會黨所以倡民生主義,就是因貧富不均,想要設法挽救;這種人日興月盛,遂變為一種狠繁博的科學。其中流派極多,有主張廢資本家歸諸國有的,有主張均分于貧民的,有主張歸諸公有的,議論紛紛。凡有識見的人,皆知道社會革命,歐美是決不能免的。這真是前車可鑒,將來中國要到這步田地,才去講民生主義,已經遲了。這種現象,中國現在雖還沒有,但我們雖或者看不見,我們子孫總看得見的。與其將來弄到無可如何,才去想大破壞,不如今日預籌個防止的法子。況且中國今日如果實行民生主義,總較歐美易得許多。因為社會問題是文明進步所致,文明程度不高,那社會問題也就不大。舉一例來說,今日中國貧民,還有砍柴割禾去謀生活的,歐美卻早已絕跡。因一切謀生利益盡被資本家吸收,貧民雖有力量,卻無權利去做,就算得些蠅頭微利,也決不能生存。故此社會黨常言,文明不利於貧民,不如復古。這也是矯枉過正的話。況且文明進步是自然所致,不能逃避的。文明有善果,也有惡果,須要取那善果,避那惡果。歐美各國,善果被富人享盡,貧民反食惡果,總由少數人把持文明幸福,故成此不平等的世界。我們這回革命,不但要做國民的國家,而且要做社會的國家,這決是歐美所不能及的。……歐美為甚不能解決社會問題?因為沒有解決土地問題。……英國大地主威斯敏士打公爵有封地在倫敦西偏,後來因擴張倫敦城,把那地統圈進去,他一家的地租占倫敦地租四分之一,富與國家相等。貧富不均竟到這地步,平等二字已成口頭空話了!聞得有人說,民生主義是要殺四萬萬人之半,奪富人之田為己有;這是他未知其中道理,隨口說去,那不必去管他。解決的法子,社會學者所見不一,兄弟所最信的是定地價的法。……中國行了社會革命之後,私人永遠不用納稅,但收地租一項,已成地球上最富的國。這社會的國家,決非他國所能及的。我們做事,要在人前,不要落人後,這社會革命的事業,定為文明各國將來所取法的了。  總之,我們革命的目的,是為眾生謀幸福,因不願少數滿洲人專利,故要民族革命;不願君主一人專利,故要政治革命;不願少數富人專利,故要社會革命。這三樣有一樣做不到,也不是我們的本意。達了這三樣目的之後,我們中國當成為至完美的國家。——1906122日,在東京同盟會機關刊物《民報》創刊周年慶祝大會演說 
……社會革命為全球所提倡,中國多數人尚未曾見到。即今日許多人以為改造中國,不過想將中國弄成一個極強大的國,與歐美諸國並駕齊驅罷了。其實不然。今日最富強的莫過英、美,最文明的莫過法國,英是君主立憲,法、美皆民主共和,政體已是極美的了,然國中貧富階級相隔太遠,仍不免有許多社會黨要想革命。蓋未經社會革命一層,人民不能全數安樂,享幸福的只有少數資本家,受苦痛尚有多數工人,自然不能相安無事。……英美諸國,因文明已進步,工商已發達,故社會革命難;中國文明未進步,工商未發達,故社會革命易。英美諸國資本家已出,障礙物已多,排而去之,故難;中國資本家未出,障礙物未生,因而行之,故易。然行之法如何?今試設一問:社會革命尚須用武力乎?兄弟敢斷然答曰:英美諸國社會革命或須用武力,而中國社會革命則不必用武力。所以,剛才說英美諸國社會革命難,中國社會革命易,亦是為此。中國原是個窮國,自經此次革命,更成民窮財盡,中人之家已不可多得,如外國之資本家更是沒有,所以行社會革命是不覺痛楚的。但因此時害猶未見,便將社會革命擱置,又不可的。譬如一人醫病,與其醫於已發,不如防于未然。吾人眼光,不可不放遠大一點,當看至數十年數百年以後,及于全世界各國方可。如以為中國資本家未出,便不理會社會革命,及至人民程度高時,貧富階級已成,然後圖之,失之晚矣!英美各國因從前未嘗著意此處,近來正在吃這個苦,去冬英國煤礦罷工一事就是證據。然罷工的事,不得說是革命,不過一種暴動罷了,因英國人欲行社會革命而不能,不得已而出於暴動。然社會革命今日雖然難行,將來總要實行,不過實行之時,用何等激烈手段,呈何等危險現象,則難於預言。吾人當此民族、民權革命成功之時,若不思患預防,將來資本家出現,其壓制手段恐怕比專制君主還要甚些,那時再殺人流血去爭,豈不重罹其禍麼!本會從前主義,有平均地權一層,若能將平均地權做到,則社會革命已成七八分了。推行平均地權之法,當將此主義普及全國,方可無礙。 ……於是將論資本問題。國家欲興大實業,而苦無資本,則不能不借外債。借外債以興實業,實內外所同贊成的。前日聞唐少川先生言,京奉鐵路借債本可早還,因英人不欲收,故移此款以修京張,此可見投資實業是外人所希望的。至中國一言及外債,便畏之如酖【酖通耽,意沉溺,遲延。】毒,不知外債以營不生產之事則有害,借外債以營生產之事則有利。美國之發達,南美阿金灘、日本等國之勃興,皆得外債之力。吾國借債修路之利,如京奉以三年收入,已可還築路之全本,此後每年所進,皆為純利;如不借債,即無此項進款。美國鐵道收入,歲可得七萬萬美金,其他附屬之利尚可養數百萬工人,輸送各處土貨。如不早日開辦,遲一年即少數萬萬收入。西人所謂“時間即金錢”,吾國人不知顧惜,殊為可歎!昔張之洞議築蘆漢鐵道,不特畏借外債,且畏購用外國材料。設立漢陽鐵廠,原是想自造鐵軌的,孰知漢陽鐵廠屢經失敗,又貼了許多錢。終歸盛宣懷手裡,鐵路又造不成功。遲了二十餘年,仍由比國造成,一切材料仍是在外國買的。即使漢陽鐵廠成功,已遲二十餘年,所失不知幾何。中國知金錢而不知時間,顧小失大,大都如是。中國各處生產未發達,民人無工可做,即如廣東一省,每年約有三十萬“豬仔”輸出,為人作牛馬;若能輸入外資,大興工作,則華人不用出外傭工,而國中生產又不知增幾倍。餘舊歲經加拿大,見中國人在煤礦用機器採挖,每人日可挖十餘噸,人得工資七八元,而資本家所入,至少猶可得百數十元。中國內地煤礦工人,每日所挖不足一噸,其生產力甚少,若用機器,至少可加十數倍。生產加十數倍,即財富亦加十數倍,豈不成一最富之國?能開發其生產力則富,不能開發其生產力則貧。從前為清政府所制,欲開發而不能,今日共和告成,措施自由,產業勃興,蓋可預卜。然不可不防一種流弊,即資本家將乘此以出是也。如有一工廠,傭工數百人,人可生二百元之利,而工資所得不過五元,養家糊口猶恐不足,以此不平,遂激為罷工之事——此生產增加所不可免之階級。故一面圖國家富強,一面當防資本家壟斷之流弊。此防弊之政策,無外社會主義。本會政綱中,所以採用國家社會主義政策,亦即此事。現今德國即用此等政策,國家一切大實業如鐵路、電氣、水道等事務,皆歸國有,不使一私人獨享其利。英美初未用此政策,弊害今已大見。美國現時欲收鐵路為國有,但其收入過巨,買收則無此財力,已成根深不拔之勢。唯德國後起,故能思患預防,全國鐵道,皆為國有。中國當取法於德,能令鐵道延長至二十萬里,則歲當可收入十萬萬,只此一款,已足為全國之公用而有餘。尚有一層,為中國優於他國之處。英國土地,多為貴族所有;美國已墾之地,大抵歸人民,惟未墾者尚未盡屬私有;中國除田土房地之外,一切礦產山林,多為國有。英國礦租甚昂,每年所得甚巨,皆入于地主之手;中國礦山屬官,何不可租與人民開採以求利?使中國行國家社會政策,則地稅一項,可為現之收入數十倍;至鐵道收入,三十年後歸國家收回,准美國約得十四萬萬;礦山租款,約十萬萬。即此三項,共為國家收入,則歲用必大有餘裕。此時政府所患,已不在貧。國家歲用不足,是可憂的;收入有餘,而無所用之,亦是可慮的。此時預籌開銷之法,則莫妙于用作教育費。法定男子五六歲入小學堂,以後由國家教之養之,至二十歲為止,視為中國國民之一種權利。學校之中,備各種學問,務令學成以後,可獨立為一國民,可有參政、自由、平等諸權。二十以後,自食其力,幸者為望人、為富翁,可不需他人之照顧。設有不幸者半途蹉跎,則五十以後,由國家給予養老金。此制英國亦已行之,人約年給七八百元,中國則可給數千元。如生子多,凡無力養之者,亦可由國家資養。此時家給人樂,中國之文明不止與歐美並駕齊驅而已!凡此所雲,將來有必達此期望之日,而其事則在思患預防,採用國家社會政策,使社會不受經濟階級壓迫之痛苦,而隨自然必至之趨勢,以為適宜之進步。所謂國利民福,道不逾此,吾願與我國民共勉之。——191241日,在南京同盟會員餞別會的演說 夫吾人之所以持民生主義者,非反對資本、反對資本家耳;反對少數人占經濟之勢力,壟斷社會之富源耳。……民生主義,則排斥少數資本家,使人民共用生產上之自由。故民生主義者,即國家社會主義也。——1912416日,《民生主義並非反對資本——在上海南京路同盟會機關的演說》 實行民生主義,而以社會主義為歸宿,俾全國之人,無一貧者,同享安樂之幸福,則僕之素志也。——1912417日,在上海實業聯合會歡迎會演說 民生主義並非均貧富之主義,乃以國家之力,發達天然實利,防資本家之專制。——191294日下午,孫中山在北京共和黨本部歡迎會的演說  民生主義之意義為何?吾人所主張者,並非如反動派所言,將產業重新分配之荒謬絕倫。但欲行一方案,使物產之供給得按公理,而互蒙利益耳。此即餘所主張之民生主義的定義。”——19121010日,《中國鐵路計畫與民生主義》 “歸國家經營”的具體範圍:“凡天然之富源,如煤鐵、水力、礦油等”;“社會之恩惠,如城市之土地、交通之要點等”;“一切壟斷性質之事業”。——1919年,《中國實業如何能發展》 民生主義須趁此資本家、地主不多之際,行資產國有制,借機器以興實業,普利一般人民,消滅階級戰爭。——192121日,在國民黨粵省支部成立會上的演說 “凡國中大規模之實業屬於全民,由政府經營管理”,並把它作為實施民生主義,“防止勞資階級之不平,求社會經濟之調節”的重要措施。——19231月《中國國民黨黨綱》 民生主義其最重要的“原則”和“基礎”是“平均地權”和“節制資本”,明確地使用“節制資本”的概念,明確了“節制資本”的“要旨”是“使私有資本制度不能操縱國民之生計”。同年,孫中山在廣州作“三民主義”演講,闡明“節制資本”的具體內容包括“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私人之壟斷,漸變成資本之專制,致生出社會之階級貧、富之不均”。人類社會並非從一開始就有階級的對立和鬥爭,階級和階級的對立與鬥爭,是工業革命之後出現的“資本專制”的產物,具體地說,便是“現在資本家有了機器,靠工人來生產,掠奪工人的血汗,生出貧富極相懸殊的兩個階級。這兩個階級常常衝突,便發生階級戰爭”。西方工業革命之後產生的社會問題的癥結在“資本專制”,孫中山提出“用一種思患預防的辦法來阻止私人的大資本,防備將來社會貧富不均的大毛病”,具體辦法是“節制私人資本”和“發達國家資本”,實現資本國有,把國家經營實業所獲之“利”歸於“國民所享”,社會財富能“自均”,以避免“再蹈歐美今日之覆轍”。——19241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 什麼叫做民生主義呢?……我今天就拿這個名詞來下一個定義,可說民生就是人民的生活、社會的生存、國民的生計、群眾的生命便是。民生就是政治的中心,就是經濟的中心,和種種歷史活動的中心。——192483日,《民生主義》第一講 
共產主義是民生的理想,民生主義是共產的實行;所以兩種主義沒有什麼分別,要分別的還是在方法。這種把以後漲高的地價收歸眾人公有的辦法,才是國民黨所主張的平均地權,才是民生主義。這種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因為三民主義之中的民生主義,大目的就是要眾人能夠共產。人民對於國家不只是共產,一切事權都要共的。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義。——1924810日,《民生主義》第二講 我們要實行民生主義,還要注重分配問題。我們注重的分配方法,目標不是在賺錢,是要供給大家公眾來使用。我們的民生主義,目的是要打破資本制度。……所以民生主義和資本主義根本上不同的地方,就是資本主義是以賺錢為目的,民生主義是以養民為目的。——1924817日,《民生主義》第三講……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