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CIA是如何讓阿富汗是成為毒品王國的?

by | 1 月 4, 2021 | 獨家即時

美國CIA是如何讓阿富汗是成為毒品王國的?

作者:那日蘇

[五路財神報] 即時報導—

談到世界毒品產地,很多人會想到金三角,但其實“金新月”已經取代金三角,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毒品產地——其罌粟種植面積近11萬公頃,每年生產4000噸毒品,巔峰時佔據全球毒品產量的75%。

密密麻麻的罌粟(阿富汗) 任何一個穩定的政權都不會容忍毒品在境內氾濫,所以毒品產量旺盛的背後往往有一個秩序失控的社會背景。 金三角、銀三角與金新月 論混亂程度,無疑是金新月中的阿富汗最嚴重▼ 金三角的核心是多國邊境三不管地帶,而金新月的核心則是飽受戰火折磨的阿富汗。根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在2006年所做的估算,該國GDP的52%是由毒品貿易產生的,全國3717萬人口中有約330萬人從事和毒品有關的工作。 這可是一家人的口糧 從第一聲槍響在北部邊境出現後,這個亞洲十字路口上還算殷實的國家漸漸沉淪,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誕生於硝煙之中的毒品王國。 阿富汗的鴉片生產始於上個世紀50年代,那時阿富汗社會經濟尚可、治安穩定,鴉片交易的規模也被限制在可控範圍之內。 由於伊朗法律禁止罌粟種植,當時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出產的鴉片主要流入鄰國伊朗。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的毒品製作和銷售產業在那時漸漸壯大,並成為後來著名的“金新月”毒品流出基地雛形,和金三角、銀三角等地並稱為世界三大毒品產地。

1970年代中期,金新月地帶更是成為了向西歐和北美提供鴉片製品的主要供應國。 1979年12月,蘇聯入侵阿富汗。在蘇聯軍方的計畫中,第一槍打響之後的3個月戰爭就會結束,但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最終持續了9年。蘇聯人久攻不下的原因是複雜的,有阿富汗多山地形易守難攻的影響,也是當地人堅決抗爭的努力讓蘇聯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蘇聯對阿富汗有著壓倒性的軍力優勢,本以為空降喀布爾就可以結束戰鬥 但這反而使阿富汗失去中央政府,戰爭再難終止而成長起來的各種各樣的聖戰組織,遠比正規軍更難對付。 同時外部支援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蘇聯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敵人們不僅暗中培養和訓練反蘇的阿富汗聖戰士,在經濟上也伸出了援手。美國推行阿富汗自由戰士或聖戰者組織的“獨立戰爭”支援戰略,目的是為了讓蘇聯在長期的兵員損耗中慢慢撤退,消耗其國力和國際聲譽。不僅捐錢捐物,還把受傷的聖戰者接回美國治療,由於沒法以合法的方式在明面上進行援助,這些阿富汗“盟友”們經常選擇一些不擇手段的辦法輸入資金,比如默許抵抗者通過鴉片貿易來募集資金。根據阿爾弗雷德•麥科伊(Alfred McCoy)的說法,為了使阿富汗當地的武裝力量繼續抵抗下去,美國中央情報局支持了阿富汗的多個毒品製造窩點。

CIA的説明是從產到銷的一條龍服務,80年代在巴基斯坦西南部至少出現了6個海洛因提純工廠為阿富汗聖戰士們服務。中情局還幫助他們走私鴉片離開阿富汗,這些毒品最終會流入歐洲市場,也有部分會進入鄰國蘇聯。

在美國的幫助之下,阿富汗毒品產量在1982年至1983年之間翻了一番,達到575噸。 從戰前到戰中到戰後,阿富汗的鴉片生意起起伏伏 但總體上如今已經走向世界各地,相比管道,更難改變的是鴉片與阿富汗的深度綁定。 蘇聯軍隊被迫於1989年退出,阿富汗的各抵抗組織失去了共同敵人,開始了殘酷的權力內鬥。而隨著西方支持的中斷,地方武裝勢力們越來越多地依靠罌粟種植來資助其軍事活動。 蘇聯換了4位總書記也沒拿下阿富汗 諷刺的是,最接近遏制住阿富汗毒品氾濫現象的,正是在塔利班最如日中天的那幾年。

2000年7月,塔利班領導人穆拉•穆罕默德•奧馬爾(Mullah Mohammed Omar)與聯合國合作禁止了阿富汗的海洛因生產,並宣佈種植罌粟屬於違反伊斯蘭教教法的行為,通過威脅、強迫剷除和對違法者進行公開懲罰來禁止罌粟種植。結果是塔利班控制地區的罌粟種植面積減少了99%,約占當時全球海洛因供應量的75%,這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禁毒運動之一。 在美國入侵阿富汗之前,塔利班幾乎都要消除鴉片產業了,至今鴉片種植面積還是居高不下,不過這樣的情況很快就被隨之而來的阿富汗戰爭中斷。經濟的崩潰和其他收入來源的匱乏迫使該國許多農民不得不使用種植鴉片的方式獲得收入來源。 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 阿富汗戰爭於2001年打響,也就是從這時開始,塔利班治下的秩序徹底崩塌,阿富汗用了幾個月時間又重新回到世界毒品產量的頂峰。 事實上阿富汗的毒品問題並不是單一的產業問題,也不是隨便一個政策、一個法律就能解決的。在聯合國開發計畫署最新發佈的人類發展指數類別中,阿富汗的發展指數仍是非常低,也就意味著在人均收入、受教育年限、預期壽命和識字率等方面,阿富汗遠遠落後於世界大部分國家。 倉廩實才能知禮節,鼓勵鴉片生產最大的因素是經濟因素:在普遍的貧窮狀態下,罌粟種植帶來的快速高回報率收益足以讓一個最虔誠的教徒鋌而走險,更何況在那樣的亂世環境中,道德和秩序早就已經是奢侈品。因此阿富汗的毒品氾濫情況很難禁絕。2019年5月,美國曾對在阿富汗的毒品製造工廠進行過高密度空襲,一天之內轟炸了68處毒品製造窩點。但後來美軍的清剿活動還是放棄了,原因在於在阿富汗新建一個制毒工廠成本十分低廉。美國官方聲稱68個制毒窩點每天可為塔利班創造100萬美元的利益,打擊毒品製造點就是對塔利班最有效的打擊方式。 近些年毒品販子在阿富汗部分山區發現了一種普遍存在的野生植物麻黃,麻黃經過提純可用於製造一種比海洛因更便宜但同樣危險的毒品——甲基苯丙胺。

這種毒品外表是無色粒狀透明晶體,看起來像冰,所以被俗稱為冰毒。 冰毒製造者以前都是從較昂貴的進口藥品中提取麻黃堿,所以冰毒的規模相比能直接從鴉片中提純製造的海洛因小得多。但由於他們發現了便宜得多的替代品,同時阿富汗的制毒工藝也在進步,製作冰毒的成本在進一步降低。 麻黃堿主要從麻黃屬植物中提取,麻黃可在極端環境下生存,兼有耐熱和耐寒植物的特性,多山地的阿富汗屬溫帶大陸性氣候,適合麻黃生長通過加工過程中遺留下來並倒入建築物外的大量廢水和麻黃農作物能夠識別出冰毒製造工廠的位置。一組研究人員利用衛星圖像以及對阿富汗毒品生產商的採訪推算出,在阿富汗西部僅巴瓦一個地區就有300多個疑似麻黃堿工廠。在進一步的實地考察中,確定該地區已經成為當地冰毒交易中心。在法拉巴瓦地區發現的潛在麻黃堿提取地點 密密麻麻的“暴富”地點 歐洲毒品和毒癮監測中心(EMCDDA)的報告警告說,阿富汗正在成為甲基苯丙胺的重要全球生產國,甚至有可能達到與該國海洛因生產規模相同的高度,成為全球大多數冰毒的來源地。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