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行空、毫無章法的建築師—弗蘭克·蓋裡的經典之作!

by | 11 月 24, 2020 | 五洲房產

[五路財神報]五洲房產專題報導—

他生於加拿大,後來移民至美國,現今長駐於美國。他的建築,包括其私人住宅,成為了各地的觀光勝地。2010年世界建築調查(World Architecture Survey)認為他的作品是當代建築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名利場》雜誌因此把蓋瑞叫做「當代最重要的建築師」。

世界上最“抽象大開“的建築,那麼弗蘭克·蓋裡所設計的每一個作品可能都會登榜。出生于1929年的蓋裡是當代著名的解構主義建築師,最擅長以扭曲線條塑造外觀,他所設計的雕塑般建築世界聞名。蓋裡至今在世界各地創造了70多座建築,幾乎每一棟都成為了當地的地標性建築。但是他的不走尋常路卻讓部分人認為是破壞了當地總體流行式建築之美。蓋裡說過,“建築設計應該保有與科學研究相同的態度,即破舊立新,而不是對固有觀念的重複”。那麼在你看來,以下12座建築是別出心裁還是影響市容呢?

迪士尼音樂廳坐落於美國加州洛杉磯,這裡是洛城交響樂團與合唱團的本部,亦是李雲迪2016年世界巡演的首站。蓋裡於2003年在洛杉磯市中心南方大道上落成此起伏的波紋形狀建築,曲面的不銹鋼板構成了這座建築的外牆,其表面隨著一天光線的變換而展現著不同的顏色,它在白天反射著陽光,又在夜晚被城市的燈光披上一層五彩斑斕的外衣。雖然這座音樂廳獨特的外表引來的關注早已超過了音樂廳本身,但其內部由暖色、道格拉斯冷杉打造的主廳的2265個席位與舞臺相互環繞,以同樣材質製成的管風琴和諧地融入觀眾席牆壁和天花板,展示出的音效效果也是廣受讚譽的。

*跳舞的房子

走在捷克布拉格的大街上,穿梭在有些相似但又整齊的新巴羅克、新歌德與新藝術運動的建築之間,你的注意力可能會被沃爾塔瓦河河畔一座有點“扭曲”的建築所吸引。駐足在這座建築前觀望一眼,好似會看到一對舞者舞影婆娑的樣子,這就是跳舞的房子。房子造型充滿曲線韻律,石塔部分就像是站得筆直的男舞者,而曲線的玻璃塔部分則像是他的女舞伴依偎在他的身上,像極了著名的雙人舞者琴吉·羅傑斯與弗雷德·阿斯泰爾,因此,這棟建築又被稱為“弗雷德與琴吉”。但誰能想到,這樣一座“婀娜多姿”的建築竟然是1996年建成的荷蘭國家人壽保險公司辦公大樓。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會藝術中心當屬蓋裡近年設計的最為代表性建築之一了,這所建築落成於2014年,當時的蓋裡已達85歲高齡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會藝術中心矗立在巴黎布洛涅森林公園的北部,遠遠看去,就像一艘多帆的船艦漂浮在海上。與蓋裡其他作品不同的是,這些“帆”是用玻璃而不是金屬製成的,靈感來自巴黎歷史悠久的宏偉宮殿,創造了一種空靈的效果,張揚舞動的“風帆”不僅顯得自然又浪漫,透光的玻璃也為內部環境帶來了更好的採光效果。這座藝術中心裡展出的昆斯、巴斯奎特、吉伯特等當代天才的作品為大樓增添了更多的藝術感,而建築正門的“LV”標識則給這棟建築添加了一抹奢侈感,走到大樓的屋頂平臺更是可以將巴黎全景和蒼翠的園林景色盡收眼底。

看到賭城拉斯維加斯的克利夫蘭腦健康中心的第一眼,你可能會好奇這真的是一棟樓,而不是漫畫裡扭曲變形的世界嗎?這所建築的外牆由蓋裡標誌性的不銹鋼製成,歪歪扭扭的形態像極了一團要被吸入地底的鋼鐵,又像是一個出了問題的大腦,但一想到它本身就是一座腦部康復中心,好像這個外形又多了幾分恰當。不銹鋼外牆上排列著密密麻麻的窗戶,有的透著室內的燈光,有的又直接透向天空,很難想像裡面真的有辦公空間存在。實際上這裡面有兩個空間:一個是簡單實用的醫療大樓,彎曲的通道足夠保證病人的隱私;另一個是不銹鋼的“保持記憶活力”活動中心,在那裡可以舉行募捐活動。這棟建築也詮釋了為什麼說蓋裡的建築飽受爭議,在“拉斯維加斯之最”的評選活動中,這座建築同時被評為“最美”和“最醜”的一棟樓。

美國凱斯西儲大學位於俄亥俄州克利夫蘭,這裡商學院的Peter B. Lewis大樓就是由蓋裡建造的。蓋裡於1996年設計了這座教學樓,大樓於2002年一經開放便在創新方面引起了大量的關注。大樓的扭曲感雖與前一座腦健康中心的建築類似,卻又較之多了一絲混搭感。大樓的外部一半採用波紋感的不銹鋼建成,而另一半則是由紅褐色的磚所砌成,既像海浪拍打在紅色的沙灘上,又像是一棟建築正被一堆金屬物質擠壓吞噬,動態感十足。除了誇張另類的外部造型外,大樓的內部設計同樣別具一格,除了窗戶,樓內沒有運用任何一個直角元素,充滿了不規則形態,十分新奇。

經過密西西比河,明尼蘇達大學明尼阿波利斯校區內的魏斯曼藝術博物館抓人眼球。這座於1993年竣工並於2011年擴建的博物館是蓋裡早期嘗試曲線鋼結構設計的第一批建築之一,後來才逐漸成為蓋裡的商標。蓋裡解釋,旋轉的鋼鐵代表著一條魚從瀑布上跳下的抽象形象,不過他也表示,坐落在高山峭壁上的西藏寺院給了他創作靈感。雖然這座建築是扭曲的,但是看上去十分壯觀雄偉,極具現代感。而當夜幕降臨,博物館裡的暖色調燈光透過窗戶映射在外面的不銹鋼牆面,整個樓體看上去金燦燦的,耀眼奪目。除博物館本身就是一座大型藝術品之外,陽光明媚且潔白無瑕的館內則展出了約2萬件藝術品。《紐約時報》更是稱該博物館為“世界上最適合觀賞藝術的五個房間”之一。

很多人可能聽聞過哈佛設計院提出的“古根海姆效應”,這指的是古根海姆美術館為當地帶來的經濟效益。要說蓋裡設計的最著名的一座建築,大概就是坐落於西班牙北部內維翁河畔的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這個建築讓一個默默無聞的西班牙小港城市聞名世界,當這座建築於1997年落成時,第一年吸引了逾400萬名為了“打卡”這座地標性建築而來的人,引領了建築熱潮和“古根海姆效應”,也引發其他很多城市想要複製這個效應,以建築和文化復興城市。美術館在建材方面使用玻璃、鋼和石灰岩,部分表面還包覆鈦金屬,這座波浪形的解構主義建築像一艘鬆散的帆船,停靠在河畔的大橋邊,建築穿越高架橋下方,似是與大橋融為一體又互不影響,與該市長久以來的造船業傳統遙相呼應。室內,19個畫廊展示了20世紀與當代的西班牙和國際藝術家的作品,在一個簡潔素樸的空間內,遊客把更多的注意力留給作品本身。

費舍爾表演藝術中心端坐在紐約哈德遜河上游,陽光從起伏的不銹鋼表面折射出來,就像一位女士戴著華麗的爵士帽,閃閃發光。而藝術中心正面的玻璃大門則展現了他對透光的追求,陽光灑進室內,自然而又溫暖。這座藝術中心裡有一個能容納900人的表演廳,在這裡可以欣賞音樂會、歌劇和舞蹈;一個有著200個座位的劇院;還有最先進的工作室。這座建築於2003年竣工,由於當時預算僅為6200萬美元,迫使蓋裡不得不“節衣縮食”,但奢華的外表讓人忽略掉略為樸素的背面。

傑·普利策克露天音樂廳位處芝加哥千禧公園的中心,蓋裡1999年設計了這所室外音樂會場地,最終於2004年開幕,此後作為格蘭特公園交響樂團及合唱團的駐地場所,並包辦了格蘭特音樂節,為市民提供免費的戶外古典音樂表演。這座舞臺可容納4000名觀眾,還有7000名觀眾可以在大草坪上觀看表演。舞臺採用了蓋裡標誌性的不銹鋼設計,好似一朵不銹鋼花瓣在草坪中冒出。空中一道道彎曲的“鋼絲”暗藏玄機,無數盞照明燈和音響懸掛之上,向遠處延伸,讓每一位聽眾都可以享受到室內音樂廳般的音響效。

建于2000年的流行文化博物館位於美國華盛頓西雅圖,博物館被包裹在3000枚波浪形的不銹鋼和鋁制面板中,這些面板經切割被壓制成不同形狀圍繞在建築物之上,顏色還會隨著照明和角度的不同而變化,展現了音樂的力度與流動之美。中間的一座豔粉色建築很是顯眼,有人稱其花哨,也有人稱其豐富了這裡的色彩。從這座粉色與奶油色的建築中間穿出的還有一條單軌鐵路,當列車駛過博物館的時候,也是未來感十足。博物館裡,各種流行的音樂、科幻電影、時尚、電子遊戲等都彙集在這裡。在音樂展區,你能夠看到各種傳奇搖滾樂手的樂器和演出道具和電影螢幕上播放的流行歌曲MV,你還可以在聲音實驗室裡觸碰各種樂器,嘗試混音打碟,熱愛音樂的人在這裡玩上一天都不捨得出來。

2014年,蓋裡在南美洲的首個項目正式開放 —— 坐落在巴拿馬運河入口岸堤上的巴拿馬生物多樣性博物館。這座博物館東側是巴拿馬海灣,另一邊則是運河匯入太平洋的入海口。它較以上幾座建築相比,明顯鮮豔亮麗了許多。博物館整體看上去仿佛幾團彩色的彩紙堆疊在一起,紅色、綠色、黃色、橙色、藍色,在綠色的熱帶風光和兩側的水面之間,極為奪目,而互相擠壓碰撞的屋頂仿佛在模擬400萬年前的地殼板塊相撞,從而將北美和南美連接在了一起。博物館占地1萬平方英尺,8個展廳裡面所展示的,正是因地殼碰撞而誕生的各種滅絕的或現存的動植物群。

路過華盛頓嶄新的艾森豪紀念館,你可能並不會注意到這座建築也是由蓋裡建造的,乍一看上去,相比蓋裡的其他作品,它少了幾分誇張與視覺衝擊,卻多了幾分規整與莊嚴。但是,紀念館牆壁上掛著的巨型不銹鋼掛毯還是透露出蓋裡的特色,勾勒出了和平時期諾曼第海岸奧克角的懸崖。這是蓋裡今年9月才最新落成的大作,為了紀念美國第34任總統,國會于1999年委託建造了這座紀念碑,這座紀念館向艾森豪作為最高盟軍司令和首相的歷史性領導致敬。紀念館設計結合了橡木樹叢,兩個平行石灰石柱的廊子和富於變化的石灰石牆,牆上還有有浮雕的遺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