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進中國,大勢所趨,百年不遇!五羊計劃的投資市場正是中國,良機勿失!

by | 1 月 31, 2021 | 五羊計畫

錢進中國,大勢所趨百年不遇!

五羊計劃的投資市場正是中國,良機勿失!

[五路財神報]即時報導—

先看蓬佩奧下臺後謀職故事,他原本要去美國科赫公司總部或子公司擔任CEO,科赫的董事長不願失去中國市場,拒絕接納蓬佩奧。

無奈之下,蓬佩奧又去了杜邦、美聯航空、美孚石油等大公司求職,均慘遭拒絕(哪家公司會願意受蓬佩奧這個歹人牽連而被中國制裁呢), 最後只好去名氣不大又很窮酸的哈得遜研究所。

蓬佩奧在研究所每年只能拿8萬美元,而若在大公司裡當個顧問,能拿1000到3000萬美元,天上地下的懸殊,損失太慘重了!

據說蓬佩奧的兒子可能也要被目前所在公司提前解雇。該公司負責人說,公司不會為了蓬佩奧兒子一個人而冒丟失中國市場的風險,那等於是自殺。

由上述故事觀察,美國各大財團,均是搏命搶佔中國市場,我們五羊計劃即是引領庶民,規畫投資大陸的養羊畜牧計畫,看不懂的,不敢動的只有繼續當你的庶民!

特斯拉上海工廠投產,埃克森美孚、巴斯夫百億美元項目開工,星巴克、沃爾瑪加速在中國開店,貝萊德、摩根大通不斷增持中國資產……

疾風知勁草,世界動盪中,全球企業家和投資家都在堅定地做多中國。

“只有中國市場才靠得住!”

2020年12月18日,星巴克在全球投資者交流會上表示,未來10年將把全球門店從3.3萬家擴張至5.5萬家,中國是其發展的重中之重。2020年,飽受疫情衝擊的星巴克,全球業績出現10年來最大虧損,卻在中國市場實現了快速恢復和增長。自9月起,星巴克中國的同店銷售額已重回增長通道,第三季度營收環比上漲了46.9%

資料顯示,僅第三季度,星巴克就在中國新開了259家門店。與此同時,其宣佈將在北美地區關閉600家門店,以降低運營成本。

11月16日,星巴克還總投資11億元在江蘇昆山動工興建亞洲第一個大型烘焙工廠——星巴克中國咖啡創新產業園。

緊緊抓住中國市場的,不只是星巴克,也是全球大公司的一致選擇:在疫情帶來的全球經濟震盪和不確定性下,中國市場成為全球經濟的“壓艙石”,也是諸多跨國企業2020年業績增長的主要市場。

資料表明,2020年,BBA三大豪車品牌在華銷量均實現大幅增長。其中,賓士在華累計銷量為77.43萬輛,同比增長11.7%,它在全球每賣3輛車,就有1輛出自中國;寶馬、奧迪在華銷量也分別增長7.4%、5.4%,創造了他們進入中國市場以來的最佳銷售紀錄。

此外,日產、豐田、富豪等全球知名車企也抓住了疫情帶來的私家車需求上揚的機遇,在中國實現了逆勢增長。德國《商報》甚至稱,“中國再度成為德國車企的拯救者!”

當然,被中國市場“拯救”的,遠不止各大車企,耐克、斯凱奇、可口可樂、歐萊雅、強生等各個行業都在從中國受益。

耐克2021財年第二財季(2020年9月1日至11月30日),大中華區營收22.98億美元,同比增長24%,單季度營收首次突破20億美元。

斯凱奇(SKECHERS)第二季度銷售總額同比下降42%,中國市場卻增長11.5%,成為其財報亮點。斯凱奇首席運營官大衛·溫伯格說,“中國提供了一個復蘇、穩定、增長的模式。”

此外,在全球銷量嚴重下滑的情況下,可口可樂2020年第二季度在中國增長14%;歐萊雅上半年在中國市場增長17.5%;強生第三季度也在中國市場取得了近17%的增長……

路威酩軒、古馳等全球頂級奢侈品公司也在中國市場迎來了新一輪增長。貝恩公司的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場萎縮23%,但中國市場卻增長了48%

法國工業巨頭施耐德電氣,全球工業工具引領者、西班牙工具製造商EGA-Master等也憑藉中國市場實現了業務增長。2020年3月,大眾汽車集團CEO赫伯特·迪斯表示,因為歐美工廠停產,除了中國市場之外沒有收入。

只有中國市場才靠得住”,面對疫情,中國市場不僅是許多跨國企業的“避風港”,也是其實現業績增長的關鍵引擎。

建廠、開店、投資停不下來

2020年1月7日,總投資達500億元人民幣的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項目建成投產,第一批國產版Model3正式交付,ModelY項目也開始啟動。在投產儀式上,抑制不住喜悅的馬斯克跳起舞來。

能讓馬斯克跳舞的,恐怕也只有中國市場。

此前特斯拉連虧了十幾年,終於依靠中國市場成功翻身。不僅如此,上海超級工廠開工當天特斯拉股價也創出新高,馬斯克的身家跟著暴漲至449億美元。一年後,ModelY在中國上市不到一周,股價連續沖高,將馬斯克送上了世界首富的寶座。

不僅是特斯拉,戴姆勒、斯堪尼亞等外資卡車巨頭也不斷加快在中國的國產化。2020年初,中國因為疫情衝擊,經濟幾乎陷入停滯。彼時,西方輿論紛紛唱衰中國稱,面臨轉型升級壓力的中國經濟將加速衰退,外資企業也將加速撤離中國。與此同時,美、日等國借機推動“製造業回流”,德國也在宣導“貿易多元化”,呼籲德企探索中國之外的投資目的地。於是,很多人擔心將出現外資撤離中國潮。實際情況如何呢?

日媒JBpress新聞網曾撰文稱,日本政府4月份出臺的用於資助日企回流的專項資金並未起到應有作用,僅有5%的日企申請補貼,而且在這些日企中,主要目的也不是撤出中國市場,而是要借機重組。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說,“我們不會考慮離開中國,沒有第二個中國,道理就這麼簡單。”

路透社稱,與德國政府“貿易多元化”的思路不同,德企一直在試圖加大對中國的投資,尤其是在疫情爆發後,“多虧中國”成了許多德企的共識。北京賓士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方銘博稱:“我們無意將工廠撤出中國,也從未討論過這件事,因為我們在這裡的運營正逐漸穩定。”

疫情不僅沒讓外資企業離開中國,相反,即使疫情形勢依然嚴峻,一批外企仍在爭分奪秒地加快在華投資佈局,其中不乏大手筆的專案。

2020年4月,全球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總公司投資100億美元的廣東惠州乙烯專案開工。當時該公司已做出決定,將2020年的資本支出削減30%,從330億美元減至220億美元,這也意味著,它是在集中全球資本押注中國。

埃克森美孚加大佈局的同時,5月,另一大化工巨頭巴斯夫也在廣東開工了投資百億美元的新專案——巴斯夫廣東新型一體化基地專案。

2020年1月20日,就在武漢“封城”前三天,美國老牌世界500強企業霍尼韋爾,與武漢東湖高新區簽約,將新興市場總部設在了武漢。

此外,沃爾瑪、開市客、正大集團、羅森、樂高中國、宜家、優衣庫等全球知名品牌也加快了在中國開店、投資的步伐,日本雜貨店LOFT、丹麥運動潮牌hummel(大黃蜂)、義大利咖啡鼻祖Lavazza(拉法紮)中國首店也紛紛登陸上海。

高盛集團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的半導體設備、材料以及醫療保健領域的大多數企業,也在擴大中國的生產。

是什麼讓美、日、德等外資企業,在本國“召回令”“專項補貼”“貿易多元化”等政策之下,仍然堅持留在中國,並不斷擴大投資?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說得很實在:搬遷並不是將各種設備打包裝箱,運到太平洋另一頭那麼簡單。相反,企業要為此付出高昂的轉移生產的成本。以特斯拉上海工廠為例,其所在的臨港新區聚集了一大批本地供應商,絕大多數都在周邊幾公里範圍內,僅此一項,就能省下大量真金白銀,這還不算大到讓人無法忽視的中國市場。

商務部公佈的最新資料,再一次顯示出外商們加碼佈局中國的熱情:

2020年,全國實際使用外資9999.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2%(折合1443.7億美元,同比增長4.5%;不含銀行、證券、保險領域),實現了引資總量、增長幅度、全球占比“三提升”。

在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連續五年下降和疫情衝擊的雙重背景下,取得這樣的成績尤為難得。

“不投資中國非常危險”

2020年,外資在中國的實體投資不斷加碼,金融市場也沒落下。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2020年,外國投資者配置了價值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的中國股票和債券,2020年也被外媒稱作是中國資本市場全面爆發的年份。

事實上,2021年,這樣的全面爆發仍會持續。滙豐前海證券一項調查資料顯示,2021年,在全球900多家機構投資者和大公司中,將近三分之二計畫要把在華投資平均增加25%

疫情之下,和實體投資一樣,人民幣資產在全球資產配置中同樣扮演了“避風港”的角色。

世界頭號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始人瑞·達裡奧一直強烈看好中國,他曾高調宣佈,“不投資中國非常危險”。

與巴菲特、索羅斯齊名的投資大師吉姆·羅傑斯也表示,“相比美股,更看好A股,將持有更多的中國股票。”

在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集團貝萊德看來,中國是一個獨立於新興市場的投資目的地。

中信證券研報顯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海外頭部基金對中國股票的持倉市值由二季度末的4860億美元,大幅提升至5510億美元,環比上升13.4%,折合人民幣約為3.58萬億元。其中,貝萊德、摩根大通、先鋒領航、資本集團和富達基金5家機構持倉金額超過了半數以上。

具體來說,中概股是海外機構加倉的主要對象。例如,橋水基金就在2020年三季度增持了京東、拼多多、百度、蔚來、百世等多隻中概股。此外,美股、港股中的中國互聯網龍頭企業,A股中的消費股、醫藥股等也深受海外投資機構的青睞。

除股票外,中國債券也是境外投資者的首選。央行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2月份末,共有905家境外機構主體入市,境外機構持有銀行間市場債券3.25萬億元。

中債登1月7日公佈資料顯示,僅2020年,境外機構在中債登託管的債券面額就淨增10078.71億元。

在負利率、美債收益率持續走低的背景下,高收益的中國債券優勢明顯。2020年11月,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對同期美債的溢價已高出252個基點,創歷史紀錄。再加上中國國債納入國際指數以及一系列開放措施,外資已連續超過兩年加倉中國債券,而且這個勢頭仍將持續。此外,安全性也是外資選擇中國的一個重要原因。

世界銀行的一份報告指出,新冠疫情使各國政府和跨國公司開始更加注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因素。

中國經濟表現出的韌性,給了外資投資中國的信心和安全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將增長1.9%,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而事實也證明了上述預測。1月18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資料顯示,初步核算,2020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1015986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2.3%

疫情沒有改變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管是在國內疫情最嚴重的時刻,還是在已從疫情中快速恢復的當下,外資加倉中國都是明智的選擇。

風景仍將這邊更好

2020年11月29日,國家發改委表示,2020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將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品零售市場。

2020年11月4日,第三屆進博會在上海如期舉辦。為搶抓“中國機遇”,許多外企高層寧願隔離14天,也要親自來參加。

此次進博會,世界500強及行業龍頭企業連續參展比例近80%。開展之前,米其林等35家進博會展盟成員更是與進博局一連簽下三年的展位。14億人口的超大市場、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第一貿易大國,使中國在全球貿易以及產業鏈、供應鏈上擁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無論“製造業回流”“供應鏈去中國化”,還是“貿易摩擦”,都無法改變外企日益依賴中國的現實。

近年來,有一些外資企業,離開中國又回歸中國,或者“糾結”後最終選擇留下,都是很好的例子。

2018年5月,LG宣佈手機業務退出中國後不到三個月,又宣稱再度回到中國市場;2019年8月23日,日本高島屋董事決定繼續上海高島屋百貨的營業,不走了;2019年雙11,德國愛迪達宣佈,將關閉兩年前重啟的德國工廠,重回中國;2020年8月,日本電器巨頭松下也宣佈將在廣東佛山市投資建廠,重返中國市場。

外資不願意離開中國,或者走了又回來,除了看中中國市場、中國製造這些“硬體”之外,中國堅持不斷擴大開放的承諾以及不斷優化營商環境等“軟體”因素,正在成為更多外資企業選擇中國的原因。

近幾年,中國通過建設自貿試驗區、自由貿易港,開啟“雙迴圈”等一系列行動,不斷向世界表明: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營商環境方面,世界銀行發佈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顯示,過去兩年間,中國在營商環境方面取得顯著進步,營商環境指數位列全球第31位,較上一年上升了15位。

政策方面,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外商投資法》,為外資在華發展吃下了“定心丸”。12月28日公佈的《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2020年版)》,擴大了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的範圍,並對其中符合條件的外資給予相應的優惠政策。

而外資企業和機構也在用行動,不斷向中國投出信任票。

2020年12月,中國外交部公佈的一項調查資料顯示:約82%的美企表示未來3年不會將生產遷出中國;近70%日企對中國的市場潛力抱有高度期待;44%英企表示2021年將加大在華投資。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在2019年發佈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在相對下降,而世界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在相對上升”。新冠疫情出現後,這樣的趨勢將越來越明顯。

後疫情時代,中國需要世界,世界更需要中國。《日經亞洲評論》稱,在這個病毒肆虐的世界上,中國市場成為最後和最好的希望。

拯救者、避風港、最好的希望……成了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市場在外資眼中的代名詞。事實上,這並不是中國市場第一次拯救外資。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