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為公,不是為美?美元吃遍八方,拒絕使用美元,自然美國不會操控世界經濟—

by | 9 月 20, 2022 | 兩岸交流

天下為公,不是為美?美元吃遍八方,拒絕使用美元,自然美國不會操控世界經濟—

[世界財神報] 華人世界轉刊環球時報社論—

美國一直印鈔票,造成通膨,即用加息手段,收割海外資金,造成外幣大跌,如此周而復始的玩弄世界!追根溯源,這是過去美國一味“印鈔票”、通過無限放水來暫時維持“繁榮”所必然產生的後遺症。換句話說,面對2008年金融危機暴露出來的深層次問題,華盛頓無力也無心去解決,反而一邊極其短視地掩蓋危機、討好華爾街,一邊利用美元的霸權地位,悄悄將危機像排放污水一樣“引流”到全世界。

美元超級強勢、其他貨幣應聲下跌,一定程度上有助於緩解通脹對美國經濟的炙烤,卻需要全世界為之付出代價,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美國生病、世界吃藥”。由此導致的嚴重通脹、經濟衰退等問題,已經在多國大面積出現。自美元走強以來,今年全球已有36種貨幣至少貶值了1/10,斯里蘭卡盧比和阿根廷比索等貶值幅度更超過20%。這除了讓經濟本已疲軟的歐洲、日本等雪上加霜,更讓大量發展中國家被迫吞下輸入型通脹所導致的經濟衰退苦果,無數家庭一夜致貧。這是很不正常、也本不應該出現的局面,卻是美國“遏制通脹”背後的殘忍真相。

事實上,自二戰結束以來,美國曾數次利用美元霸權對其他國家進行“金融洗劫”,或者“輸出危機”。正如西方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美國享受著美元所創造的超級特權和不流眼淚的赤字,她用一錢不值的廢紙去掠奪其他民族的資源和工廠。”過去幾十年裡,美元的每一輪升值週期都伴隨著極其糟糕的記憶:第一輪美元升值週期中,拉美債務危機爆發;第二輪是日本出現“失落的二十年”;第三輪則是亞洲金融危機。特別是亞洲金融危機,很多人對它記憶猶新——在那場危機裡,世界銀行估計亞洲地區有1億多中產階級淪為貧困階層。強勢美元,一次又一次像利刃一樣割傷世界。

因此,當華盛頓政治精英們誇耀著“美國制度神話”,把“緩解危機”的功勞都攬到自己頭上的時候,世界上成千上萬的貧困家庭正被他們踩在腳下。他們對此並不是不知道,而是集體採取了一種毫不在乎的冷漠和傲慢態度,似乎這就是“霸主”理所應當享受的“特供”。上世紀70年代,時任美國財政部長約翰·康納利曾露骨地說:“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你們的問題。”如今,美元再一次成為全世界的問題。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的“繁榮”很難讓人相信是乾淨、道德的。

然而危機不可能永遠被掩蓋,華盛頓不停地埋雷,卻從不排雷,最終一定會炸到自己。用不斷加息促使美元異常升值來化解美國當前面臨的嚴重通脹,暴露出美國金融決策者的無能。對美國自己來說,企業融資成本、居民還貸壓力、出口商品價格等,都會相應上升。同時,美元作為全球貨幣所具有的信譽,也正被美國以鄰為壑的做法不斷透支。如今美元給世界帶來的焦慮和不安全感,已經預示著其霸權衰落的開始——在華盛頓貪得無厭的收割之下,歐洲、亞洲、中東地區等紛紛探索“去美元化”的路徑,國際貨幣體系多元化勢在必行。

給橫衝直撞的霸權套上韁繩的最好辦法,就是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無論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還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世界似乎總是被同一塊石頭絆倒,但那塊石頭已經鬆動。如今國際金融市場的不穩定和脆弱因素再次凸顯,越是這個時候,國際社會越要堅定不移地開展合作,構建一個可靠的、系統性的長期多邊國際金融體系。這已經刻不容緩。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