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人體賣腎案,受害者皆為小青年,為二萬元出賣腎,不可思疑的犯罪—

by | 5 月 27, 2022 | 兩岸報導

特大人體賣腎案,受害者皆為小青年,為二萬元出賣腎,不可思疑的犯罪—

[世界財神報] 兩岸交流轉刊視頻報導—

在中國這幾年期间,有人靠賣腎牟利,廣東貿易商人陈锋为牟取非法利益,与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肾脏移植科副主任医师朱云松取得联系,先后组织团伙成员在广西兴安县、江西南昌市、景德镇市三地从事肾脏摘除及非法肾移植活动,并由其同伙将摘取的肾脏送至广州,再出卖给朱云松。该团伙成员利用互联网发布卖肾信息,先后招募和“圈养”供体近40人,组织23名供体进行肾脏摘除手术,非法获利总额达154.8万元,其中陈锋犯罪所得数额达43.5万元。该贩肾团伙招募和“圈养”供体近40人,先后有23名活肾供体被卖肾集团圈养在南昌红谷滩附近的小旅馆或租赁房内,一旦体检配型成功,就被“牵”出来取肾。

这些活肾供体多是年轻小伙,有人是因为做生意失败急需钱还账,有人是因为赌博欠赌债,有人是因为结婚缺彩金,但都是为了“捞快钱”,卖肾所得在2.2万元至2.5万元之间。21岁的汪虎(化名)和父亲大吵一架,决心去外面打拼一番,但找工作并不顺利。有次他在网上看到卖肾挣钱的宣传,于是通过QQ联系上“江西小李”。江西小李”告诉汪虎卖一个肾可得2.5万元。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能够独立,汪虎有些“赌气”地同意卖肾。在南昌,汪虎被“圈养”在小旅馆里,作为活肾供体。半个月后,汪虎被带到一私人医院体检,配型没有成功。一星期后,又被带到江西省武警医院体检,这次配型成功。这个横跨江西、广东的特大贩肾团伙,多数成员曾是活肾供体或受体,供体摘除肾脏后,很多人自愿加入贩肾组织,因为卖完肾,身体变差,基本没法承担劳累一点的工作。他们处在利益链底端,利益链顶端是肾移植医院和医药商,二者勾在贩卖肾脏链条的最后一环,陈峰是幕后大老板,他是广州蒙家帝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推销与器官移植相关的药品。

陈峰供述,2010年,广州军区总医院肾脏移植科副主任朱云松跟他说,肾源很紧张,很多病人等着肾脏移植,朱让他去外面联系一些脑死亡病人的肾源。陈峰在网上认识了江西的左寒冬,左寒冬说和江西的武警总医院关系熟悉,可以提供脑死亡病人的肾脏。陈峰派莫永青去南昌、景德镇从左寒冬处取肾,再把肾卖给朱云松。陈峰否认贩卖肾脏是为了谋利,“我卖药利润很高,根本看不上买卖器官这些小钱。主要是维护关系,做药品。”警方调查发现,陈峰每提供给朱云松一个肾脏,得到12万元,其中10.5万元分给贩肾集团的江西中介团伙左寒冬等,1500元分给莫永青,他自己能赚1万多元。

协和医科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晓梅告诉记者,活体器官移植是以伤害另一个人的重大健康为代价的,全世界都严禁活体器官买卖。器官移植的商业化,会加大社会的鸿沟,巨大的利益甚至会催生罪恶和违法行径。我国现有的捐献模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最好的办法是鼓励身后捐献器官。

s://youtu.be/iOgFmibFY38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