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512汶川大地震。參與救災之行紀實

by | 5 月 12, 2022 | 兩岸交流

憶512汶川大地震。參與救災之行紀實

作者:朽歌:

財神报助綿陽特派員

 綿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直屬分局花園工商所領導涪城區政協委員

[世界財神报] 兩岸交流轉刊名家文章—

2008925日,汶川大地震共計造成69,227人遇難,17,923人失蹤,374,643人不同程度受傷,1993.03萬人失去住所,受災總人口達4625.6萬人[5]。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破壞力最大的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後傷亡最慘重的一次。地震造成四川甘肅陝西等省的災區直接經濟損失共8451億元人民幣,災區的衛生、住房、校舍、通訊、交通、治安、地貌、水利、生態、少數民族文化等方面受到嚴重破壞。地震災情引起民間強烈迴響,全中國以至全球紛紛捐款援助,累積金額超過500億元人民幣。中國民間的大批志願者和來自中國各地以及世界各國的專業人道救援隊伍也加入救災。震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採取「一省幫一縣」對口援助。2012年初,四川省省長代表四川省政府宣布重建完

今天正好512回憶起14年的這場大地震我參與了這場救災活動我特將腦海裡的回憶簡報一下以紀念這場災害往生的同胞

“5.12”特大地震的時候,我們站在辦公室外的平地中間,就像站在大海波浪中的一隻小船上,忍受著不可名狀的搖盪,它震撼了我的心,震裂了我家的房屋,令我寢食不安。在一個地方同時勞作、生活的人們,就在那幾十秒鐘之後,註定了不同的命運,多少萬寶貴的生命結束了,多少億有價值的財富損失了。倖存的我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作為一名民革黨員,除了搞好本職工作以外,我應該怎樣去幫助重災區的同胞呢?

在綿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黨組、直屬分局黨總支的倡議下,城區個體私營經濟協會,收到了一些個私經營者捐助的、價值至少有120多萬元的速食麵、礦泉水、衣服等物資。這批救災物資,將由這些經營者的6輛汽車組成的車隊,運往綿陽市平武縣重災區——平通鎮。我終於尋找到了為災區奉獻綿薄之力的機會。我主動找到花園工商所鄧所長,堅決要求,與花園分會的副會長許總和二名理事一起,隨著這個車隊護送物資前往那裡。

15日下午4點鐘,在所長的積極支持和同事們的祝願下,我帶著他們的愛心,踏上了去災區的路途。臨行前,大家提醒我:“你要小心啊” 。儘管餘震不斷,但是我想,僅僅是護送救援物資去“前線” ,不會有什麼危險吧,估計晚上8點鐘就能夠回“家”

我們的車隊,朝著江油方向開去。那天,天氣晴朗,綿陽江油觀光大道兩旁,山青,水秀,綠樹婆娑,鳥語花香。但是,由於這次地震強烈地波及到這裡,使得兩邊許多建築屋頂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人們不敢住進家裡,在沿途兩邊,臨時搭建了許多各式各樣的帳篷。眼前這一切,讓人看到很不協調,讓人感到十分憂心。平通鎮的災情該會多麼慘重呢?那裡中小學生的傷亡人數有多少呢?那裡還急需什麼物資呢?大家在車裡議論著、猜測著這些問題。大夥兒的心,早已飛到了平通鎮。

駛出江油,天氣就變了,山尖上的雲層很低,零星地飄著小雨點。在沿途的公路上,間或可見大小不一的石頭,它們是從高山上滾落下來的,影響了車隊的直線行駛,我們只好小心翼翼地“蛇形”前進。越往前走,道路兩邊的房屋受到破壞的情形就越嚴重。被大石塊砸得遍體鱗傷、面目全非的幾輛汽車,還被遺棄在路邊。大家偶爾還可看見背井離鄉、徒步逃難的一些災民朋友。看到這些淒涼的場景,我的心情越發沉重,想像著那裡的慘狀……

每當車隊經過時,所遇到的災區同胞、就與我們揮手致意。他們的目光充滿著哀愁與感激——哀愁的是他們痛失親人、家園被毀,感激的是共產黨的救援隊來了、無數的志願者來了。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疾駛的救災車隊,步伐堅定的志願者,好似條條小溪,正從全國各地向這裡聚集,他們必將彙聚成為人民互助友愛的海洋。看到這些感人的場景,我們熱血沸騰,加快了速度,迫不及待地想要到達平通鎮。

所有的救災車隊及其他車輛,來到甘溪至桂溪之間的一段路時,全部停了下來。我下車一看,才知道前面的公路,因塌方、滑坡被迫阻斷了交通,道路早已沒有了“路形” 。這是大家的必經之路——一邊是高山,上面的許多大石塊隨時都可能再次滑落,另一邊是懸崖陡坡。不知何時翻滾到坡下河灘上的那輛汽車,讓我感到莫名的害怕。經過緊急搶修後的道路、凹凸不平,只能勉強通過一輛汽車。此時,有一名交警,正在緊張地指揮著來往車輛。在這一段大約有50米長的道路兩端,各排列著由幾十輛汽車形成的一條長隊,宛如兩條“長龍”安靜地等臥在大山腳下。我們的車輛和各地的救援車隊穿插其中,相隔不等的距離。大家的面色凝重,用表情交換著心情。一些人不斷地吸著煙,四處張望,“還要等多久啊” 。正在這時,餘震又發生了,大地持續了幾秒鐘的搖動,一些小石頭,不時從山坡上滑落下來。我們急忙相互轉告其他車輛上同行的朋友:“要注意安全。”

這時候,一個司機悄悄地對我說:“勇哥,我們還是回去吧。”我猶豫了起來,此時,我想到年幼可愛的女兒,正彈奏著那首“送你一朵玫瑰花”的琵琶曲,還想到自己的責任和義務,更想到災區的婦女、兒童及老人等,都還在那裡盼望著救援。我低聲回答道:“不,平通鎮的同胞,正需要大家的説明啊!”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我們的車隊、開始緩慢行駛在那一段崎嶇的“死亡”之路上。前面一輛大貨車,左右搖晃,艱難地向前“爬行”著,讓人揪心。我乘坐的車緊隨其後。車上有人擔心地說:“如果此時再發生較大的餘震,又出現塌方、滑坡,那麼,我們將怎麼辦呢?”另一個人接著說道:“我聽說那天地震的時候,在某地,就有旅遊車被掩埋。”真正到那時,大家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與青山同眠,就是唯一的歸宿。天佑好心人,大家在車上彼此鼓勵著:我們一定能夠平安通過、勝利返回。當時,我的心仍然忐忑不安,只能祈禱。

但是,這一切艱險,都不能阻擋我們一往無前的腳步。晚上6點半鐘左右,大夥兒終於平安到達了目的地。在我們的車隊裡,沒有一個“逃兵”

看到平通鎮,我目瞪口呆。這決不是電影中虛構的目不忍睹的場面啊。你想像中的地獄是什麼樣子呢?

 一條約千米長的公路,從狹長的平通鎮中間穿過。兩邊大概百分之九十的房屋已經垮塌,空氣中彌漫著難言的氣味,絕大多數人戴著口罩,倖存的人們不能正常生產生活,一些人的目光呆滯,神情悲傷……那座有些傾斜、底層已經垮陷的“平通中學”的教學大樓,孤獨地佇立在山邊,好像還在為遇難的6位英雄老師、113名中學生、46名小學生默哀致敬。那一個不願離家的男孩子,還蹲在他家的廢址上低著頭,靜靜地看著手裡殘缺的“全家福”照片。那一個失去丈夫、背著小孩的中年婦女,還在噙著淚水。那兩具罹難者的遺體,還正在被挖掘之中……看到這慘烈的情景,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我的熱淚潸潸,說話哽咽著。然而,另一些倖存的群眾,卻神色剛毅,給了我力量。

       環顧四周,高高的群山被烏雲籠罩著。我乞求蒼穹——快結束這種破壞性的餘震吧,不要讓災區雪上加霜!

        “地震無情,人間有愛。”在各級黨委、政府的堅強領導下,這裡各方面的救災工作井然有序,各盡其職。因場地有限,各個救援車隊,都按照交警的指揮,依次不斷地快進快出。我們的車隊很快到達指定地點,順利地把物資移交給了當地政府的相關部門。他們激動地說:“衷心地感謝直屬分局、個私協會,及時給我們送來了救災物資啊。”接著,大致30名志願者、還有一些平通鎮的倖存者,與我們一起,趕快把車上的各種物資全部卸了下來,並分發給災民朋友。他們說:“看到你們來,我們太高興了,真是感謝共產黨,感謝解放軍,感謝好心人。”

       完成了護送的任務,大家如釋重負,欣慰不已。趁這個時候,其他人都力所能及地去幫助災區同胞了,而我卻巧遇到一位、二十二年未曾見面的大學同學,他也是志願來參加救災的,比我早來兩天,目睹了更多的當地受災群眾自救、互助的感人情景,承受了更多救援中的、生活上的艱辛,讓我非常感動。

        隨後,我用手機,拍了一百多張照片。還走訪了幾個受災的群眾,瞭解到他們各家的人員傷亡、財產損失情況均不相同,並進一步瞭解到他們急需的物資。看到兩個失去親人的小孩,我送給了他倆的爺爺100元錢,並激勵小朋友們要好好學習。       

        在與他們的訪談中,我發現他們既需要生存的物資,又需要精神的安慰。於是,我就用曾經學過的心理學常識,與他們交談,為他們做一點心理疏導工作,增強他們樹立重建家園的信心。其中一位失去妻子和家業的張某,悲痛欲絕,情緒還有點激動。我遞給他一支煙,輕輕地握住他的手,耐心地開導他,他的心情逐漸平靜了一些,但是,他的手仍舊微微顫抖著,眯縫著眼,吸著煙,一會兒搖著頭,一會兒長籲短歎。

       他的神態讓我難受,讓我沉思。幸好看到了周圍充滿著活力的小草和野花,否則,我的心情就不會舒暢起來。不遠處那棵被支撐著的樹,依然生機勃勃,頑強地迎風擺動著。

        離我較遠處,還不斷傳來推土機、挖掘機的轟隆聲。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正在為救助廢墟下的同胞而忘我地忙碌著,她可能還有一線存活的希望。在帳篷醫院裡,醫生、護士正在緊張地救治傷患。那些疲勞不堪、滿面污垢的年輕士兵身上,全是灰塵,他們手持各類救援工具,還在瓦礫上盡力探尋著生命的跡象。他們的身影,正像遠方那一排排群山,巍然屹立在我的眼前,讓我肅然起敬。這真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啊。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們忍著饑渴,搭載著一名傷患,不得不離開平通鎮。但是我想,我一定會再來,至少在新平通鎮落成的時候。

        在車裡,大家沉悶不語。車窗外,夜色蒼茫,沿途兩邊被樹林遮掩的村莊,不見一點光亮、一絲炊煙,但依稀可見殘垣斷壁,還可聽見遠處傳來的狗叫聲。我願災區同胞今晚睡個好覺。

        當我們驅車又返回到那段“死亡”山路時,天空已經一片漆黑。四周很寂靜,只有工人們搶修道路的聲音在山谷間回蕩。我們的車輛依次排在其他車隊後邊等著。儘管大家身子疲軟,但是,都還不斷地翹首望著遠處隱約可見的路口。晚上行駛在那段路上時,看不見兩邊的情況,讓人毛骨悚然。過了一個小時許,只見前面那段“死亡”山路上,慢慢地晃動著許多耀眼的車燈,大家驚訝起來,那不是向平通鎮方向開過來的救災車隊嗎?這麼晚了,竟然還有不怕死的人啊!他們一行共有二十多輛車,毅然駛向平通鎮,大夥兒揮手致敬。他們的車燈,照亮了我們這一邊、由幾十輛汽車組成的“長龍” ,好像照亮了我的心,讓我想到生命的意義,讓我感到團結的力量,讓我看到災區的希望。就在此時,大地因餘震又開始顫動著。我們惶恐地站在車旁等待著交警的指揮,焦急地等待著掉隊的車輛。1個半小時之後,我們都回到車裡,屏住呼吸,承受著劇烈的顛簸,雙手緊緊地抓住扶手,目不轉睛地盯著僅有的車燈照射的——“回家路”

       綿陽江油觀光大道,是我們凱旋的大道,燈火輝煌。一到綿陽,我們就直奔市醫院,迅速把車上那位受傷的老太婆送到了醫生手中,她是從倒塌的房子裡被挖出來的倖存者。

        當晚11點半鐘,家人還在“舒適、溫馨”的帳篷裡等著我,“啊,我是多麼幸福” 。當他們知道我才從重災區回來時,都為我感到驕傲……此時此刻,我突然感悟到,有什麼能夠換取時間和生命的呢?倍加珍惜我們今天平安和健康的生活,是多麼的重要啊!

        第二天,我向相關領導,彙報了我們護送的過程,以及那裡急需帳篷、棉被等等情況。這是我有生以來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它將銘刻在我的記憶中,明天,我將做得更好。

       平通鎮之行,讓我再次深刻地認識到——無論哪一個民族,無論歷經多少磨難、飽嘗艱辛,只要具備不屈不撓、互助友愛的精神,他就能生存和發展。

        “5.12”特大地震,不僅是四川人民的深重災難,更是對中華民族的又一次考驗。這一次的抗震救災,真正凸顯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民革黨員才有作為。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