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之都、未來之城,雄安新區能否成為下一個深圳、浦東?還是官媒吹捧的新北京?

by | 1 月 18, 2022 | 兩岸交流

綠色之都未來之城雄安新區能否成為下一個深圳、浦東?還是官媒吹捧的新北京?

台灣[世界財神報] 兩岸交流 專題報導—-

在眾說紛紜的輿論中,雄安新區或許是「副都心」,但能否等同於官媒畫大餅的「新北京」?仍值得後續關注。事實上,目前針對雄安新區的概念很多,但政策執行的方案細節卻很少。

2018 年的 4 月 1 號愚人節,中國國務院發佈「雄安新區」的政策規劃,由河北省的保定市東部、雄縣、容城縣、安新縣及其周邊部分地區組成,目標成為中國的「副都心」。位於北京重要的政務機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高校機構等皆規劃遷至雄安新區,該區甚至被譽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科技之城」、「綠色之城」,「數位城市」等。如今該區的房地產已出現超級牛市,並淪為另一個炒房標的。

雄安新區:首都在河北省直接圈地

實際上,2018 年的雄安新區只是一個政治圈地的概念,除了華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泊白洋淀外,河北省諸如雄縣、容城、安新 3 個縣儘管人口加起來超過百萬,但知名度並不高,當地財政幾乎都靠中央省市補貼。值得一提的是雄縣目前是全球氣球生產基地,勉強能自立,但生產加工氣球導致土壤污染嚴重,地下水受到的波及尤深。整體而言,雄安新區的基礎建設發展,恐怕遠不如河北省境內的幾個地級市如石家莊市、唐山市、秦皇島市、邯鄲市、保定市、張家口市、承德市、廊坊市。

雄安新區就和過去的許多新興區域一樣,由「偉大的政治領袖」推介,例如:深圳經濟特區在 1980 年代由鄧小平宣布設立;上海浦東新區在 1990 年代由江澤民設立。中國目前有 18 個國家級新區,當中是在習近平上台後的 2014 年起批覆設立。許多由新區所在地的省分和國家發展委員會推動,以發展區域經濟,直接由國務院批准設立。然而,太多的經濟特區、自貿區、新區恐怕會無以為繼,也很難再複製深圳、浦東的經驗。

自明、清兩代以來,河北舊稱直隸,原意指直屬中央之地,護衛首都的功能及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至近代現代化發展過程來看,河北省作為鞏固首都北京卻作出很大的犧牲,北京將周邊地區的資源吸納,乃導致河北發展裏足不前的關鍵。從區位發展要素來看,雄安新區缺乏水路運輸,也沒有足夠的淡水供應去支持大規模的工業,且新區 3 縣目前的經濟生產總值其實僅占北京的 1%3 縣依舊是北京、天津、保定的邊陲地帶,北京這個圈地雄安新區的作法,直接在河北省建立「飛地」,也是世界上難得一見的創舉。

官媒吹捧下的「副都心」可能嗎?

按照中國官媒的說法,依靠首都北京的加持,建成後的雄安新區人口將超過千萬,GDP 將超過 2.5 兆人民幣,雄安新區將比擬廣東深圳、上海浦東,形成「南有深圳,北有雄安,東有浦東」的黃金佈局。一時之間,雄安式的浪漫甚囂塵上,中國網友對雄安新區的評論有看好也有看壞,河北人對雄安新區最為看好,但北京人深怕以後因工作因素要遷往雄安,好不容易能在北京買房且安身立命,雄安新區是否會淪為另一個「上山下鄉運動」,成了老北京人心中的憂慮。

北京之所以圈地雄安新區作為副都心,主要也是雄安一帶憑藉地理的區位優勢。事實上,倘若有高鐵連結,雄安新區通勤連接京津兩地僅需半小時,公路網路密度升級和交通基礎設施完善,北京的金融單位、國有企業及科研機構可遷移至雄安新區,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對於北京而言,新區可望有效緩解北京大城市病,與北京通州副中心形成北京新的兩翼;對於河北來說,有利於加快補齊區域發展劣勢,提升河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及水準。 

不幸的是,至 2018 年中國陸續走過美中貿易戰、新冠肺炎疫情、國內經濟成長趨緩等重大危機時刻,少部分中國經濟學者便認為雄安新區這種計畫經濟的作法已不符合時宜且怕是徒勞無功,雄安新區若無法吸引活力、卓越、具成長潛力的民營企業進駐,僅雲集國有事業單位、央企、國企的副都心未必有動力持續發展下去;若無法吸引到足夠的創新人才,雄安新區恐淪為不上不下的政策犧牲品。

長期而言,中國政府所規劃的京津冀一體化發展,主要從產業切入拓展區域發展空間,對建材、鋼鐵、機械、交通及電氣等,是另一項政策激勵,有助於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之新模式。而雄安新區對升級京津冀一體化帶動更強的輻射能力,促使內部行政邊界進一步模糊。在眾說紛紜的輿論中,雄安新區或許是「副都心」,但能否等同於官媒畫大餅的「新北京」?仍值得後續關注。事實上,目前針對雄安新區的概念很多,但政策執行的方案細節卻很少。

雄安大學的發展困境:資源問題與政治難題

除了產業發展之外,政府也在雄安新區建設了新的大學——雄安大學,其規劃用地位於雄安新區啟動區的東北部,預計今年暑假招生的消息一出,瞬間成為頭條新聞。雄安大學可是由北京大學牽線主導,全中國雙一流大學幾乎都加持的新興大學(北京與清華大學都表示要與新區「對接」,轉移部分校區至雄安),河北省政協委員為了因應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甚至呼籲北京應當直接將雄安大學隸屬於教育部、全球招聘校長、高起點方式等建議,迅速地將雄安大學建設為世界一流大學。對比之下,中國教育部對雄安大學的發展態度則比較審慎。

筆者不會因為北京大學校友批評雄安大學的校徽太醜,而認為雄安大學日後的發展不好。不過筆者認為,未來雄安大學的發展,勢必面臨兩大門檻:首先,資源問題,雄安大學能否直接承接北京高校的師資和生員?畢竟高校師生在北京過得好好的,誰願意斬荊披棘勇闖雄安?其次,政治難題,河北省除了雄安大學之外,還有老牌的河北大學、燕山大學、河北醫科大學、河北農業大學等,雄安大學憑什麼可以獨享教育部給予雙一流建設的政策支援?而一所橫空出世的大學,是不是單靠國家優渥的資源就能夠「躋身頂大」?這些問題恐怕都還有待觀望。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