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韓國:美日对韩国行为诡谲,可能刺杀文在寅,重演甲午战争并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

by | 4 月 22, 2021 | 兩岸報導

美日对韩国行为诡谲,可能刺杀文在寅,重演甲午战争并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

  [五路财神电子报] 特聘作者:重庆政治观察家 :弘治

(弘治,中国民间理学士,大历史学者,国际时事评论员,代表作《盛世之毁:甲午战争110年祭》等。)

 导语: 据美国纽约时报最新消息,日前美国智库公开对外推演一场未来战争的发展趋势,从目前世界各地区的局势上来分析,一旦这些区域爆发大规模的战争,未来就很容易以此为基点全面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另外美国智库方面统计,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出现的地方很可能在东欧、亚太和中东这三个地区,因为美国频繁打着世界警察自由巡航旗号,公然出动航母战斗群闯入他国领海,所以美国这一系的举动也正好是爆发战争的导火索。——美国智库公开这消息,一旦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军将毫无胜算。

——芊微防务观察,2019-09-1613:33

 今天是“9·18事变”88周年。是个史鉴意义很强的日子。

由于包括本人在内的若干历史学者的长期呼吁、默默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已明确纠正重要官学偏错,将抗日战争起始时间从1937年的“7·7事变”纠正为1931年的“9·18事变”(中华民国台湾当局至今未更正,并且由于国民党丧失执政权,短期内显无更正之可能)。

我还进一步呼吁,中国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将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始时间,从193991日的德军入侵波兰,纠正为1937年日军在华北实施的“7·7事变”。我深知这个纠正是大历史本身及其史鉴之必然,并殷切期待这个重要觉醒早日上升为中国官方立场和国际共识。否则,新的大东亚战争和第三次世界大战浩劫很难避免。

第一部分 日韩贸易战是否演变成甲午战争?

今天,2019918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正式开始实施《战略货品进出口告示修订案》,把日本移出韩国的贸易“白色清单”。这是近一段时间日韩贸易战、官民关系恶化的升级。今年6月底的G20日本大阪峰会后,日本安倍政府即以韩国政府违反两国政府协议支持民间索赔为由,限制对韩国出口电子材料。

 安倍政府强调的韩国政府支持民间索赔问题,其实由来已久,是二战遗留下来的一个世界史公案。包括韩国民间对慰安妇、强制劳工等的索赔。韩关民间对日方的二战索赔,历届韩国政府大多是支持的。

 其实日本与中国也有类似历史遗留问题。如日军和大企业的强制劳工索赔、731细菌试验索赔、重庆大轰炸索赔等等,只不过国共当局应多方面历史原因都中止了日本官方的赔偿,加上多方面的现实原因,大陆官方既没有支持民间索赔,也没有阻止。中日韩三国官方和民间曾试图就大量二战历史遗留问题组织协商解决,取得若干共识,但若干难题迄今仍未解决。

 在此前,东亚及全球经济状况较好时,特别是日本充当东亚经济领头雁时,被索赔的日本企业、日本政府,对韩国民间索赔持审慎慷慨态度,做出过一些道歉和赔偿。

 2005年卢武铉时期,韩方为百万名二战期间被日本征用劳工,向日方提出总计3.64亿美元补偿款。双方最终商定,日本提供3亿美元无偿援助,2亿美元有偿援助,3亿美元商业贷款,“一次性解决”受害者索赔问题,而韩国政府则放弃“索赔权”,接受“经济合作”。(《打出了真火:日韩贸易战为何走向失控》 

但这个方案不能根本性解决问题,因为卢武铉政府无法未卜先知未来韩国究竟将会出现一些什么样的二战索赔。并且往届韩国政府当局显然也不具有完全堵死未来韩国政府当局作出新国策的权利,更何况卢武铉本人后来还是被逼跳崖自杀。

 时至今日,韩国、中国民间的二战索赔仍在继续。201810月、11月,韩国最高法院先后判决日本企业赔偿殖民朝鲜半岛期间强征的韩国劳工。判决遭日方反对。日方坚称,依据两国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韩国民众不能再向日方索赔,但这一观点没有得到韩方认同。虽然日方对二战赔偿的态度受到韩国官民抗议,但由于直接涉及到的人数有限等原因,矛盾并不很激烈。

 韩国官民此前对日方抗议不很强烈的另一个深层次原因,是当时的安倍内阁忙着办理明仁天皇主动禅让相关事宜,暂缓了修宪计划。

 现在,虽然安倍内阁已幸运成为二战后日本任期最久内阁,但日本经济已今非昔比,对二战索赔的态度更加抵触。重庆大轰炸索赔已经持久战多年,虽然日本法院明确承认了基本事实,但以缺乏国内国际法法律依据为由,一、二审都已被宣布为败诉,三审还在折腾中。6月初,重庆诉讼团成员和日本和平人士还为此向日本最高法院请愿,并举行了宣讲活动。

 安倍政府对韩国实施电子材料出口限制,除索赔问题外,还有一个理由是国防原因,因为这些电子材料可用于军事用途。而这个理由背后的原因则是日本修宪计划。日本修宪,主要目的是恢复国防和军备。

 日本社会长期有所谓的“军国主义复辟势力”,想对二战后雅尔塔体系确定的日本“和平宪法”进行修宪。安倍内阁尤其以此为使命,并且实际上已经促成了一些实质性的宪法,实质性发展了自卫队,并在逐渐开展国际军事行动。

 有日本媒体称,反对战争、主张和平的明仁天皇,是为了阻止安倍内阁修宪,避免日本走上军国主义路线,重演战争浩劫,才决定主动禅让的。我随缘关注研究过明仁天皇,赞同这个说法,并因此对明仁天皇夫妇非常敬重。还随缘为明仁天皇强调和平反战的82岁生日感言写过一首礼赞诗。

 今年430-51日,明仁天皇禅让仪式顺利进行,安倍内阁松了一口气。在忙完随之而来的G20大阪峰会不久,就大幅调整内阁,准备重启修宪计划。

 安倍政府之所以要致力于修宪,并且得到不少日本势力支持,原因复杂,超过很多日中韩朝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的仁人志士的理性思维能力——人类,尤其是民众理性思维能力局限,是诸多误解、矛盾、冲突、战乱的重要根源。其中最重要原因之一是“日本大沉没”预言、电影宣传说对应的真实危局。这事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深透研究,写成专着才能说透彻。这里只举一个近期例子。

日本和中国、印度、欧洲列国一样,也是世界上石油净进口大国,因此也反对美国制裁伊朗,但日本官商民都既不敢怒,也不敢言。今年613日,特朗普专程访问日本,特别邀请安倍前往中东游说伊朗按美国方案和谈。日本有关方面为增加石油供应或战略储备,就抓住这个机遇进行了一次投机:冒着违反美国制裁禁令的风险,用悬挂巴拿马国旗的日本油轮,去伊朗买油。结果,就在安倍与伊朗高层举行会谈的前后,日本油轮被袭炸了。美国方面当即宣称是伊朗干的,伊朗否认。日本船员公开声明,目睹当时美英空军在附近行动,是美军在掌控制制海权、空权情况下,用无人机炸的。这事虽然引起国际舆论哗然,但最终不了了之,连公开的道歉都没有。(这事还深刻导致沙特政府不认可美国方面强调的914日阿美油田被炸是伊朗干的说法。)

一个长期被美国驻军管控的日本,一个缺乏自卫能力的日本,怎么可能向公然霸凌的美军讨还公道呢?日本政府能不千方百计修改和平宪法,发展军备吗?

但是,反过来,一个长期拒不正视自身侵略历史的日本政府,总想学美国那样对邻国采取霸凌行为、侵略冒险的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又怎么可能得到周边国家的谅解,理解、默认甚至支持其为摆脱半殖民地困境、危局而发展军备呢?

大沉没中的日本战略家、政治家和自强国民,发奋救命却不幸陷入两难悖论。我对此深感悲怜。就像亲眼目睹在无边苦海中缓慢沉没的泰坦尼克中大量哭喊着求助却得不到任何帮助的灾民。我也因此进一步理解很多中国人憎恶的国际著名日本民族主义者石原慎太郎的父权复兴主张,其本质是激发日本社会的临危救亡。日本显然急需一个或一群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那样的民族救亡复兴之父,一个或一群超过明治君臣的救亡复兴群体——必须超过明治君臣,因为明治君臣的救亡复兴路线最终失败了。否则,日本势必沉没。

其实,韩国政府和国家也面临日本相似的困境,韩国也长期被美军驻扎控制着。就在日本油轮被袭炸事件后几天的617日前夕,美国陆军重装部队第一骑兵师第三装甲旅的大批坦克装备运抵韩国釜山港。

(参见《大批美军坦克登陆韩国!超级战争诡谲套路迷惑全世界!委伊韩朝中日处境很凶险!

 美国这次举动很诡谲,不知到底是为了威胁朝鲜,威胁日本,还是为了确保对韩国的控制,还是准备对中国采取某种超级战略行动的前期部署,或者兼而有之?

但我估计,韩国总统文在寅8月份遭到的刺杀威胁,以及去年被土耳其电视台莫名其妙误导宣传为杀害菲佣的非洲雇主,都可能与美国方面有或多或少联系。

因为,美国政府、中情局、五角大楼,无疑是当今世界最想谋杀文在寅的国际政治势力。因为文在寅政府做了若干妨碍其实现国际战略图谋的事情。例如:文在寅政府跨过美国,直接与金正恩进行朝鲜半岛的历史性和谈,使美军突然陷入被迫撤离韩国甚至日本的境地;拒绝接受特朗普韩国政府加大承担驻韩美军经费的要求,反而要求美方撤走萨德系统和所有在韩国驻军;文在寅还坚持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也是特朗普政府耿耿于怀的。

不排除美国6月中旬向韩国调派坦克旅,有择机刺杀文在寅的意图。如果这个意图确实存在,那么实施刺杀行动的最危险时间节点,可能在中国国庆大典高潮前后。

从甲午战争等估计,美国方面如果实施刺杀行动,刺杀文在寅很可能只不过是更大战略行动的序幕,东北亚局势将突发剧变。(参见本文第二部分)

总之,日韩贸易战会不会是日本极右翼势力,在美国阴谋家的操纵下,对文在寅政府实施颜色革命,或者军事侵略,重演新一轮甲午战争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前兆?这是我作为一个大历史学者和国际时事观察家、评论员特别忧虑和关注的问题。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