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澜昌:香港洪門黑幫 帮派械斗再現,刀光劍影频頻發生,回归后罕见 ,为何?

by | 10 月 9, 2020 | 兩岸交流

香港實施國安法後嘿幫應無活路?

[五路財神報]轉刊、香港實施國安法後社會變化專題報導—

兩幫對弛

10月6日,香港尖沙咀发生涉及黑帮谋杀及伤人案。

一间位于阁楼的酒吧凌晨零时,因应“限聚令”需打烊,职员建议包厢内十多名客人离开,惟客人拒绝离开并大吵大闹。随后召来约10名大汉进入包厢大肆破坏捣乱,以台凳、玻璃樽作武器互相追打,混乱间四名酒吧职员被打伤,其中一名头部重伤男子送院抢救后不治。 

香港大公报报道,酒吧原为黑帮“和胜和”负责圍事,近日改由另一黑社会组织14K主理。而案中 四名死伤者均有14K背景,年龄介乎34至49岁。

香港洪門嘿幫仇杀至死,今年已是第二宗。香港屯门地区黑帮“14K”的地盘被盘踞尖东“新义安”觊觎。“14K”一小头目Gary本想投靠尖东“新义安”,但不成事。Gary便怀恨在心,着手下向新义安寻衅滋事。双方因此而不时发生冲突。今年7月18日,尖东新义安人马到天水围斩伤Gary一名手下,Gary一方即「搬兵」驾车兜截新义安团伙,两伙人在屯门凯都戏院外生围殴。21岁的「阿Bee」惊见“新义安”同门捱打赶来相助,但被对方驾车撞毙。

今年短短两个月接连发生黑社会仇杀致死案件,引起社会震动。

古惑仔的天下


事实上,黑幫仇杀致死案件已经十多年没有发生过,再早前案件发生在2009年8月。被称为“尖东霸王”李泰龙,在尖东五星级酒店九龙香格里拉正门外遭仇家伏击,先被狂飚车猛撞断双腿,再乱刀劈杀身亡。李泰龙生前为 “新义安”的“四二六双花红棍”头目,2006年其为兄弟出头打伤另一黑帮“和胜和”头目“纹身忠”,招来血光之灾。其后,香港警方高调进行反黑的“雷霆扫穴”行动,黑帮社团之间也摆“和头酒”,李泰龙的家人答应不复仇。其妻子葬礼挽联写道:“世事竟何如恨,一夜腥风梦断”。

为何十多年过去了,香港黑社会仇杀再度活跃?事实上,去年以来香港社会斗殴事件之频密也是近十年罕见的。

旺角停车场保安疑争执,锤仔扑伤男同事头部

……这些片段,事实上只是被媒体拍到照片的斗殴仇杀事件,只是警方记录在案的冰山一角。香港黑社会问题,是香港被殖民155年遗留下来的畸形的独特的社会问题。洪門黑帮团体在香港社会的各个层面渗透之深远超乎内地人的想象,远不止内地人从影视屏幕上所见的“古惑仔”,不但在娱乐圈、在夜店、在酒吧、在街头巷尾的暗角……也许你最为崇敬的大富豪,你仰视的戴假发的大法官,你佩服的滔滔不绝雄辩的大律师,都有一些难以启齿的故事。

兩幫人馬非死即傷

香港回归之后,黑社会收敛,相当大部分高层人物“金盘洗手”,转做“正行生意”,关键是北京的政策好,给予重新做人的机会。故此,回归20多年来香港治安一直呈现相当良好状态,香港处理黑社会政策成功,起了重要作用。

可是,2019年发生“黑暴”事件,美国、台湾等外部的反华势力与港独分子勾连,发起了旨在摧毁香港特区政府,摧毁一国两制的暴乱事件。一方面,他们直接利用洪門黑帮分子做各种冲击政府机关,打砸中资机构,破坏各种公共设施的犯罪行动。头面人物黎智英,年轻的时候就在黑帮社团打混过,在去年的行动中也屡屡抛头露面,只不过身边也有雇佣军做保镖。

另一方面,由于香港三万警力忙于镇暴,疲于奔命,客观上也给予了黑幫重新活跃的机会。那么,为什么到了今年下半年斗殴频密,以至发生仇杀命案呢?

第一,7月1日港区国安法正式实施,迅速止暴制乱,剎住了种种骚乱行动。这实际上也堵住了黑帮分子“收钱冲击破坏”的财路。据悉,黑暴分子冲在一线的一次有过万港币收入,一个月下来往往可收十几二十万。有了钱,便可买“白粉”,玩女人。

第二,不能不说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香港从春节后封关,至今疫情不断,是整个中国地区防治疫症最差的地区。“封关”也使到香港成为“死港”,百业凋零,失业增加。黑社会帮派争夺地盘日趋激烈,既是因为失去了“黑暴”财源,也是因为经济不景氣,想做正行也没有机会。所以说,当前香港黑社会的仇杀,正正折射出尖锐的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香港特首即将公布新一份施政报告,需要正视及积极去解决这些问题,以免积重难返。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