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揭發自己是論文的原創作者,然後交給學生去加工,每個學生都是一樣,所以沒有誰超谁的問題!真是斯文掃地的教授,教育蒙羞、台大蒙羞、學生蒙羞—

by | 2 月 17, 2023 | 爆料天地

自我揭發自己是論文的原創作者,然後交給學生去加工,每個學生都是一樣,所以沒有誰超谁的問題!真是斯文掃地的教授,教育蒙羞、台大蒙羞、學生蒙羞—-

財神報爆料天地—爆料者:陳明通

選舉結束,前新竹新市長林智堅台大碩士論文疑似抄襲風波仍未平息。

前臺安全局長陳明通再發聲明說要為林智堅的「論文冤案」討公道;不過在看了陳明通最新發佈的聲明後,實在不知道陳明通自認為的「公道」何在?完全揭開了陳明通指導論文不合研究倫理的醜惡一面。可以說,若台大不好好處理陳明通的「論文範本」事件,那麼這不但是台大之恥,也在臺灣高教上,重重印下一個難以抹去的污點。

陳明通,2月14日以「憂林智堅含冤莫白」為名再度發表聲明,說要還林智堅一個公道。看完整篇聲明,我們驚愕莫名;陳明通當了那麼久的研究所教授,但是他在聲明中,對於碩士論文的產生,似乎有相當嚴重的誤解。

陳明通這篇聲明中,最為駭人之處在於:他聲稱餘正煌的最初論文寫作版本,沒有一個字是出自餘生的手筆,完全是陳明通本人,為了協助餘生在更改論文題目後,能在畢業期限的半年內,完成論文口試,所「預先準備」的內容,是陳明通本人「客制化台大國發所論文寫作‘公版’」,在這公版中,每一個字句,每一個架構,統統都是陳明通自己的創作,跟學生們沒有任何關係。也就是說,陳明通自己招認,他有一份「論文範本」,只要是寫不出論文的學生,就拿這份範本去照抄,再在空白的部份,為論文添血加肉,於是一份碩士論文的初稿,就這樣出來了。

然而,碩士論文是可以這樣寫的嗎?碩士班之所以要求要寫碩士論文,不但是要培養研究生建構問題意識的能力,也是要訓練研究生能從自己所建構的問題意識中,逐步培養邏輯解答的能力。如果上面這一段話太文言,那麼可以這麼說:整個碩士班的修業,之所以會不斷要求發表報告寫文章,正是要讓學生學會系統思考與邏輯解決問題。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碩士論文寫作,竟然會從申論題變成填充題?老師竟然會開發出一個範本,提供寫不出論文的學生「填空」?修業年限期滿還寫不出碩論的學生,理應淘汰,怎麼可能還會讓老師以客制化範本協助過關?這到底是一種何等扭曲的教育思維?

接著,陳明通又說,他把林智堅的研究計畫初稿,提供給餘生「參考」,也就是要幫餘生論文「添血加肉」;但陳明通堅持,因為論文的主要部分,是林智堅那邊先出來的,所以原創者應該歸於林智堅。在這裡,我們的問題是:根據陳明通這種三觀不正的論文寫作法,林智堅的資料,是否是林智堅自己所做的,還大有問題。這且不論,然而陳明通難道不知道,在學術界,誰先發表研究成果,那麼他就是這個研究成果的擁有者,這一點在自然科學研究中尤其明顯,這也就是為什麼在自然科學研究中,研究團隊積極要求保密;因為若是研究成果被其他團隊搶先發表了,那麼原先的研究團隊不管再怎麼強調自己是所謂的「概念原創者」,也不會被接受。因此,不管餘正煌的資料是怎麼到手的,既然他已經先發表了論文,並且通過了口試,拿到了學位,那麼這些研究的原創者,自然是餘正煌。最令人不懂的是,浸淫學術圈如此長久的陳明通,怎麼可能會一直困在這邊而難以自拔?再以新聞圈為例好了,A拿到的獨家,偷偷告訴了B;但是B沒有義氣,搶先發佈了,那麼這條新聞就是B的獨家。不管A再如何跳腳,也都沒有用。這麼簡單的道理,陳明通怎麽還會認為林智堅台大論文案是一場「寃案」?

然而,在這整個案例中,我們真正感到膽戰心驚的是:這麼一個腦筋不清楚,完全搞不懂研究倫理的所謂教授,竟然佔據台大教席如許長久的時間,真是給台大蒙羞,給胡佛教授蒙羞。我們也不知道,當初台大政治系是如何教育陳明通的;然而,我們只知道,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如果今天我們若繼續縱容陳明通再這麼積非成是下去,他日毀滅的就是整個臺灣的高教體系。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