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富士康訂單減少,又有兢爭者出現,業務將大量萎縮,榮光不在。

by | 4 月 15, 2021 | 四海商機

大陸富士康訂單減少,又有兢爭者出現,業務將大量萎縮,榮光不在。

[五路財神電子報]四海商機即時報導—-

大陸網上謠傳鴻海大陸各代工廠由於訂單減少已出現大量裁員現象

更由於大陸有兩家代工廠亞迪與立訓的崛起,搶了鴻海的訂單,故鴻海旗下的富士康集團,將在大陸榮光不在,逐漸走下坡!

513日大陸媒體消息,富士康鄭州工廠由於訂單減少和原材料無法運送,無工可做,員工工資僅能維持在兩三千元人民幣。在4月中旬有知情人透露,當時富士康的工資已經降到了1000多元,不僅不再招人,還在勸退。大陸復工初期由於疫情和封城導致工人不足,富士康等企業一度高調招工,但隨後出現訂單減少,甚至被取消的情況。大陸媒體513日的報導說,富士康一些員工由於工資無法支撐生活離職。富士康514日回應稱,「該消息不實,該園區現有人力相比去年同期增長兩成以上。」

「現在富士康變成富士坑了,成都這邊也是這樣,工資太低了。」「我現在底薪就只有3000,還得從利潤裡扣除底薪的成本,坐標深圳。」「我交完五險一金工資不到兩千,坐標大連。」

一位工作于IDPBG事业群的王姓工人也表示,他所在的华为相关产线并没有收到休假通知,但苹果业务相关的很多工作组都与员工签署了保密协议,让员工自愿选择:实行五天八小时工作制,意味着工人在此期间只可拿到标准薪资2650元/月;或是休假两个月,休假期间无工资;或是选择主动离职。

另有一名梁姓工人,负责组装苹果键盘,他表示正在和中介进行解聘,他原本时薪为27元/时,受疫情影响,现已降为19元/时,所以正准备离职;他同组作业的同事中,有近一半人准备另谋出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非制造部门工作人士表示,受海外疫情影响,今年苹果方面减少了30%的订单,负责苹果条线的事业群,合同工签署休假协议,而派遣工则全部解聘。据悉,富士康聘用了大量派遣工,多数与劳动中介公司签署合同,不属于富士康员工,上文提到的梁姓工人就属于此类。

另外,记者通过郑州富士康公众号“港城帮”发现郑州富士康在四月下旬就开始鼓励部分员工提前离职。根据下图,工人提前离职工资将按天结算,而原本工作满三个月才能到手的补贴也将按天折算发放。

有分析称,这主要是因为富士康在复工后招聘“用力过猛”。2月中旬,为刺激复工恢复产能,富士康分次在河南郑州、山西太原、深圳龙华招聘数万名员工。为了加快招工速度,郑州厂区将员工入职奖励提升至5250元,深圳的标准则达到了最高7110元。

3月底,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披露的数据,电子信息行业平均复岗率已达95%。富士康27个主要厂区复工81万人,整体复工率为93.7%。

然而随着海外疫情形势日益严峻,全球智能手机需求大幅下滑,富士康的很多客户都削减了订单。前述非制造部门工作人士表示,除苹果方面订单减少,富士康在印度、捷克、巴西的业务也受到较大影响。

因此,面对人力供过于求、工作分配失衡,富士康也只能通过员工放假甚至裁员来解决。而富士康方面所称无大规模裁员及休假的情况也的确属实,只是大量的派遣工并没有被计入富士康员工内。

4月7日,据中国台湾《经济日报》报道,富士康向有关部门提交的一份备案文件显示,其3月份营收为3476.5亿元新台币(约合115.1亿美元),同比下降7.7%;2020年第一季度总营收为9296.8亿元新台币(约合312.2亿美元),同比下降12.0%,为6年以来同期最低点。

作为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曾一度辉煌无比,然而随着中国2大代工巨头比亚迪、立讯精密的崛起,富士康的光环逐渐减弱,部分订单也正在被比亚迪、立讯精密瓜分。

值得一提的是,比亚迪、立讯精密都与富士康有着很深的渊源。

其中,比亚迪的代工部门成立于2003前期是靠挖富士康墙脚,才建起自己的代工体系,并逐渐在市场上与富士康抢生意。

2019年,因小米9销售火爆供不应求,小米将部分订单交由比亚迪生产,比亚迪的手机代工业务才被消费者所熟知。

另外,原本与华为合作的代工厂纬创拒绝为华为代工后,比亚迪顺势接手华为的订单,自此成为华为最大的代工企业。

继小米、华为成功出圈比亚迪后,苹果也成为比亚迪的客户,《科创板日报》曾报道,苹果2020iPad的代工方正是比亚迪。

背靠小米、华为、苹果的比亚迪,迅速发展壮大,如今已经成为仅次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电子代工厂

根据比亚迪发布的2020年业绩报告,比亚迪年营收1565.98亿元,其中手机部件、组装及其它产品业务的收入约600亿元,同比增长12.48%,是比亚迪的主要营收来源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比亚迪与富士康抢生意之时,立讯精密靠着“模仿”富士康的模式趁势崛起

公开资料显示,立讯精密的创始人王来春,曾是富士康的一名打工妹,离职后与哥哥一同创办了立讯精密由此进入代工领域。

无论在战略布局还是管理风格上,王来春都直接“复制”富士康。

不仅如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富士康都是立讯精密的第一大客户,是它的主要营收来源。

数据显示,2007-2009年,富士康分别为立讯精密贡献了47.73%56.46%45.38%的销售收入

然而2010年立讯精密敲钟上市后,野心逐渐暴露,通过并购切入苹果供应链。

此后,立讯精密又不断加大技术研发与产品品控力度,不断拿下各类苹果产品线,并成为苹果AirPods全球份额最高的组装供应商

与苹果的合作让立讯精密营收大涨,2020年立讯精密总营收918.7亿,较2019年同比增长46.95%

另外,IT之家16日曾报道,立讯精密已经进入iPhone的生产线。

随着比亚迪、立讯精密的不断发展壮大,笔者认为富士康全球第一大代工厂地位恐怕坐不了太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