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秘書長說:大戰將至!2024 暴風雨真的要來了,全球陷入動盪—

by | 2 月 8, 2024 | 華人世界

  聯合國秘書長說:大戰將至!2024 暴風雨真的要來了全球陷入動盪—

財神報華人世界 特別報導—

  

新年伊始,朝韓邊界對峙,伊朗扣押美國油輪,紅海斷航,胡塞武裝攻擊美國航母,美國戰艦失聯,德國預演北約與俄羅斯直接對抗,馬克龍稱西方不能讓俄羅斯獲勝,今天又傳來伊朗對以色列的不宣而戰。短短十幾天,每一天人們看到的都是一個陌生的世界。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直言也許世界大戰已經無法避免。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對外稱,全球局勢幾乎失控,各國都應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做好準備。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警告說:「世界正處於重大事件前夜,一步不慎,我們就可能沈淪」。

各國政要憂心忡忡,美國和西方的富豪正在抓緊建造安全島,修築末日地堡。儘管歷史的拐點很難事先預料到,但是這些世界頂級政商人士的憂慮和行動都在傳遞一個不祥的信號,那就是這個世界如履薄冰,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凶險。

  迄今為止,世界地緣政治的所有引爆點都走入了危機。幾乎整個世界都在發生矛盾和衝突,已經有幾十個國家陷入了軍事衝突和戰爭,全球性的大混戰已經開啓。這情景同一戰前的世界幾乎一模一樣,每一個衝突都不會馬上停止,任何一個衝突的失控,都會讓人類走入災難。

  從拜登下令攻擊胡塞武裝開始,原有的平衡和均勢又一次被打破。這就使美國不但要同時面對中俄兩個強大的敵人,還要同時介入三場戰爭。這一新的節奏也表明,美國在中東已經尋找不到新的代理人,他們對貿易通道,石油和貨幣的壟斷權正在走入末日時刻。

  這是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正在引起很大的爭論。2024年全球軍費開支大幅增加,很多國家都進入了戰爭動員體系,整個世界都在向戰爭應對模式迅速轉變。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驚嘆道:「所有人都在大肆採購武器彈藥,所有人都在為戰爭做準備」。除了面對一場世界決戰,實在尋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梅德韋傑夫近日又一次提到了核打擊,俄羅斯議員也向北約發出了警告。美國正在鍥而不捨地尋求對中國在核力量方面的絕對優勢,「華爾街日報」公然呼籲:「美國應當展現贏得一場核戰爭的能力!」除了中國,所有的有核國家和擁核國家都在賣弄自己的核武器。他們談論核戰爭的時候,甚至同談論天氣一樣輕鬆。

  當今世界早已經四分五裂,在亞洲有中俄的經濟共同體,在歐洲有馬克龍提出的歐共體,在拉美有南美共同體,中東的沙特伊朗正在成為去美元化的主力軍,更不要說體量更大的金磚,上合,集安等等。所有這些組織本質上都是反美聯盟,美國單極化的霸權已經完全無法應對這種多極化的局面。

  

戰爭風險使整個世界都走入了風雲變幻之中,恐慌正在成為國際社會的主基調。人們不但要預防可能突然出現的經濟停頓,更要提防隨時可能會不期而至的戰爭。這就使逆全球化越來越無法抵御,貿易衝突不斷加劇,技術傳播越來越困難,供應鏈和經濟金融秩序面臨著推倒重來。

  和平的紅利已經終結,這個時代的主題已經不再是和平與發展,安全問題已經覆蓋了一切。在時代主題成為戰爭與安全的今天,戰爭要為政治服務的邏輯已經演變成了政治要為安全服務,要為戰爭服務。只有讀懂了這個邏輯,才能看清世界顛覆性的變化,才能對零和地緣政治博弈保持一份清醒。

  

當今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中美之間的矛盾,這種矛盾的本質就是對抗與衝突。正是中國的崛起讓美國失去了曾經的絕對強勢地位,只有解決了中國,美國才能解決自身問題,才能解決世界問題。他們對這一主要矛盾看得很清楚,美國近20年的軍力部署和資源配置說明他們從來沒有放過這一主要矛盾。

  當中國的發展不再專門為美西方服務,資本世界就失去了營養源,失去了吸血的宿主。他們建立在打劫分贓體系上的強盜共同體就失去了血液,也失去了給中下層分贓的來源,內政改革也就陷入絕境。這就使系統的解體和信仰的崩潰不可避免。正是站在這個立場上,特朗普才會大罵中國是「修正主義」。

  面對中國這個巨無霸體量的挑戰者,美國在國力上已經失去了遏制中國的能力,內部政治環境的惡劣又讓他們無法自我修復。只要中國還站立著,只要美國的主要力量被鉗制在東亞,就是對俄羅斯,敘利亞,巴勒斯坦和所有反美力量的最大支持。中國的態度越強硬,越有利於形成反美統一戰線和反美聯盟。

  

中國是大國中周邊環境最複雜的國家,而美國正是這種惡劣環境的製造者。奧巴馬時期美國就已經把中國牢牢的套在了準星之內,今天的美國更是給人一種扳機已經扣緊了的感覺。如果還有人認為美國不會把槍口對準中國,不是別有用心,就只能在智商上尋找問題。

  

聯合國「五常」中現在只有中國還沒有參戰,但是中美兩國發生軍事碰撞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今天美國參與的任何戰爭,本質上都是中俄的代理人戰爭,都是在聯手絞殺美國霸權。美國不會讓這種戰爭無限地消耗自己,他們一定會「擒賊先擒王」,選擇在源頭上解決問題,把所有的帳都算到中國頭上。

  

中國沒有戰爭的意願,但是又不得不為此做好充分的準備。中國一直努力和平崛起,但是美國證明這只能是一廂情願。美國和西方一定要犧牲中國,這事關他們最根本的生存問題。只有吃掉中國,才能讓他們恢復原有的秩序,而覺醒了的中國又不甘願被犧牲,這就讓雙方都沒有了回旋和妥協的餘地。

  美國肢解中國的戰略幾十年如一日,在這方面,美國顯示出了強大的戰略定力和戰略目標管理能力。當中國不再接受美國製造的貧富差距,不再為美西方提供超級福利,當美國借債發展難以為繼的時候,他們就會選擇戰爭。這是今天他們唯一的糾錯機制。

  中國早已清楚正在面臨著驚濤駭浪,並且為最極端的情況做好了準備。今天中美已經走入了最危險的時期,所有的矛盾和衝突都可能會集中在這個時候爆發。中美之間距離軍事衝突只有一步之遙,這種衝突必然會帶來全局性的反應,帶來整個世界的根本性變化。

  中美都希望「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最終取決於中國的去美國化和美國的去中國化誰能率先完成,取決於誰能引爆新一輪的科技革命。美國不會為了中國放棄霸權,中國也不會為了美國停止發展。中美之間的終極博弈不會悄然消失,只是時候未到,這個時間節點正在離我們越來越近。

  中國還沒有下場,大爭之世下場越晚利益越大,但是不下場,隔岸觀火還能撿漏也是痴人說夢。中國會不會下場支持俄羅斯,取決於美國和北約會不會直接下場。因為如果俄羅斯倒下,下一個倒霉的一定是中國。世界無法承受一個失敗的俄羅斯,中國更不能接受這樣的一種結果。

  戰爭是人類無法回避的宿命,舊秩序的衰亡,總要伴隨巨大的時代代價。週期性的經濟危機,是資本從娘胎里帶來的絕症。西方再一次跌入了衰退大週期的谷底,也引發了兩種前途,兩種命運的較量與搏鬥。要麼是新秩序取代舊秩序,要麼是舊勢力壓倒新興力量。中國前所未有地走進世界舞台的中央,也前所未有地面臨著對決的風險。

  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時刻,矛盾正在突變。美國政客之所以極端和激進,是因為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他們為了轉移矛盾鋌而走險發動戰爭已經越來越迫切。中美之間已經沒有了戰略緩衝期,也都沒有了退路。作為這個舞台上最後的兩個演員,中美都在蓄勢待發,都在試圖爭取最大的利益。

 

一場綜合性的全面戰爭早就已經開始了,演變成中美之間的終極之戰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這個時間可能比人們預料得更早,到來得更突然。中國已經走到了下一個篇章的起點,我們別無選擇,只有通過充分準備和滔天戰意,勇敢地面對美國的槍口,去迎接一個與過去迥然不同的時代。

👍👍👍🙏🙏🙏👍👍👍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