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最新戰況,北捏咨克之戰已到尾聲,烏克蘭東線全都落入俄手,再來打哪裡?

by | 6 月 26, 2022 | 華人世界

俄烏最新戰況,北捏咨克之戰已到尾聲,烏克蘭東線全都落入俄手,再來打哪裡?

[世界財神報] 華人世界 即時報導—

俄羅斯的圍點打援戰術成功基輔既然無法進來援助想全身而退那可不容易搞不好來個全軍覆沒?烏總統遺誤軍情可能致烏軍損失慘重

烏克蘭政府對北頓涅茨克守軍下達了撤退命令,這或許標誌著持續數周的北頓涅茨克攻防戰將畫上句號。從純軍事的角度來看,烏克蘭政府讓北頓涅茨克守軍及時撤退是正確的選擇,因為這些部隊大都是由在頓巴斯地區血戰八年的老兵組成,作戰水準和戰鬥意志都非常高昂,一旦被成建制消滅將無法得到補充。將這些精銳部隊保留下來,就等於給烏克蘭軍隊的重建保留了火種。然而烏克蘭政府下達撤退命令的時機卻非常糟糕,不但很難讓這些精銳部隊全身而退,反而極大加劇了這些部隊被俄軍重創乃至全殲的風險,最終弄巧成拙,讓烏軍付出更大的、無法彌補的代價。

軍事專家認為,北頓涅茨克地區的烏軍最佳撤離時間應當是在本月上旬,當時烏軍通過一系列出其不意的戰術反擊,將俄軍擊退十公里左右,奪回了北頓涅茨克市百分之二十的區域。彼時烏軍部隊仍然有較強的戰鬥力和較高的組織度,俄軍則因為烏軍的反擊而與烏軍脫離了接觸,更重要的是,當時俄軍還未完成對北頓涅茨克的包圍,該市西部仍有一條縱深幾十公里的缺口,如果烏克蘭政府在這時下定了撤軍決心,那麼烏軍顯然可以相對從容地撤至安全地帶,重新組織防禦。但烏克蘭政府或許是被烏軍戰術反擊的小勝利沖暈了頭腦;或許是要向西方表演“保家衛國”的決心,烏克蘭政府並未在最恰當的時機讓部隊撤退。而現在烏克蘭政府讓部隊撤退,這反而給前線烏軍帶來了巨大的考驗。

首先,目前烏軍經過數周的血戰,各部隊嚴重減員,不得不臨時徵召當地百姓來填充軍隊,更有一些部隊的建制已經被打殘,重裝備也損耗殆盡,這樣的戰況嚴重破壞了烏軍各部隊的士氣和戰鬥力。讓這些殘缺不全、士氣低落且有大量被強征入伍的部隊繼續堅守牢固的防備工事或許還能夠多撐一段時間,但是讓他們執行撤退任務,一旦指揮官調度有誤,就很容易引發毫無組織的潰敗。古往今來,無數部隊並未在正面交鋒時被敵人擊敗,反而是在撤退途中因為調度不當而演變成潰退,最終一敗塗地。

其次,俄軍現在的戰場態勢也發生了變化,在本月上旬,北頓涅茨克市西部仍有南北長數十公里的缺口,但是經過十多天的浴血奮戰,目前俄軍已經攻克該市西部的梅托基恩村和斯洛特裡村,雖然仍未對北頓涅茨克實現包圍,但是也將西部缺口擠壓至幾公里內,俄軍的火炮足以將烏軍的退路封鎖。因此現在烏軍想要撤退,局面極為不利,面臨的困難極大。

目前北頓涅茨克的烏克蘭守軍和2015年傑巴厘采沃戰役中的烏軍非常相似,當年烏軍調集大批部隊重點進攻東烏重鎮傑巴厘采沃,雖然烏軍成功奪取了這一地區,但也陷入了俄軍和東烏親俄武裝的包圍之中。烏軍被圍之後立馬在城鎮中修築工事,並利用此前親俄武裝修築的防禦工事進行抵抗,致使親俄武裝久攻不下。然而就在此時,烏克蘭政府要求被圍的烏軍放棄陣地,立刻突圍。結果烏軍剛一離開防禦工事,就遭到俄軍炮兵和空中力量的密集火力打擊,八千余名烏軍士兵最終只有兩千四百多人逃出包圍圈。

而今天北頓涅茨克市攻防戰的“劇本”就和當年傑巴厘采沃戰役如出一轍,烏克蘭政府在仍有機會的時機拒絕部隊的撤退請求,待最佳撤退時機過去後,又下令部隊撤離。這種盲目的、不講戰爭原則、不顧實際情況的軍事政策很可能給烏軍帶來滅頂之災。

?

[世界財神報] 華人世界 即食報導—

俄羅斯的圍點打援戰術成功基輔既然無法進來援助想全身而退那可不容易搞不好來個全軍覆沒?烏總統遺誤軍情可能致烏軍損失慘重

烏克蘭政府對北頓涅茨克守軍下達了撤退命令,這或許標誌著持續數周的北頓涅茨克攻防戰將畫上句號。從純軍事的角度來看,烏克蘭政府讓北頓涅茨克守軍及時撤退是正確的選擇,因為這些部隊大都是由在頓巴斯地區血戰八年的老兵組成,作戰水準和戰鬥意志都非常高昂,一旦被成建制消滅將無法得到補充。將這些精銳部隊保留下來,就等於給烏克蘭軍隊的重建保留了火種。然而烏克蘭政府下達撤退命令的時機卻非常糟糕,不但很難讓這些精銳部隊全身而退,反而極大加劇了這些部隊被俄軍重創乃至全殲的風險,最終弄巧成拙,讓烏軍付出更大的、無法彌補的代價。

軍事專家認為,北頓涅茨克地區的烏軍最佳撤離時間應當是在本月上旬,當時烏軍通過一系列出其不意的戰術反擊,將俄軍擊退十公里左右,奪回了北頓涅茨克市百分之二十的區域。彼時烏軍部隊仍然有較強的戰鬥力和較高的組織度,俄軍則因為烏軍的反擊而與烏軍脫離了接觸,更重要的是,當時俄軍還未完成對北頓涅茨克的包圍,該市西部仍有一條縱深幾十公里的缺口,如果烏克蘭政府在這時下定了撤軍決心,那麼烏軍顯然可以相對從容地撤至安全地帶,重新組織防禦。但烏克蘭政府或許是被烏軍戰術反擊的小勝利沖暈了頭腦;或許是要向西方表演“保家衛國”的決心,烏克蘭政府並未在最恰當的時機讓部隊撤退。而現在烏克蘭政府讓部隊撤退,這反而給前線烏軍帶來了巨大的考驗。

首先,目前烏軍經過數周的血戰,各部隊嚴重減員,不得不臨時徵召當地百姓來填充軍隊,更有一些部隊的建制已經被打殘,重裝備也損耗殆盡,這樣的戰況嚴重破壞了烏軍各部隊的士氣和戰鬥力。讓這些殘缺不全、士氣低落且有大量被強征入伍的部隊繼續堅守牢固的防備工事或許還能夠多撐一段時間,但是讓他們執行撤退任務,一旦指揮官調度有誤,就很容易引發毫無組織的潰敗。古往今來,無數部隊並未在正面交鋒時被敵人擊敗,反而是在撤退途中因為調度不當而演變成潰退,最終一敗塗地。

其次,俄軍現在的戰場態勢也發生了變化,在本月上旬,北頓涅茨克市西部仍有南北長數十公里的缺口,但是經過十多天的浴血奮戰,目前俄軍已經攻克該市西部的梅托基恩村和斯洛特裡村,雖然仍未對北頓涅茨克實現包圍,但是也將西部缺口擠壓至幾公里內,俄軍的火炮足以將烏軍的退路封鎖。因此現在烏軍想要撤退,局面極為不利,面臨的困難極大。

目前北頓涅茨克的烏克蘭守軍和2015年傑巴厘采沃戰役中的烏軍非常相似,當年烏軍調集大批部隊重點進攻東烏重鎮傑巴厘采沃,雖然烏軍成功奪取了這一地區,但也陷入了俄軍和東烏親俄武裝的包圍之中。烏軍被圍之後立馬在城鎮中修築工事,並利用此前親俄武裝修築的防禦工事進行抵抗,致使親俄武裝久攻不下。然而就在此時,烏克蘭政府要求被圍的烏軍放棄陣地,立刻突圍。結果烏軍剛一離開防禦工事,就遭到俄軍炮兵和空中力量的密集火力打擊,八千余名烏軍士兵最終只有兩千四百多人逃出包圍圈。

而今天北頓涅茨克市攻防戰的“劇本”就和當年傑巴厘采沃戰役如出一轍,烏克蘭政府在仍有機會的時機拒絕部隊的撤退請求,待最佳撤退時機過去後,又下令部隊撤離。這種盲目的、不講戰爭原則、不顧實際情況的軍事政策很可能給烏軍帶來滅頂之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