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底定,美國下任總統肯定是共和黨彭斯,何故且看本文便知分曉—

by | 5 月 28, 2022 | 華人世界

大局底定美國下任總統肯定是共和黨彭斯何故且看本文便知分曉—

[世界財神報]華人世界轉刊軍情世界文章—

一場俄烏衝突可能打下兩個老總統創造一個新總統何故?

在特朗普時代,彭斯和蓬佩奧堪稱美國總統的左膀右臂,對特朗普可以說是言聽計從,幾乎從不說“不”,但等到拜登拿下美國大選之後,局勢就變了。向來唯特朗普之令是從的彭斯,並沒有在關鍵時刻支持特朗普。當時,作為美國副總統的彭斯,選擇了宣佈拜登獲勝。此後,特朗普與彭斯可以說是漸行漸遠,美國的民粹主義者、特朗普的忠誠支持者,甚至說會報復彭斯。按理來說,在特朗普重新獲得共和黨人支持、基本盤不可動搖的情況下,彭斯、麥康奈爾、蓬佩奧、麥肯錫等共和黨元老想取而代之,基本上不可能,因為特朗普的支持率太高了。俄烏之戰打響後,局勢出現了新的變化,因為曾經多次稱讚普京、支持美俄深化合作等原因,特朗普也受到了衝擊。當下,無論是在歐盟還是美國,反俄已經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誰要是公開支持俄羅斯,就會被當成對俄軟弱,比如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即便自視甚高如特朗普,也不得不發聲譴責俄羅斯,與普京保持距離。

千等萬等,彭斯終於等來了東山再起的機會。5月23日,彭斯宣佈,他可能在2024年尋求入主白宮,無論特朗普是否參加美國大選。接下來,彭斯將支持佐治亞州州長肯普參加中期選舉,但特朗普不看好肯普,彭斯此舉意味著和特朗普公開唱反調,被認為是兩人不和的標誌之一。彭斯還譴責了特朗普的對俄立場,彭斯認為特朗普對普京過於友好,共和黨不應該有“普京辯護者”。彭斯的一連串舉動意味著,他與特朗普之間已經不只是漸行漸遠了,在不遠的將來,兩人很可能會起衝突,為了爭奪總統寶座而反目成仇。當然,在不少人看來,從彭斯不支持特朗普、拒絕推翻美國大選結果的那一刻開始,兩人就已經是死對頭了。問題來了,彭斯為何會在此時表現“有意參加大選,與特朗普扳手腕”的雄心壯志?局勢是否對彭斯有利?

首先,作為美國前副總統,彭斯在美國政壇擁有不可小覷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劍走偏鋒的特朗普擁有大量忠誠支持者,可以獲得中下層白人的選票,彭斯能幫特朗普贏得美國軍火商、華爾街財閥等精英階層的支持。2016年,彭斯之所以會被特朗普選為競選搭檔,不是因為兩人有多合得來,而是因為特朗普要給美國精英遞交投名狀,以獲得更多競選資金和支持。與特朗普相比,彭斯的最大優勢,不在於支持率,而在於擁有美國精英的支持,這點與拜登頗為類似。其次,共和黨政客裡面,除了特朗普之外,少有人能與彭斯較量,麥康奈爾年事已高,蓬佩奧又是臭名昭著的存在。對彭斯來說,只要擊敗特朗普,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就是毫無疑問的事。最後,俄烏戰爭影響了美國大選,特朗普受到了一些譴責,彭斯卻是獲利者,這同樣是彭斯偏要諷刺特朗普“對普京過於友好”的原因之一。

當下,無論是在共和黨還是美國民間,特朗普都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幾個月後,如果特朗普能幫助共和黨贏得議會選舉,支持率就會再次上漲。到時候,彭斯再想挑戰特朗普可就難了。彭斯要想佔據主動,當務之急至少有2個,一是借助俄烏衝突大做文章,將特朗普與“親俄”畫上等號,就和奧巴馬借助“通俄門”事件找特朗普麻煩一樣,二是在各州幫助共和黨議員拿下選舉,順帶削弱特朗普在共和黨的影響力。

美國最新民調顯示,拜登支援率已經降到了36%,59%的美國民眾認為,拜登的表現頗令人失望。這意味著,雖然俄烏衝突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機遇,但因為美國通脹遲遲得不到解決、能源價格上漲和難民危機捲土重來等原因,拜登還是得不到大多數美國民眾的信賴。事實上,無論拜登接下來2年能不能增加支持率,2024年,82歲的拜登都不怎麼可能贏得美國大選。

從拜登多次口誤、經常鬧笑話的表現不難看出,拜登的身體和精神狀況不太樂觀,對此,美國民眾看在眼裡記在心上。2024年,民主黨人也好,美國民眾也罷,大概率不會支持拜登。從這個角度看,即便最後和拜登較量的是彭斯,而不是擁有更多支持者的特朗普,共和黨人都更有可能獲勝。特朗普從不甘心失敗,更不會容忍彭斯借機入主白宮,為了捲土重來,特朗普接下來一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反轉反轉再反轉,2020年,特朗普和拜登給世界上演了《總統寶座爭奪戰》這一鴻篇巨制,結局是拜登贏了,特朗普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白宮,但好戲還沒有結束。2024年,絕不承認敗選的特朗普,將再次成為編劇大師。但是這一次,特朗普的最主要對手,是曾經親密無間的彭斯,而不是老對手拜登。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