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美帝為首的西方白人集團,企圖瓦解俄羅斯、打壓中國的真正目的—

by | 5 月 23, 2022 | 華人世界

以美帝為首的西方白人集團企圖瓦解俄羅斯打壓中國的真正目的—

評系俄羅斯總統普京演講文—

作者: 張維為&邱文平

[世界財神報]華人世界 轉刊文章—

普京在演講中指出:現在的時局已經宣告了西方國家在全球政治經濟體系中主導地位的終結。”
俄羅斯有‘貨’,西方有‘幣’,看看究竟誰怕誰?究竟誰制裁誰?美國的國家信譽和美元信用,就和美國模式一樣,正在迅速塌陷。”
我們可以考慮推動建立一個平行的、錨在人民幣與實物資產上的跨國金融體系。”
美國意圖打造一個‘東方烏克蘭’來肢解中國的目的,一目了然。”
在《這就是中國》第142期節目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和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特邀研究員邱文平老師,共同觀察俄羅斯的一些關鍵動作,解讀世界格局未來的變化。

俄烏衝突還在繼續。3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再次發表電視演講,論述了為什麼要發動這場特別軍事行動,以及俄羅斯準備如何應對西方的制裁。我想對這篇演講的主要內容做一些梳理,同時也談一些自己的看法,供大家參考。
普京的演講首先花了不少篇幅向俄羅斯民眾說明這是一場俄羅斯不得不進行的自衛反擊戰。他譴責烏克蘭新納粹分子自2014年以來對頓巴斯地區的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他說:頓巴斯人民在過去近八年的時間遭受到了最野蠻的種族滅絕暴行,遭受恐怖襲擊和不間斷的炮擊

由於種種原因,我們中國民眾對頓巴斯地區這些年發生的情況不太瞭解,這也許與我們的國際報導仍然比較依賴西方新聞機構的資訊源有關,因為西方總是按照自己的政治標準選擇新聞議題。在BBCCNN 橫霸的時代裡,國際傳播界有個說法,一個事件如果上不了BBC或者CNN,那麼再大的事情也等於沒有發生。
現在有了網路自媒體,情況有了顯著變化,但多數網路平臺還被西方所控制。我記得有個叫Anne-Lauren Bonnel的法國女記者2015年拍了一部頓巴斯暴行和悲劇的紀錄片,但法國主流媒體一直不讓播,現在網上可以搜到,大家可以去看。隨著中國的崛起,我們要抓緊補上獨立資訊源不足這個短板。
當地時間316日,普京發表電視講話。
接著,普京譴責烏克蘭當局鐵了心要加入北約,甚至準備發展核武器。他認為,有了外國的技術支持,烏克蘭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獲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普京還揭露了美國在烏克蘭開發針對俄羅斯民族的生化武器,在美國五角大樓的指揮和財政支持下,幾十個實驗室開展了生化武器研究專案
簡而言之,普京把出兵烏克蘭的理由建立在三個道義高地上:
一,反擊烏克蘭當局的種族清洗暴行;
二,制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並企圖擁有核武器;
三,粉碎美國生物戰的陰謀,畢竟美國當年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發動了伊拉克戰爭。普京說,這些事態的發展對俄羅斯的安全構成了直接威脅我們除了自衛別無選擇,只能實施這次特別軍事行動
普京還嚴厲譴責俄羅斯內部的帶路黨”“第五縱隊,他是這樣說的:美國和西方企圖把賭注押在所謂的第五縱隊身上,押在民族叛徒身上,押在那些在這裡,在俄羅斯賺錢,而精神歸屬在那裡,而不是在這裡,不是與俄羅斯人民在一起,但是,這些人忘了,或者根本沒看透,如果西方勢力真需要他們的話,也只是把他們當作耗材,利用他們對我們的人民造成最大的傷害。
我看到不少中國網友的評論:中國也有這一類第五縱隊”“精神美國人,吃中國人的飯,砸中國人的鍋。令人欣慰的是,這些精神美國人雖然在西方勢力的配合下還可以影響局部輿論,但他們呼風喚雨的時代已經終結,背後是他們跪舔美國模式在中國走下了神壇,美國神話在中國大多數民眾心中、特別在中國年輕人心中已經破滅。

普京談了俄羅斯將如何打好自己的經濟保衛戰。俄烏衝突爆發後,我在《這就是中國》這個節目中談過這樣一個觀點:迄今為止,世界上多數國家還是對美國主導的單邊國際秩序的改革者,而非革命者,但普京的俄羅斯現在橫空出世,以一場大規模的、確實有爭議的軍事行動,某種意義上成為顛覆舊秩序的革命者,這已經對世界格局演變產生深遠的影響。
普京在演講中指出,現在的時局“毫無疑問,已經宣告了西方國家在全球政治經濟體系中主導地位的終結”,“美國及其支持者一味迷信的制裁和施壓,但這並不為代表世界上一半以上人口的國家所認同。這些國家是全球經濟中增長最快、最有前途的力量,俄羅斯也是其中的一員”。
我想這番話至少包含兩層意思:
一是西方在世界秩序中的主導地位已經終結,美國“號令天下”的時代已經過去。確實,今天跟隨美國制裁俄羅斯幾乎只有美國的傳統盟友,而中國、印度、巴西、南非這四個“金磚國家”不予回應。同樣,人口過億的印尼、埃及、奈及利亞、墨西哥等發展中大國也不予呼應。
二是普京認為代表世界人口一半以上的新興國家才是未來,俄羅斯的命運與代表未來的國家結合在一起。從俄羅斯官員和學者後來的論述來看,他們眼中的中國就是這樣代表未來的國家,俄羅斯市場正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向中國開放,中俄經貿關係有可能實現跨越式的發展,這有利於中俄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我們也希望俄烏衝突能夠早日結束,期待中國與烏克蘭的經貿關係也獲得新的發展。
在這個大框架下,普京接下來的演講主要涉及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的三個方面。一是“謊言帝國”,二是西方模式,三是金融霸權。
關於“謊言帝國”。普京說,全球互聯網大舉討伐俄羅斯,一場史無前例的資訊戰正硝煙四起,涉及全球社交媒體和所有西方媒體,指望這些媒體做出客觀獨立的報導根本就是神話。我們非常瞭解,這個“謊言帝國”擁有多麼強大的資源。但是,他指出,在真理和正義面前,任何謊言都是蒼白無力的。
我想今天多數中國人今天都理解西方這個“謊言帝國”,特別是這些年西方媒體對中國新疆編造的各種彌天大謊,使我們人民普遍感受到西方媒體現在的極端墮落。其實西方資本力量控制的主流媒體在自己國家也被越來越多的人看作是“fake news”(假新聞),它們在自己國內的影響力也在一路走衰。
關於西方模式,普京明確地說 “近年來,主要的西方國家,社會問題都在惡化,不平等和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種族和民族衝突正在凸顯出來。西方福利社會的神話,正在破滅”。在對西方模式質疑的基礎上,他強烈批判西方對俄羅斯發動的大規模制裁,認為這給俄羅斯帶來嚴峻挑戰,但他也認為這些挑戰是可以應對的,這需要對俄羅斯經濟結構進行深度的調整和改革。
關於西方的金融霸權,我們知道,美國等西方國家已經凍結俄羅斯中央銀行大約3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凍結許多俄羅斯公民的海外儲蓄和資產,禁止俄羅斯銀行使用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國際清算系統,甚至宣佈俄羅斯央行持有的美債無效,直接做起了老賴。
普京指出這些制裁已經導致“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美元遭受到了重大的信任危機”。他還提到,隨著西方金融信譽的崩潰,更多的國家對能源、糧食等實物資產的重視將超過對紙幣的重視。
一般被認為比較親西方的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最近也說了不少似乎大徹大悟的話:“任何資本主義社會、任何市場經濟的旗幟上寫著什麼?尊重神聖的私有財產!即使世界滅亡,但法制會勝利;即使一切滅亡,但私有財產繼續存在。”但西方今天在做什麼?“他們扣押金融機構甚至中央銀行的資產,甚至還討論對這些資產進行處理,也就是國有化。好吧,聽著,這是一場沒有規則的戰爭。這場戰爭的後果是什麼?是摧毀整個世界經濟秩序。”
換言之,普京和梅德韋傑夫都認為:
第一,西方已經放棄自己制定的規則了,那俄羅斯還要這些規則幹什麼?
第二,當西方得意洋洋地揮舞金融大棒制裁俄羅斯之時,普京道出了一個非常樸實的道理:在今天這個世界上實物資產可能比金融資產更重要。
確實,西方這次制裁俄羅斯已經沒有底線,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國家信用開始崩塌,真不知道西方為什麼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隨之而來的是整個世界加速去美元化,加速去SWIFT。
現在主要國家幾乎都在建立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統和數位貨幣系統。美元霸權的基石“石油美元”已開始搖搖欲墜:俄羅斯早就開始了“去美元化”,伊朗一直在這樣做,最近沙特王儲不接拜登的電話,但和中國簽定了大項目,還公開表示考慮用人民幣作貿易結算。
有人說,石油美元背後是美軍、是美國的航空母艦。但俄羅斯用軍事行動證明它不害怕;伊朗和美國對峙幾十年了,也不害怕;中國更不害怕,我們2016年就公開說過了,你十艘航空母艦都來也沒有問題,豺狼來了有獵槍。沙特看來也有自己的主見,不用我們操心。(喜歡本文的朋友,小編推薦大家微信搜索關注公眾號大國實力。)
作為顛覆舊秩序的革命者,普京最近又宣佈“不友好國家”購買俄羅斯的天然氣只能用盧布支付。此方案一宣佈,天然氣價格立刻飆升,盧布迅速恢復到西方制裁前的水準。
普京的做法更是將了歐洲一軍,俄羅斯天然氣對歐洲人民的生活和經濟發展是剛需,相當時間內不得不大量購買。歐洲國家要麼抓緊兌換盧布,要麼與俄羅斯開展易貨貿易,而這兩者似乎都違反現在西方國家自己對俄羅斯的制裁令。歐洲正在經歷能源價格高漲、經濟下行、疫情氾濫、難民危機,真不知道無法掌握自己命運的歐洲國家將怎樣收場。
講白了,金融就是一個信用,沒有信用,美元就是一張廢紙。你接受美國的金融霸權,在它的遊戲規則裡玩,它給你帶來某種便利,但同時它也可以勒索你,甚至洗劫你。俄羅斯看來已經大徹大悟,來了一場掀桌子的顛覆性革命。
現在,這場貨幣戰爭已經變成了“貨”與“幣”的戰爭,俄羅斯有“貨”,西方有“幣”,看看究竟誰怕誰?究竟誰制裁誰?美國的國家信譽和美元信用,就和美國模式一樣,正在迅速塌陷。
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根據購買力平價),最大的貨物貿易國,最大的消費市場和投資市場,最完整的製造業產業鏈,也要超前思考和積極推進“後美國時代”的金融秩序建構。
俄羅斯開創性的做法對我們也是一種思想解放。當然,中國有自己的國情,我們目前還擁有大量的美元和美債,“一帶一路”倡議用掉了不少,這非常好,我們還可以做許多事情。我個人認為我們可以考慮推動建立一個平行的、錨在人民幣與實物資產上的跨國金融體系。隨著國際政治秩序走向多極化,國際金融秩序走向多極化將是不可阻擋的歷史大潮。

看完普京3月16日講話,恍然間我似乎回到了1991年12月26日,那年我大二,傍晚走在寒冷的街頭,從大喇叭中聽到了蘇聯解體的消息,完全是在做夢的感覺。當時我還不能深刻理解蘇聯解體對世界和俄羅斯的巨大傷害,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們可以清晰看到,一個曾經偉大的國家放棄自己信仰的苦果。
第一點,我想談的是,俄烏衝突是普京對美西方意圖肢解俄羅斯的絕地反擊。如果長期跟蹤國際局勢,我們就會發現,美西方一直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煽動“顏色革命”。烏克蘭在2013年發生了“顏色革命”,導致克裡米亞事件發生;白俄羅斯在2020年8月、哈薩克在今年1月相繼出現未遂政變。這背後隱藏的是美西方步步蠶食、最終肢解俄羅斯的戰略目的。
普京的講話就直接指出了這一點:“他們企圖削弱我們,打倒我們,把我們趕盡殺絕,把我們變成一個軟弱的、不能自主的國家,破壞我們的領土完整,用對他們最有利的方式肢解俄羅斯。他們當年就沒成功,現在也休想得逞!”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此評價:“美西方就沒有想過把一個世界大國逼到牆角會有什麼後果嗎?”無路可退的大國,就像身處絕境的人一樣,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這裡我想起毛主席對抗美援朝的著名判斷“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戰爭分為正義和非正義兩種,這場衝突是俄羅斯對美西方意圖肢解俄羅斯的正義回應。
第二點,這是普京對蘇聯解體後遺症所做的艱難調整。克裡米亞半島是俄羅斯在百年間通過十次俄土戰爭才奪取的土地,1954年由烏克蘭出身的赫魯雪夫轉贈給了烏克蘭。諷刺的是,當時的理由是為了紀念俄羅斯和烏克蘭結盟300周年,而烏克蘭直到蘇聯建立才成為一個加盟共和國,之前烏克蘭人只是東斯拉夫人的一支,並沒有清晰的民族理念和政治架構。這種人為扶持的政治概念反而加劇了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之間的民族隔閡。
在蘇聯時期,因為共同的社會主義制度,民族宗教問題都會在一個國家構架下得以解決。而隨著蘇聯的解體,對共產主義理念的放棄,各個加盟共和國只能選擇民族主義來構建其國家體系,而排外的民粹主義的興起是無法避免的。
烏克蘭在美西方傾力扶持下,打造了新版的民族敘事,逐步顛覆了俄烏三百年兄弟同盟的歷史,加速走向了與俄羅斯人敵對的道路,對盧甘斯克、頓涅斯克地區俄羅斯人的屠殺讓俄羅斯忍無可忍,烏克蘭意圖加入北約則是最後一根稻草。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民族敘事是需要國家重點建構的事務,如果不能夠掌握話語主導權,同根同源的親兄弟都會變成死仇。
最後,中國其實一定程度上面臨著和俄羅斯相似的處境。看看美西方對中國使用的汙名化招數是不是很耳熟?美國操弄“臺灣問題”,不斷拱火,意圖打造一個“東方烏克蘭”來肢解中國的目的一目了然。
然而,我很高興地看到,美西方親手打破了“第五縱隊和國家叛徒”的迷夢。幻想甘做洋奴,出賣國家就能獲得主子的欣賞和賞賜的耗材們,在美西方對俄羅斯人花樣翻新、毫無底線的搶劫中才發現,耗材終將難逃耗損的命運。
畏洋如虎的大多是所謂的“公知”和各類“拳師”,而中國未來的希望——我們青年一代已經站了起來,“慕洋犬”已不是主流。“所謂的‘西方’及其豢養的‘第五縱隊’,什麼都可以出賣,什麼都可以買到,他們認定我們會崩潰、會退縮。他們錯了,他們根本不瞭解我們的歷史和我們的人民。” 普京的這段話一樣適用於中國。
在俄烏衝突中,美西方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徹底大白於天下;在盎格魯-撒克遜資本家看來,他們就是這世界的主子,其他民族和宗教不過是供其奴役的“耗材”罷了。
奴才就應該跪著,不服管教的必須加以嚴厲懲處;對敢於挑戰美英霸權體系的俄羅斯,必須給予最嚴厲的懲罰。為此,他們不惜撕下了所謂“民主”“自由”的一切偽裝,不加掩飾地展現出殘暴的野獸本性。所以,我們要感謝俄羅斯,因為它替中國探出了美西方的底線,就是沒有底線。
謝謝大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