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無商機? 一個三個孩子的媽媽在中東幹起快遞的生意,結果現在有2000員工、年營業額超過10億人民幣的imile成功的故事—

by | 5 月 18, 2022 | 華人世界

何處無商機? 一個三個孩子的媽媽在中東幹起快遞的生意結果現在有2000員工年營業額超過10億人民幣的imile成功的故事—

[世界財神報]華人世界 專題轉刊報導—

在中東海灣國家,已經是第一的位置。這一步,iMile只用了4年。

單聊黃珍,大家多少都有點兒陌生,但“女性創業者”“華為、阿裡前員工”等標籤,又讓她格外引人關注;她創業的賽道競爭激烈,巨頭林立,iMile卻能成為這條賽道上的明星。

2017年5月,黃珍從阿裡辭職,兩個月後創辦了iMile,專注解決中東電商物流最後一英里配送問題,主要服務物件是中國的跨境電商們。中東大概有24個國家,iMile已經實現了海灣六國的全覆蓋,還覆蓋了非洲和拉美。

辭職前,黃珍曾在華為和阿裡工作,甚至還做到了阿裡旗下公司CTO的位置。在看到中東物流配送的問題後,黃珍決定辭職創業。

現在,iMile的服務名單上,有亞馬遜、家樂福、中東最大電商Noon,以及快時尚巨頭Shein等。

“只要是涉及中東的電商公司,基本都會和iMile有合作。”黃珍對創業邦說。去年,iMile的營收有近10億人民幣,今年將在3-5倍。

位元組跳動去年12月對iMile進行了1000萬美元投資,讓這家公司開始受到關注。那輪融資,iMile一共拿到4000萬美元。在這之前,iMile還有兩輪融資。

黃珍對創業邦透露,公司正在進行下一輪融資,很快就會成長為獨角獸。

1從阿裡辭職,下海幹快遞

從阿裡辭職到iMile成立,黃珍只用了兩個月。

“我內心深處一直有想折騰、想去創造價值的衝動。”黃珍說,“最關鍵的,不是你想做什麼,而是你能做什麼。”

iMile至今成立有4年之久,但黃珍在海外已經待了14年。

創辦iMile之前,黃珍曾在華為工作,負責海外銷售業務。2008年,年僅二十六歲的黃珍被外派到非洲,後來又輾轉到中東。2015年,黃珍加入了阿裡巴巴。當時阿裡在中東成立了一家合資公司,黃珍出任這家合資公司的CTO,負責阿裡雲計算技術在中東的落地。

海外十餘年的工作經驗,跟老外打交道已經是黃珍最擅長做的事情。華為、阿裡的實戰經驗和磨煉,不僅讓她更熟悉互聯網技術的應用,還培養了她敏銳的商業判斷力。長期生活在中東,更瞭解消費者和中國商家的真實需求。

最重要的是,作為早期出海人,黃珍經歷了貿易時代和通信時代出海人的創業過程,清楚地知道他們所踩的坑、遇到的挑戰和解決問題的路徑。從UPS成立至今的50-70年間,物流貿易一直被歐洲、美國、日韓公司控制,現在中國搶佔了供應鏈的高地,全球快遞這件事情由中國人來做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我甚至覺得這麼多年經驗的積累,都是在為我幹快遞作鋪墊。每個人在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可能就是做互聯網技術驅動下的快遞。”黃珍說。

2017年是個很好的時機。中東電商市場經歷了大洗牌,亞馬遜收購本土電商平臺Souq,另有本土電商平臺Noon在當年9月上線。來自中國的電商平臺執禦、環球易購、速賣通、Shein等都開始加大對中東的投入。

創業邦旗下睿獸分析資料顯示,中東電商銷售額在2017年已達到了83億美元。到2022年,中東和北非的電子商務市場規模預計將增長兩倍,達到285億美元。

這也是黃珍看到的機會,電商發展的背後肯定需要物流基礎設施。以中國來看,不管是淘寶還是拼多多的崛起,中國快遞都在背後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這也是為什麼中國電商規模能夠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的原因之一。

“中東人在電商平臺購買的商品80%都是來自中國,當地也有很多中國電商平臺,但他們卻找不到一家真正懂他們需求的快遞。”黃珍說,“iMile就是想要解決中國跨境電商在中東的配送問題。”

在她看來,這是件很樸素的事情:要致富,先修路。把商品賣給海外的消費者,要先把物流打通。

“所有的行業都值得重新再做一遍,物流也一樣,而且是用數位化的方式、用中國人的思維,把它再幹一次!”黃珍說。

2中通和亞馬遜兩邊都要學

在中東送快遞有多難,黃珍是比較清楚的。

中東基礎設施不夠完善,區域劃分模糊,本地的門牌號和位址情況也很複雜,很多消費者在寫地址時,會描述得不清不楚,“清真寺旁邊”“緊鄰家樂福超市”這樣模棱兩可的位址資訊很常見。很多快件上的地址根本就找不到,嚴重影響末端的派送效率,用戶體驗也很差。

中東物流市場的特殊性還在於,跨境電商和C端客戶的連接是很脆弱的,售後客服以及收款實際掌握在物流公司的手裡。

“消費者對商家是不信任的,他們會把物流和電商誤認為是一家,所以在購買時如果遇到退貨和產品品質不過關,他們就會直接找到物流方要求退換貨。”黃珍說,“尤其是一到旺季,幾乎每家物流公司都會爆倉。”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黃珍下功夫研究亞馬遜和中通的模式,前者是末端派送和數位化的標杆,在歐洲和美國,甚至中東的阿聯酋、沙特有成功實踐。後者是中國最成功的實踐,在管理運營上也有很多值得學習借鑒的地方。

黃珍還有兩個常駐顧問,一個來自中通,一個來自亞馬遜。她不僅自己學習,還帶領整個高管團隊一起學。

採集資訊、編撰位址、定義關鍵字、反復確認,iMile最終建立了自己的地址庫和末端派送等一系列的數位化系統。快遞員可用iMile的App提前和對方預約投遞時間。

現在,iMile的位址庫資訊越來越完善,位址精准率和簽收率也越來越高。這個位址庫也是中東第一個有詳細資訊的自訂位址庫,就連當地政府也沒有如此明確的地址庫。

即便使用者填寫的資訊不完善,iMile快遞員也能夠根據歷史下單資訊,或者關鍵字搜索,找到他們的具體地址,精准送達。

黃珍的目標不是一個國家,而是進入中東更多的國家,比如阿聯酋、沙特、科威特、卡達、巴林、阿曼、約旦、摩洛哥,甚至拉美的墨西哥和智利。這些國家同樣都存在各種各樣的位址資訊不完善的問題。解決了地址問題,就等於打開了進入其國家的大門。

在中東做快遞四年多,iMile已經覆蓋到其40%以上的電商用戶。上述的幾個國家,iMile都已經成功落地。比如墨西哥市場,iMile只用了三個月就獲取牌照在當地運營了。北非的電商還在萌芽階段,但iMile已經先去摩洛哥點燃了星星之火。

齋月和黑色星期五兩個活動高峰期間,iMile預計一天的派單量能達到50萬單。雖然跟國內比差了很遠,但在人口基數小的中東海灣國家,iMile已經是第一的位置了。在中東,iMile還是數位化程度最高的物流公司。

除了shein,iMile的合作客戶還有速賣通、家樂福、中東最大電商Noon等,甚至還有亞馬遜。現在,iMile的合作商還擴展到了直播電商領域。“比如很多在Tiktok上直播賣貨的商家會主動找到我們來發貨。”黃珍說。

當然也面臨本土企業的競爭,但黃珍認為:iMile有他們不具備的優勢:懂本土化的中國團隊和極致的卓越運營。

3投資人的“兩個問題”

去年12月,iMile拿到了4000萬美元的投資,其中包括位元組跳動的1000萬美元。

當時投資人問了黃珍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DHL(敦豪全球貨運)是歐洲公司,當地語系化能力更強,iMile靠什麼打贏DHL等快遞巨頭?

第二個問題是:電商物流人才競爭很激烈,你們是怎麼吸引到這麼多優秀人才的?

這恰好是iMile最大的兩個優勢。

黃珍認為,作為一個有中國基因的公司,iMile能更好地理解中國商家的真實需求。背靠中國強大的互聯網技術,iMile在技術應用和用戶體驗上更佔優勢。最重要的是,iMile沒有歷史包袱,它就是為服務電商新需求而誕生的。

DHL屬於上一代快遞公司,是基於商務檔發展起來的。在電商時代,一個具有濃厚電商基因的公司,會比已經做了50年的傳統公司,在處理問題上更直接,效率更高。

“這就好比你修一輛舊車,和組裝一輛新車的區別。”黃珍說,“只要能做到DHL當地語系化的85%,結合我們中國的互聯網技術,對中國商流的深刻理解,就有信心超過他們。”

iMile現在有2000多人,75%的業務主管都是非中國籍人才,員工涵蓋了40多個國籍,管理者大多數來自亞馬遜、UPS,也有來自阿裡、華為、順豐、中通的。目前,公司的核心骨幹都還是早期員工,他們親眼見證了iMile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成長,在一次次打勝仗的過程中,也找到了他們自己的價值。

在iMile,國際化人才能做到合夥人級別。公司多元化的文化能夠讓國際人才產生被尊重的感覺,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路徑來管理自己的團隊,不一定非要用中國人管理員工的方式。

福利待遇也都是按照中國的標準,高端人才的薪資水準也會高於同行。“也有來挖人的,甚至給出了2倍工資,員工都沒走。”黃珍說。

“當你的願景足夠強,足夠偉大,足夠美好,就能吸引到有雄才大略的人來跟你共事。”黃珍說,“世界上所有優秀的人才底層需求都是相通的,他們都強烈的想要自我超越和自我實現,iMile可以給他們這個機會。”

4“挺過去就好了”

除了創業公司CEO的身份,黃珍還是三個孩子的母親。

剛開始創業時,團隊只有三個人,那是黃珍最難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是親力親為,投入的時間和精力也最多。

團隊擴充到二十幾個人的時候,黃珍才有了喘息的時間。“前三年真的做得很辛苦,這個過程非常有意義,我自己也樂在其中,不然堅持不下來。”黃珍說。

現在,iMile從最開始的兩個國家做到了如今的十個國家,還有一個2000多人的團隊。黃珍的工作重心不再是凡事親力親為,而是規劃公司的發展,協同不同國籍的員工,以及塑造iMile的文化。

也有徹夜無眠的時候。比如業務受到重大衝擊,或者在用人問題上犯下重大錯誤,或者其他更多更難的挑戰。這個時候,黃珍都會告訴自己,要接受不完美,要同自己和解,只要挺過去就好了。

從阿裡的員工到一家創業公司的CEO,這個身份的轉變本身就意味著要承擔更多的痛苦和磨難。黃珍喜歡用“超越”這個詞來形容自己,創業這幾年,實現了無數次痛苦的蛻變。很多事情上,黃珍都是一開始落後,後來又成功反超。“從小到大,類似的人生體驗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次,有時候慢就是快”,她說道。

創立iMile也一樣。決定在中東做物流時,當地已經有了全球性快遞巨頭DHL、UPS、Fedex,以及紮根本土Fetchr、Aramax,還有自建物流體系的電商平臺亞馬遜和Noon等。現在,iMile在中東海灣國家,已經是第一的位置。這一步,iMile只用了4年。

父親是影響她最大的人。與大多數白手起家的創始人一樣,黃珍出生的家庭很平凡,父母也都是踏實的奮鬥者。父親靠自己的努力一點點贏取屬於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同時也給身邊的人帶來幫助,創造了他自己的社會價值。

價值這個詞,黃珍說了很多次。之所以選擇創業,黃珍也想試試自己能帶來多大的價值。

iMile改變了中東的物流,中國商家不用擔心找不到靠譜的物流商,消費者能準時收到快遞。更重要的是,2000多名員工也有自己的發展和成長空間。在中東,還沒有人來做這件事。

“當然也有焦慮,未來是不確定的,還有看不清楚的地緣政治風險。”黃珍說。在她看來, 盲目擴張、大肆燒錢的路子肯定是走不通的,最終還是要回到盈利的問題上。關於未來的風險,黃珍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們離失敗只有三個月。

目前還沒有一家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快遞品牌走向全球,黃珍的目標是,把iMile做成下一代全球性的快遞巨頭。

可能還會面臨更多的挑戰,但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新冠疫情席捲全球! 2022年突如其來的俄烏戰爭,進一步加劇了全球經濟動盪! 出口受阻,市場疲軟,回款週期延長,競爭加劇,內耗失血……眾多中小企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與壓力!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小企業該如何應對?

大浪淘沙定者勝,風起雲湧變者贏!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與挑戰,企業如何調動全員積極性參與這場殊死搏鬥?面對市場需求的變化,企業如何隨機應變?進退自如?掌握絕對組織優勢?前路迷茫如何實現利潤倍增?做好水庫式經營,做到手中有糧心裡不慌?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