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裡的小學校長兼校工、愛心辦學,靠直播來找資源、讓孩子有了笑容—

by | 2 月 3, 2022 | 華人世界

太行山裡的小學校長兼校工、愛心辦學,靠直播來找資源、讓孩子有了笑容—

[世界財神報] 華人世界 即時報導–

山西大嶺後村藏在太行山脈之中,早年,這個不到3000人的村民翻山越嶺才能出村,直到六、七十年代才鑿出340米長的村北隧道。嶺後小學校長陳文水帶著學生在此往返過無數次,一次次帶回山外的愛心。直至陳文水開通了直播,一根網線連通了山內山外的世界。

「希望孩子們能真正走出大山」

陳文水是土生土長的大嶺後村村民,爺爺和父親都是鄉村教師,一家三代出了11位教師。鄉村教育讓孩子能認字,出門坐車能認路回家,就可以了。但他還想竭盡所能給孩子創造更多機會,「希望他們能真正走出大山,不再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

2014年9月17日,陳文水回到嶺後小學當校長。剛到任時,除了校舍是新的,操場只有一半水泥地;孩子們用的桌子和凳子都是破的。學校還欠著近20萬元的外債。陳文水知道自己是帶著任務回來的,大悲鄉總校校長告訴他,嶺後小學遇到了一些困難。他沒想到,困難這麼大。

在陳文水爭取下,縣教育局給學校建了微機室、儀器實驗室、圖書室,安了多媒體教學設備。但這還是留不住老師。外面來的老師,一周才能出一次山,想洗個熱水澡也只能去四、五十里外的縣城。也有讀出去的孩子選擇回校任教,但想成家找不到對象,最後都被「挖走」了。

陳文水覺得,對孩子們最負責的事就是為他們留住好老師。但五個大學畢業的特崗教師辭職,學校從村裡沒有出去打工的人中間選了八個代課老師,基本連高中都沒有讀過。教學質量的下降直接導致170多名學生轉學,這相當於整個學校學生數量的一半。

陳文水找來愛心人士給學校捐贈了水井,建了孩子們能在飯前洗手的「陽光暖房」,老師們也可以洗上熱水澡。他還和妻子自掏腰包為來自外地的老師買菜買肉,包餃子做飯,把學校營造出家的感覺。

「現在你們去玩,讓我吃個飯行不行?」「不行!」孩子們嘰嘰喳喳,「我們餵你!」孩子們愛黏著他,「盤」他。春天,陳文水帶著整個學校的孩子去鄰村的小溪摸泥鰍捉螃蟹;平整了籃球場旁邊的空地建菜圃。「要讓孩子們通過勞動知道長輩的辛苦,學會感恩。」

在老師張函眼裡,這個校長不太一樣。陳文水不會板著個臉,愛跟孩子們玩,眼睛瞇成一條縫笑說「你們這群小猴兒啊。」中秋節的時候,愛心人士捐助的錢買了月餅,一個孩子兩塊。一個女孩一口都不吃,她說「我給我媽媽留著呢。」講到這一幕,校長差點哭出來。

這個笑呵呵的校長也有嚴厲的一面。師生只要遲到就會被嚴厲批評。學生們在校絕對禁止帶手機,老師們工作期間也要把手機放在校長辦公室。巡堂時發現學生不專心,叫出來單獨聊,最生氣的一次,他陪整班學生罰站5分鐘:「我也有責任,檢查得不勤,督促得不夠。」

他還承擔了很多本職之外的工作。學校裡的旱廁,只有他每周拿著大水管子往下沖;他說「學校裡最髒的活我幹了,給老師們安排其他工作時,就不會有怨言了。」他的腰不好,搬東西仍搶著來。但他終究不是鐵人,曾累得輸了六、七天的液,妻子說他「沒有一點時間是屬於自己的。」

嶺後小學的孩子們採摘自己種的白菜。

加威信「乞討」…舊衣服少說也有兩卡車

陳文水一有時間就去家訪。孩子們身處的克難環境讓陳文水看得難受,不得不求助外界。他四處添加微信群、QQ群,有時帶回來點米麵油,有時是一兩百塊錢。兒子陳向東覺得,父親這些年「乞討」來的舊衣服,少說也有兩卡車。

小希(化名)是個事實孤兒,父親病逝,母親患精神疾病被接走,他和70多歲的奶奶生活。但他很懂事,每天到校後主動打掃衛生。2017年,一位愛心人士資助小希,小希一個暑假就長了40斤。但2018年暑假,小希在家中觸電身亡,成了陳文水永遠的遺憾。

他把這些沒有完成的愛,給了更多的孩子。小旺(化名)出生就患有腦癱,肢體很不協調,剛來學校時不會上廁所,隨地就尿。父母為給孩子治病幾乎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在他讀幼兒園大班的時候就想放棄了。

陳文水上家裡去勸,告訴小旺的母親一定要讓孩子上學,學會生活技能。學校裡,總能看見陳文水領著小旺的手去上廁所。一點一點進步,小旺在平地上跑得甚至比大人還快……陳文水堅持,做老師,不僅要教孩子們知識,還要教他們面對生活的能力和勇氣。

2020年5月,因政府在修建加固隧道,陳文水帶著學校的老師們翻山去參加李雪老師和劉志超老師的婚禮。

陳文水幫助特殊家庭的故事逐漸傳出了這個小山村。2015年秋天,十公里外北大悲村的李東打電話給他,想為5歲的孩子小雨菲找個愛心資助。他說,小雨菲的母親離家出走,自己打零工維持生計卻確診肺癌晚期,看病花光了積蓄。陳文水聯繫愛心人士,資助了小雨菲一年。

2016年,李東想把小雨菲「送」給陳文水。「陳校長,我誰都不相信,我只相信你。」陳文水沒答應,他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能力;兩個兒子都在讀書,要借錢才付得起孩子的學費。但那天起,幾乎每天李東都會打來幾十個電話。陳文水聽不得李東號啕大哭,不敢再接。

最後一次通話是在深夜,李東說他快不行了,請陳文水務必答應他的請求。陳文水一夜未眠。幾天後,陳文水見李東家門口掛著白幡。「這是一個臨終的託付,我對不起他,讓他帶著遺憾離開了。」

像是贖罪一樣,陳文水把小雨菲父親去世的消息在各個愛心群裡反覆發,求大家一起幫幫她。從小雨菲開始,那種愧疚和贖罪的心態一直伴隨陳文水到現在。這7年,他前後幫助了至少五、六十個特殊家庭。他越發越停不下來,因為他不想讓小雨菲爸爸的事情再次發生。

2018年9月,陳文水開始嘗試短視頻。他拍攝了一段家訪視頻,孩子父親因腦血栓成為植物人,母親做一個拉鏈才賺2.5分錢。發布後隨即有大量網友想捐助。那一宿,陳文水為孩子家裡籌集了4600元。

陳文水介紹嶺後小學的午餐。

下海搞直播 孩子碗裡有肉了

年底,粉絲突破1萬人,陳文水開始直播孩子吃午飯。100多名小學生平均每天補助的伙食費約600元,但有時一勺菜裡僅兩、三片肉。網友們看得心疼,「10多塊錢一罐的純牛奶,送了200多箱,給孩子買的無菌蛋,一個就4元,還有大蝦,一隻7塊錢,一盒4隻,給了50盒。」

陳文水估計,現在每個學生每天的午餐標準大概在十幾元。對於特殊家庭的孩子們來說,學校的免費午餐,是他們一天中最好的一頓飯,這些肉和蝦是過年過節在家都吃不到的。陳文水又搞起了直播帶貨,將打賞得來的錢給老師和孩子改善伙食。

如今,小雨菲11歲了。上個月,小雨菲給陳文水發了段話,告訴他自己要好好學習。最後問他,能不能叫他和妻子一聲「爸爸,媽媽。」陳文水眼淚止不住地流。「我早已把你當成了親人。」他回給「女兒」這句話。

陳文水和孩子們一起玩。

小旺進入順平縣特教學校。特校的老師日前告訴小旺母親,可能是環境改變,小旺又有點尿褲子。但小旺母親堅持「我想讓小旺去學校,繼續學習鍛煉。」

報導說,大嶺後村也悄然發生變化。順平縣獎勵村民開手工作坊,婦女願意留下來工作,留守兒童也少了。2018年,大嶺後村全面脫貧。學校的欠債也在今年年初還上了。孩子們也爭氣。2018年,六年級升級考試考了個全鄉第一,2019年又是全鄉第一。逐漸也有老師願意留下來了。

這還不夠,大山深處的孩子王還有自己沒有實現的小夢想。陳文水希望能給孩子們建足球場,建小禮堂。讓孩子們可以像城裡的孩子一樣,在一個能遮風擋雨的地方很從容地展示自己。他相信那一天很快就能來臨。

編輯部

五路財神報系為庶民經濟投資搭建平台"及為世界華人打造交流聯絡的管道!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