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演員夫妻檔,在上海利用互聯網上創造百億帝國奇蹟,卻突然倒塌,高調炫富害了他們—

by | 1 月 11, 2022 | 華人世界

台灣演員夫妻檔在上海利用互聯網上創造百億帝國奇蹟卻突然倒塌,高調炫富害了他們—

[世界財神報] 華人世界即時報導—

張庭、林瑞陽成立的美妝品牌「TST庭秘密」,因員工舉報涉嫌傳銷,百億帝國一夕之間突然傾倒。如今與TST有關的人,有的已經清醒,有人仍然相信,更多人在夢碎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真正的天晴。

藝人張庭、林瑞陽日前因公司涉嫌傳銷,全案進入調查階段,名下的26億資金遭到凍結,社群平台也被全面封鎖。如今更有消息傳出,大陸行政單位動員400人全面清查該公司,發現8年就賺進300億人民幣(約1300億元台幣),更揪出他們背後的4大股東,被認為張庭夫妻等同於「玩完了」。

據大陸《觀傳媒》報導,為了調查張庭夫妻的微商公司,石家莊監督局出動了400名官員,並組成專案小組,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著手調查,發現夫妻倆為了能經營傳銷8年卻不受到懲處,原因是他們找來專業人士設計公司的經營模式,來規避相關法律對傳銷產業的限制。

每日人物社報導,張庭、林瑞陽夫婦靠著家族、伎倆和夢,托起微商帝國。在TST,有數不清的「家族」,發展的下線達到一定人數,就可以如此自稱,「家族」很重要,但業績才是通往TST頂端的通行證。代理佟小美是她的「家族」當月的「銷售菁英」,賣出了快5萬元的TST產品,排在前幾位,因此可以去「朝聖」。

據報導,在TST最興盛的幾年,公司的活動規格高得讓外人咂舌。在五星級酒店、七層的郵輪舉辦「全國第一微女王家族年終盛典」並不罕見,國內的南京、海南,國外的巴黎、塞班,都留下過TST代理們的足跡,以及排隊合影的壯觀隊伍。

報導指出,「盛典」本身當然沒有合影重要。盛典結束後,幾百個人穿著盡可能華麗的禮服,取上號碼牌,在現場排起長隊等待合影。

跟林瑞陽合影,門檻並不算高。但若想跟張庭合照,月業績百萬、千萬元人民幣(約15.6萬、156萬美元)的成員才可能有資格。

在TST內部,張庭和林瑞陽是神一般的存在。而張庭是所有人的「庭姐」,是「集美貌、財富、才華、善良於一身的女神」。林瑞陽曾經組織代理們過臘八節,有人甚至蹲跪在他面前說祝福的話,等待他給自己盛一碗粥。有一次線下見面會,燙著波浪捲髮的張庭慢慢走出來,一個女代理直接哭暈了過去。

林瑞陽(右起)和張庭找來林志玲()、羅志祥和陶虹站台。(取材自微博)

下線百人 當上董事長

報導說,回憶起加入TST的整個過程,就好像是有人拿著三顆糖,一顆接著一顆地展示到宋蕊蕊面前,用甜味把她引了進去。

報導指出,第一顆糖叫「月入2萬」不是夢。那是2016年,一個朋友總是找宋蕊蕊聊天,說做TST特別掙錢,她舉了個例子,一個92年的小姑娘,一個月掙20多萬元,買了一輛跑車,她自己也已經月入2萬元。

第二顆糖是「不需要投入任何資金就能賺錢」。朋友反覆強調,「不用想了,(創始人)都是明星,老闆人家根本就不差錢」。除了林瑞陽、張庭夫婦,陶虹也是TST的股東,各類明星都曾在活動裡露面。

宋蕊蕊進了代理群,成了藍卡會員,可以享受9.25折優惠和15%-32%的返利。上家告訴她,得花2500元買東西成為紅卡才能發展下線。在宋蕊蕊花了2500元之後,對方又表示,「『兒子』(下線)夠100人才能做創始人、註冊公司、當董事長」,她給宋蕊蕊第三顆糖:「創始人可以世襲,你不做了都能給孩子。」

接下來,宋蕊蕊每天見到誰就問要不要開卡。攢夠了100人,宋蕊蕊再次找到上家,但對方說,光有人不行,你和你的「後代」連續3個月業績達到10萬元,才能通過考核。宋蕊蕊便刷信用卡囤了30萬元的貨。——這也符合TST的營銷宣傳中提到的,投入30萬元,就能成為董事長級別的代理,「躺在家裡收錢」。

這話並非空穴來風。加入七年的林希,註冊了自己的公司,當上「董事長」,自稱直系代理有1000人,整個團隊有近30000人,

「董事長」除了給自己帶來光榮,也可以幫老闆們規避風險。中國現行法律對「傳銷」的定義標準為代理層級為三級及以上,為了讓代理層級減少,最好的方法就是成立新的公司。據TST官網,截止2021年4月,TST為代理申報個稅的全國分公司已經多達212個。

據TST官網,這家公司「從鮮奶中萃取出了酵母,結合高科技超微米滲透技術」製作出了活酵母,繼而在2013年投入市場。

張庭昔日曝光上海500坪豪宅,巴洛克風格設計富麗堂皇。(取材自微博)

都是暴利 助理全是假

據報導,宋蕊蕊曾在某電商網站上看到與TST一模一樣的面膜,那出自TST的代工廠。產品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價格,同源的面膜TST賣100多元,代工廠的標價是四元,「都是暴利,相當於你囤2萬元的貨,成本就1000元」。

極低的成本、代工廠模式、快速更新換代的產品給了上層代理可觀的返利。

報導指出,後來,直播在電商平台裡開花結果。2020年6月,張庭、林瑞陽啟動了直播帶貨首秀。那天陶虹、李晨也來助陣,之後,TST公眾號給出的數據是當晚帶貨2.56億元。

腐敗謊言 打醒代理們

2021年年初,幾個TST離職員工找到宋蕊蕊,告訴她,大家加上的林瑞陽微信都不是真的,都是助理「冒充」的。到2021年年底,老闆的微信已經有了五個,由五個不同的人拿著五台手機。想起第一次加上林瑞陽微信時激動的心情,宋蕊蕊難以置信。

回想起這幾年反覆地囤貨,宋蕊蕊這時也覺得自己上當了,「根本就沒有賺到錢」。她算了一筆帳,公司活動要業績超過2萬元的人才能參加,但大家都是自己囤貨去的。如果按照她看到的產品成本算,囤2萬元的貨,公司賺走了1萬多元,「想想就挺傻的,還得自己搭住宿費和路費」。

據報導,TST內部的腐敗和謊言陸續出現。林瑞陽身邊有一個被稱為「海燕」的助理,管運營方面的工作,常常有代理給她塞錢,提前知道直播的優惠活動,方便囤貨,或者是多要幾張合影券。

越來越多的代理因為賺不到錢而清醒。宋蕊蕊迫切地想知道TST到底是不是傳銷,2021年年初,她在微博上搜到了李旭的反傳銷團隊。

報導指出,宋蕊蕊是河北人,李旭建議她向石家莊市場監督管理局舉報。依據「禁止傳銷條例」,2021年6月5日,該局對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涉嫌傳銷立案調查。

實際上,所有的傳銷團隊都有紅利期,爆發性的增長吸引更多人加入,但發展兩、三年之後,增速就會變緩,賺不到錢會讓人員流失,崩盤隨時會發生。但張庭與林瑞陽又抓住了直播的風口,讓TST的繁榮延續了下去。2021年,直播也難以平衡TST的頹勢,甚至中上層也很難再賺到錢,來自內部的舉報因此產生。

2021年底,調查開始,陰霾籠罩在TST的商業帝國之上,只是直到此時,TST總部大樓的光亮還映在上海前灘。

●3大致命錯誤 拉垮百億王國

金錯刀頻道報導,曾經一晚躺賺2.5億元人民幣(約3922萬美元),張庭百億帝國「倒塌」背後,犯了三大致命錯誤。

據報導,第一個致命錯誤:從炫富到賣慘,微商女王人設崩塌。

報導說,曾經的炫富女王,如今開始瘋狂賣慘了。

這兩年,在直播間張庭開始打造「獨立女性」的人設。但袁隆平院士去世當天,張庭因為正常直播,遭受網友指責,張庭一改往日的貴婦範,演起了苦情戲。

報導說,在直播間,她崩潰大哭,講述自己生活、創業的不易,一邊哭一邊抱怨: 「你們知道我有多努力嗎?一年365天我工作356天!」

第二個致命錯誤:轉戰直播,產品卻不升級。

報導指出,十年前,林瑞陽想要留住張庭的青春美麗,為愛遠赴法國,提取活酵母菌研究駐顏術,一款「為愛而生」的新產品活酵母面膜很快就成了明星產品。林志玲、羅志祥是活酵母的品牌代言人。趙薇、范冰冰、劉濤等數十個明星,都在微博上體驗宣傳。

但報導說,這款以全球唯一一款有生命的保養品為噱頭的產品,發展了五年,不僅沒升級,反而不斷的在降級。

更別提多年來,無數網友投訴使用了TST的活酵母產品後,慘遭「毀容」,很多產品更是成了投訴的常客,口碑一度爛大街。

第三個致命錯誤:傳銷+直播,是張庭早就埋下的雷。

據報導,2018年,TST成為上海青浦區納稅第一名,是張庭夫婦的高光時刻,也是微商行業最輝煌的時候。

報導指出,2020年,張庭夫婦入駐直播間,直播首秀3小時1.3億元。陶虹和張庭直播賣貨,也曾經創下過一晚入帳2.5億元的傳奇。

而TST,作為微商超級頭部,仍是在一個危險賽道升級:傳銷模式+直播。但產品一直是微商行業的大短板,TST的產品一直缺乏升級,還有人因為用了它家面膜爛臉,曾被評為3.15年度投訴案例。

報導指出,所以,不管是什麼流量風口,永遠記住一個爆品天條:產品是1,營銷是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