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暴亂是怎麼回事?前總統的女兒找美國支持的黑暗組織興風作浪,但普京一介入即煙消雲散,美國吃了次悶虧-

by | 1 月 9, 2022 | 華人世界

哈薩克暴亂是怎麼回事?前總統的女兒找美國支持的黑暗組織興風作浪,但普京一介入即煙消雲散,美國吃了次悶虧—

[世界財神報] 華人世界轉刊鳳凰新聞網—

哈薩克前總統納紮爾巴耶夫(後面簡稱老納),一直想扶持自己的大女兒做總統。

雖然老納帶領國家走出了蘇聯解體的陰影,靠著賣資源,2013年哈國人均GDP一度達到了13000美元,有功勞,但這不能掩蓋這個家族的腐敗和老納本人任人唯親。

比如老納的兩個女兒,長女納紮爾巴耶娃掌握著哈國的媒體,之前還是上議院議長,但是她和兒子艾蘇坦嚴重不和,艾蘇坦後來叛逃到英國,大爆猛料,說他母親“竊取了數十億美元”,納紮爾巴耶娃這才被迫從議長職位離開。

二女兒庫裡巴耶娃在哈薩克富豪榜中名列第三位,在2013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中名列第1107位,資產13億美元。

13億美元看著不多,但要知道哈薩克的人口也不過1900萬,經濟發展水準也不算高,能有這個數字已經相當驚人了。

表單裡和她並列的庫利巴耶夫,就是她老公,他掌握著“哈薩克國有資產管理基金會”,資產總額超過哈國GDP的一半。

你說這麼大的利益,納家能輕易放手?就算納紮爾巴耶夫本人願意,家人也不願意,納紮爾巴耶夫就打算培養個繼承人,選定了大女兒納紮爾巴耶娃。

但是女兒繼位有兩個問題,一是世界各個大國答不答應,二是人民答不答應。

先說第一個問題,老納的解決辦法是平衡各方利益。

哈薩克本來是蘇聯的加盟共和國,蘇聯末期,總統就是納紮爾巴耶夫,蘇聯解體後,哈薩克獨立,納紮爾巴耶夫接著幹總統,這一干就是差不多三十年。

納紮爾巴耶夫家族過去能夠穩坐釣魚臺接近三十年,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能夠平衡各大國利益。

他一方面知道離不開俄羅斯,就在政治上採取了跟隨俄羅斯的態度,歐亞聯盟、集安條約組織他都積極參加;

一方面,又和中國打得火熱,在位期間訪華二十多次,和中國開展經濟合作,油氣資源大把大把賣給中國,再從中國進口工業製成品。

為了制衡中俄的影響,納紮爾巴耶夫又刻意引入了西方勢力。

哈國境內註冊NGO兩萬多個,多數都是美帝資助的,納紮爾巴耶夫對此採取了默許的態度,還和美軍一起建立生化實驗室,極力討好。

按照其設想,中俄美三方影響力對沖,誰都無法主導,那三方就都不得不承認他的利益。

第二個問題不太好解決。

女兒直接繼位的話,哈國人民又不傻,所以納紮爾巴耶夫想著讓愛將托卡耶夫做一下過渡,自己先在2019年讓位給了托卡耶夫,後續再由托卡耶夫讓位給女兒。

同時為了防止托卡耶夫不讓位,老納在離開的前一年,推動議會通過了《安全會議法》,明確由國家安全會議負責國家的對內和對外安全。

對內就是員警,對外自然是軍隊,一言蔽之,將軍權和警權收歸了國家安全會議。

同時這個法案還規定,“鑒於哈薩克首任總統的歷史性地位,授予首任總統納紮爾巴耶夫安全會議終身主席權力”。

也就是軍權警權都歸了納紮爾巴耶夫,總統被剝奪了軍權和警權,有點光杆司令的意思,對外平衡各方利益,對內剝奪總統大權,這下女兒應該可以繼位了吧?

但托卡耶夫並沒有打算做一名傀儡。

由於老納執政時間過長,再加上納家醜聞不斷,所以哈國人民其實早就盼著他們滾了,托卡耶夫早就嗅出了民意傾向,所以上位之後,就沒打算讓位。

由於托卡耶夫不願意讓位,納紮爾巴耶娃自己又醜聞纏身,所以有點等不及了,就不斷利用手裡的媒體攻擊托卡耶夫,這樣一來,托卡耶夫更不願意讓位了。

去年由於美帝大放水,哈薩克的物價也經歷了大漲,像雞蛋一類的漲了8%-11%,很多日常生活必需品都漲了,這就讓納紮爾巴耶娃一夥人看到了機會。

同時由於經濟不振,政府的財政赤字也有點節節攀升,2021年財政預算赤字62億美元,赤字率3.4%,形勢不容樂觀。

所以托卡耶夫就想著,放開油氣價格管控,漲價了多收點稅,減少一下赤字,否則實在撐不下去了。

於是2022元旦就宣佈放鬆價格管控,疊加疫情、通脹的壓力,民間的怨氣本來就很大了,這一下子讓納家的人看到了推翻托卡耶夫的機會。

於是納派就聯合了美國NGO,一起組織人員上街鬧事,事情開始那兩天,哈薩克軍警看不清形勢,所以沒有出手,外界看起來就像是故意放水一樣。

托卡耶夫在關鍵時刻表現出了殺伐果斷的特質,先是解散了政府,以前政府全是老納的人,現在正好借著人民不滿,換上自己人。

然後據傳是以開會為名,帶著總統衛隊抓了一眾納家的嫡系,但這個說法目前還沒有得到證實。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納派的諸多嫡系肯定是直接被抓的。

比如,托卡耶夫任命自己衛隊長薩基姆巴耶夫取代馬西莫夫(老納的親信)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以及自己取代老納擔任國家安全會議主席職務時,對方都沒有露面,這顯然不是一次正常的交接。

同時,托卡耶夫也正式向集安組織請求出兵,普京火速同意。

這兩個措施起了成效,使得軍警們看清了形勢,也有了鎮壓鬧事者的底氣,於是早前還在放水的軍警,忽然間變得極為強硬,直接開槍,都不打算廢話。

目前,哈薩克的首都努爾蘇丹已經恢復了正常秩序,在阿拉木圖,軍警們的進展也比較順利,奪回應該沒有問題。

暴亂期間有恐怖勢力和西方介入,恐怖勢力這個沒什麼好說,主要是美帝這次輸得有點慘。

哈薩克目前共有兩萬多個NGO,多數都是由美帝資助的,多年來投入了鉅資,這次能鬧得這麼大,也足見其擁有巨大的能量,可以隨時讓社會陷入癱瘓。

這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必須對西方的NGO進行更為嚴格的管理。

美帝高層這次主動介入的可能性不大,更像是下面的人獨走,自作主張和納家聯手,原因就在於,美國從阿富汗撤退之後,勢必要減少對中亞的投入,那這幫NGO就要面臨吃飯的問題了。

所以NGO們主動搞事,希望通過搞大動靜,來引起關注,綁架美帝高層,逼迫其增加在中亞的投入。

雖然有美俄勢力甚至恐怖組織的參與,但哈薩克這次暴亂本質上仍是權力交替引發的內亂。

簡單點說,是前總統老納家打算搞事,但被現總統老托反殺。

現在托卡耶夫鞏固了權力,成為了真正的總統,納家大勢已去,後續不僅面臨從哈薩克政壇滾蛋,要是托卡耶夫追究起來,能不能保住家裡的錢財也不好說。

哈薩克的動亂,本質上是一次權力交替,引發了一些連鎖反應,但原本這麼小的一件事情,能一下子鬧得這麼大,說明哈國社會矛盾幾乎到了一點就著的程度,折射出當前世界經濟形勢十分不樂觀,各國政府財政問題十分頭疼,各國動亂的事件,可能會越來越多。

相關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