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紐約911,淚眼看相片,人類何苦自相殘殺?恐攻死3千,反恐死30萬!

by | 9 月 12, 2021 | 華人世界

紀念紐約911,淚眼看相片,人類何苦自相殘殺?恐攻死3千,反恐死30萬!

[世界財神報]華人世界 紀念911專題報導 [來源:吳哥持劍]

他穿白色外套,黑色褲子,雙腿彎曲,手搭在身體兩側,頭朝下,飛速墜落,背後是大廈一扇扇規整的玻璃窗。在失重的墜落下,他控制著身體保持著這一下墜姿勢,優美而悲壯。

這並非是電影畫面,而是二十年前,美國世貿雙子塔的一副現實圖景。這個男子叫喬納森·布裡雷,是雙子星北塔頂層“世界之窗”餐廳的一位元音響師。2001年9月11日早晨,他與妻子道別,如同每個工作日一般去餐廳上班,卻再也沒有回到家中。這年,他43歲。2001年9月11日,上午8點46分,一架飛機撞向世貿大廈的北塔,具體位置是在北塔的97-99層。飛機撞進大廈內部,樓層通道被毀,燃油洩露後迅速引起火災,火勢起來後,溫度燙得驚人,濃煙滾滾,扼住了所有人的喉嚨。97層以下的人,慌張逃難,與不知何時崩塌的大廈爭奪自己的生命,而99層以上的人,無處可逃。樓層通道已經被毀,飛機插在大廈之間,像是生死之間的隔層。

喬納森不是唯一一個跳樓的人。
被困者忍受不了烈火高溫,濃煙嗆得肺部難受,獲救應是無望。有人在窗邊掛著白旗,有人撐開傘狀物跳下祈求渺小的生機,還有一些人,直接縱身一躍。一個個下墜的人,身影微小,如同木偶,在現代建築和濃煙的背景中,結束所困地獄裡的痛苦,被迫沖向死亡。美聯記者理查德·德魯趕到現場的時候,正好看見了喬納森墜落的一幕。他舉起相機拍下這一詭異卻又震撼人心的一瞬,然後聽見身體落在地面的聲音。“那些人就好像是從高空扔下的沙袋一樣,砰地一聲,沉悶地砸在地面。”


那天早上,機場地面控制中心塔臺,接到了已失聯20分鐘的11號班機的電話,乘務員鄧月薇的聲音細微地從電話那頭傳來:“機長沒回應,商務艙有人被刺傷,機艙內有毒氣,我們無法呼吸,我想我們被劫機了。”在她冷靜報告情況的聲音背景中,傳來乘客們尖叫的聲音:“我們快要死了!”恐怖分子吼道:“大家不動就沒事,只要有人動,這架飛機還有你們就會受傷!保持安靜!”鄧月薇藏在經濟艙後排,與地面人員進行了24分2秒的電話溝通,即時播報情況,但最終只錄下了4分鐘的通話資訊。9點3分,這架11號班機撞向世貿南塔,飛機上60人全部死亡。56分鐘後,南塔在10秒內坍塌,樓中800人死亡。

有一名戴著鮮紅頭巾男子從世貿大廈中成功逃出來後,又跟著消防員回到樓內,努力救出更多被困在樓中的人,如此往返四次。在他第五次沖進大廈時,雙子塔轟然倒塌。有名叫曾喆的華裔男子,穿著白襯衫,戴著白手套,與其他醫護人員一起救治擔架上的傷者。但他並非醫護人員,只是公司在附近,上班路上會途徑世貿大廈。在看到世貿大廈被撞後,他飛奔沖向辦公室,拿上急救用品,又回到了事故現場。大廈倒塌,他被埋其中。摩根士丹利證券公司位置在南塔中層,公司一名保安是個退伍軍人,因為表現不錯,升任為公司的安全副總裁,管理著南塔47-74層的安保情況。事故發生後,他組織員工迅速逃生,公司近3000名員工安全撤出,而他繼續沖進樓裡尋找被困者,再沒出來過。準備休假的消防員西勒,在接到雙子塔事故消息後,拿上裝備,自己開車到了事發地點。由於隧道被堵,他把車停在隧道,背著60磅的消防裝備沖向雙子塔,這是他留給世界最後的背影。

911事件,死難者近3000名,來自全球90多個國家。20年過去了,我們仍然記得那一天,因為3000條逝去的生命的沉重,因為這場災難的驚心動魄。不論民族,不分國界,這是一場全人類的傷痛。背後的始作俑者是基地組織的恐怖分子。19名恐怖分子,他們長期住在美國或歐洲,家庭富裕,教育程度高,應當擁有幸福光明的人生。然而,他們選擇用自殺式襲擊這樣一種瘋狂的舉動,在人類記憶中留下了觸目驚心的一筆。因為背後牽涉的勢力複雜,911事件的不少內幕,美國政府並沒有對外公佈,還有一些真相,至今似乎都未能尋到。

911事件20周年到來之際,本文不想再去談政治、經濟、宗教、意識形態,而是重新揭開21世紀以來這場最大的一起人類傷痛記憶,也是想提起背後的“恐怖主義”。恐怖主義之所以令人心驚與憤恨,因為它以絕對的、極端的、無差別的暴力達成自己的目的,它將平民的安危作為籌碼,漠視生命,將整個社會推向不安與恐慌之中。911事件,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傷害最大、損失最大的恐怖襲擊。隨著世貿雙子塔和五角大樓的坍塌,美國民眾的安全感也坍塌了多年。

喬納森的赴死之照,被美國政府禁了10年,既是對遇難者本人及其家屬的保護,也是試圖壓下美國民眾的恐慌。超越本國利益,一個國家政治對錯其實很難得到確切的評價,然而,恐怖主義卻是全世界人民共同認定的對立面。它既給社會情感上的恐懾,也給生命實在的威脅。此事後,美國發動了“反恐戰爭”,全世界對恐怖主義的重視也達到空前的高度。雙子塔倒塌後,美國在遺址上建下了兩個巨大的方形紀念池,每個紀念池占地4000平方米。紀念池用黑色大理石鋪設,週邊的青銅板上,鐫刻著這場事件中罹難者的名字,密密麻麻。流動的水從地面傾瀉入中心的池底深淵,連綿不斷,似是象徵生命的永恆。

在這繁華之地,建下一間巨大的911紀念博物館,博物館既留下了當年雙子塔的一些廢墟和物件,也保留下那場災難中閃現出來的人性光輝。911事件,給我們沉重心情之下,也再次敲下警醒——絕對的道德精神不該丟失,對生命的敬畏與憐憫不該遺忘。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社會發展到哪一階段,人類文明又走向何處,生命都應當被敬畏、慎重相待。“炮彈要飛多少次,才能將其永遠禁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