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向天堂,利用美墨邊境偷渡越境美國,九死一生的偷渡故事—

by | 7 月 8, 2021 | 華人世界

衝向天堂,利用美墨邊境偷渡越境美國,九死一生的偷渡故事—

[五路財神電子報] 華人世界版 駐美記者 牛必王即時報導—

通往美國的魔鬼之路──Devil’s Highway

美墨邊境之間有一條惡名昭彰、長達數百公里的小徑,印第安原住民稱之為魔鬼之路。這條路穿越北美洲最荒蕪的沙漠,從墨西哥北部翻山越嶺,穿越美墨邊界,進入亞利桑那州廣大的荒蕪之地。

它早在美、墨建國之前就存在,過去幾十年來卻成為墨西哥偷渡客非法進入美國重要的通道。走在這條路上的人每天需要七公升的水,頂著近攝氏50度的酷暑步行一個禮拜,才能進入美國這個追夢者的天堂。

墨西哥每年約有70萬人從邊界翻鐵絲網非法入境,其中約50萬人都被逮捕遣返出境。剩下幸運進入美國的20萬人很快就在黑夜之中消失在美國的國境之內,成為非法勞工。

在加州幾乎所有的餐廳,只要你走進廚房,裡面沒日沒夜不停洗著堆積如山的碗盤的,清一色都是墨西哥人。因為沒有身分他們只能拿現金,完全沒有福利和保險也不受到法律最低工資的保障。

矽谷的媒體多年前曾經追蹤報導過一名非法洗碗工一天的生活:早上11點進入餐館就開始洗碗,直到午夜,整整站著工作12小時。午夜下班已經沒有公車。他沒有身分所以不能申請駕照,只好走一個小時的路回家,而他所謂的家只是在一家知名科技公司停車場外樹林裡的一個帳篷,只有這樣做才可以把每個月收入的現金幾乎全數寄回到墨西哥老家。

隔著樹叢的停車場裡,科技新貴的名車對他沒有任何意義也刺激不了他。因為他的目標很單純,花了4000美金成功偷渡入境,唯一的夢想就是拼命存錢、把家人接過來──當然用的也是同樣偷渡的方式,走的也是同樣惡名昭彰的死亡之路。

九死一生的旅程

那位非法洗碗工來自墨西哥南部最貧困的農村,決定要來美國打天下的時候,當地的人口走私組織就主動跟他搭線。這些人口走私集團叫做「山狼」。這筆龐大的偷渡費包括橫跨整個墨西哥的領路費、政府官員的賄賂金,以及跨越不同黑道地盤必須交的保護費。進入美國之後當地的山狼會接手,將他們轉運到附近的城市。從此大家就各憑本事想辦法自求生存。

而這些都只是最幸運的,因為這一路上危機四伏,能夠活著穿越美墨邊境就是種恩典。平安過了邊界之後他們的旅程只完成一半。下一步要面對的是邊界巡警的追捕,和一些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獵殺。就算他們平安到達大城市,最後必須面對的是後半生永遠不能翻身的苦力。

過去14年美國邊境巡防光是在美國境內發現的無名屍就多達六千具。至於死在墨西哥境內的數字更龐大,官方已無法統計。最令人痛心的就是這些多半都是孩童和婦女。從墨西哥北部一直到穿越美墨邊境進入亞利桑那州,這些偷渡客必須步行200公里,翻山越嶺穿過美洲最險峻的沙漠地區。沙漠氣溫常常高達攝氏50度。他們很多人在還沒有到達邊境之前就已經渴死或者衰竭而死。

就算到達邊界,最後還有一道天然關卡,那就是他們先必須渡過一條河流,才能接近亞歷桑納州的鐵絲網。這些徒步的偷渡客不可能攜帶任何渡河的工具,必須自憑本事游到對岸,所以這裡也成了抵達美國之前最後一道奪命關口。

在這個全北美最偏遠貧瘠的地方,另外來自大自然的威脅就是響尾蛇、土狼跟美洲山獅。偷渡客被山獅攻擊的例子時有所聞,就算完全避過這些天險,他們還必須面對墨西哥最兇狠的黑道組織Cartel的打劫。2010年72名偷渡客在墨西哥境內遭受打劫後,全部被行刑式槍決。

這些慘絕人寰的案子在墨西哥從來沒有官員調查過,因為當地的警察跟黑道是共犯組織。這裡面最危險的就是年輕少女,Cartel會劫財劫色再劫人,把她們押著,經由不同管道送至美國賣淫,有些墨西哥黑道份子甚至買通美國邊界巡警走私雛妓。

過了邊界才是另一半危險的開始

墨西哥的山狼有時候會把他們送過邊境就落跑。漆黑的夜裡,偷渡客在美國境內的草叢裡等待已付費的山狼接應,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出現。這時候偷渡客就得開始自行徒步穿過美國境內的魔鬼之路。

他們必須再走150公里才能找到安身的地方。這裡雖然沒有墨西哥黑道組織的打劫,但是他們面對的卻是美國邊境巡警高科技軍事化的追補。大約70%的偷渡客最終都會被補遣返。

他們很多千辛萬苦過了邊界卻死在美國境內的沙漠裡。2012年德州Falfurrias附近一共發現了129具屍體,全部都是渴死。被山狼放鴿子的偷渡客對穿越沙漠的危險完全沒有情資,也有人僱不起山狼帶路而不自覺走入死亡陷阱,而這樣的悲劇不斷重複上演。

美國境內有很多非法移民無名墓園,這些客死他鄉的孤魂野鬼終算是進入了美國,也進了天堂,只是他們的家鄉父老永遠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些慈善機構也開始在這些異死他鄉的偷渡客身上找尋蛛絲馬跡,設法通知他們在墨西哥的家人。問題是偷渡客為了避免在路上淪為黑幫勒索家人的人質,身上往往沒有任何文件。

那些被捕遣返的人回到故鄉面對的是永遠無法償還的偷渡費。山狼會壓著他們的家人做人質逼債,於是這些人唯一的選擇就是再試第二次。

所有的苦難與風險全部倒帶重演一次,當然他欠的債也漲為雙倍。所以這種偷渡模式最後造就的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的無奈選擇

何處是偷渡客絡角之處?

據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從各地入境美國的非法移民會因母國不同而選擇各異去處。華盛頓郵報報導,每個月有數萬移民從南美洲、加勒比海地區和亞洲等地,經墨西哥入境美國,但他們抵達美境後的目的地各不相同。

CBP今年5月拘留的7366名巴西人中,有63%前往亞利桑納州尤馬市(Yuma);CBP今年5月拘留7371名委內瑞拉人,其中74%轉赴德州德里歐市(Del Rio)

厄瓜多人會去德州與墨西哥邊境城市艾爾帕索(El Paso),古巴人前往尤馬和德里歐,海地人則選擇德里歐和艾爾帕索;至於邊境巡邏隊(BP)最忙碌的區域格蘭德河谷(Rio Grande Valley),依然是帶有七歲以下兒童的中美洲家庭最愛。

聯邦官員表示,從未看過如此複雜的移民路徑,顯見社群媒體與移民社群間口耳相傳的消息傳播力驚人。人口走私集團也利用美國各地不同調的移民接納政策,根據「客戶」的國籍與人口組成挑選最適合的偷渡口岸。

去年3月以來,美國政府仰賴「美國法典第42卷」(Title 42)授權的健康法規,迅速將移民遣返回墨西哥,以遏止新冠病毒在邊境收容中心與監獄擴散的風險,但此政策並未統一於所有邊境實施,人口走私集團遂將移民送往最容易闖關之處。

邊境巡邏隊(BP)副隊長奧提茲(Raul Ortiz)表示,移民聽說北方比較安全就往北邊去,他們大多仰賴親屬及社群媒體的推薦資訊,「也有人口走私集團專門根據移民的人口組成,挑選適合的入境地點」。

奧提茲表示,這種情況會讓邊境巡邏隊有時人力短缺,影響辦事效率。他說:「西南部的所有邊境關口最好能統一政策。」

CBP本周即將公布6月的邊境非法移民逮捕數據,這是連續第四個月人數超過17萬人。

拜登總統就任前曾表示,不希望邊境有200萬人;美國當局在9月30日結束的財政年度已經拘留超過150萬人,為2000年以來最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