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放大鏡?緬甸革命建國後,昂奈鬥爭,順民遭殃80年—

by | 5 月 18, 2021 | 華人世界

緬甸放大鏡?緬甸革命建國後,昂奈鬥爭,順民遭殃80年—

作者:不良博士

[五路財神電子報]華人世界 即時轉刊—

緬甸由於緊鄰中國雲南與中國密不可分境內華人無法正確估計但至少有200萬人左右緬華多為從事商貿屬上層經濟族群

緬甸有句俗語:要像華人一樣會賺錢像印度人一樣會存錢要像緬甸人一樣會花錢』由此可看出緬甸境內種族一般習性。

我們首先要把時光倒流回70年前,從昂山和奈溫這兩大緬甸開國巨人的傳奇故事開始講起。

1942年,出身緬族的昂山和華裔混血的奈溫借日本人之手成立緬甸國,昂山被尊稱國父,奈溫則被稱為緬軍之父。

昂山深謀遠慮,奈溫作戰神勇,兩人文武合璧,借日本人之力趕走英國人,又暗中建立了反法西斯抗日同盟。

二戰日本投降後,英國重返緬甸。此時的英國早已不復日不落帝國的榮光。昂山看准機會,摒棄前嫌,聯合國內各少數民族共同抗英,為緬甸實現真正的獨立奠定基礎。

不久,昂山被刺殺,兇手至今成謎,但他留下的政治遺產並未失效。緬甸獨立後,副主席吳努上位,成為首任緬甸總理,並一路連任十四年。

奈溫等不下去了,整整十四年啊,你知道我是怎麼過的嗎?皇帝輪流做,也該輪到我了吧!

1962年,奈溫發動軍事政變,將緬甸變成了獨裁軍政府。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建國時的屠龍勇士,如今迷信又貪婪。奈溫覺得是幸運數字,如果鈔票面額能被九整除,自己就能長命百歲。於是他下令廢除百元面值的鈔票,轉而發行四十五元、九十元面值的新鈔,但是舊錢不能兌換新錢,民眾財產瞬間蒸發。

馬背上可得天下,而不能治天下。奈溫任內政府貪污腐敗,人民生活品質直線下降,緬甸甚至成為在聯合國上榜的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

1988年,人民積攢的怒火終於爆發,88日這天,數以百萬的民眾走上街頭,示威遊行。奈溫被迫下臺,但人民的憤怒仍未熄滅。時勢造英雄,昂山素季橫空出世了。

作為國父之女,她成為這場運動的領袖和象徵。隨後前任總理吳努和諸多退役將軍等高層人物紛紛表態支持,史稱民主之夏

正當大家以為軍政府會下臺時,已經下野的奈溫在幕後命令軍方軟禁了全國民主聯盟主席昂山素季。這在國際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西方社會紛紛宣佈對緬甸啟動制裁。

做了這麼多孽,也別想有個善終了,奈溫最終還是被部下篡權,於2002年在軟禁中去世。

2007年,軍政府突然大幅上調油價,導致物價飆漲,緬甸爆發第二次民主運動,史稱番紅花革命。這次革命由緬甸國內地位崇高的僧人領導,軍政府迫於宗教壓力不得不讓步,通過了新憲法。

但狡猾的軍方規定修憲需要四分之三以上議員同意,而軍方掌握三分之一以上的席位,並含糊地說,如果出現叛亂,軍方隨時可以奪權,實質上繼續掌握著主動權。

笑面虎敏昂萊逐漸登上歷史舞臺。敏昂萊上學時木訥寡言,連考三次才進入國防大學。進入軍隊後處事平平、大智若愚。雖然升職慢,但穩紮穩打,先任金三角地區總司令和叛軍談判,又在果敢叛亂中大放異彩、勢如破竹。恍然間,人們發現,靠著累累軍功,低調神秘的敏昂萊竟然已經成了掌握緬甸最高權力的軍隊總司令。

2016年,民盟大勝,昂山素季成為緬甸明面上的領導人。同年,敏昂萊本應退休,但他對權力戀棧不去,強行宣佈再來五年。此時的緬甸,實際控制者還是敏昂萊,不僅掌握軍權,還擁有部分外交權、財權。

2020年緬甸大選中,民盟進一步獲得476個民選議席中的396席, 昂山素季以壓倒性的優勢連任,握有超過83%的議員席位,這意味著民盟可以甩開軍方修憲了。一旦大選結果在明年21日的議會上塵埃落定,昂山素季下一步動作就是修憲清算奪軍權,留給敏昂萊的時間不多了。

風雲起,山河動。敏昂萊懼怕下臺後人走茶涼、遭到清算,就算經歷過再多戰場歷練,敏昂萊還是無法超脫死亡的恐懼。他找到昂山素季要一個承諾,希望特赦他的一切罪行。顯然,他們沒談攏。

敏昂萊隨後宣佈選舉作弊,軍方將採取行動。昂山素季感覺苗頭不對,緊急與軍方進行談判,可惜已經晚了。

21日上午,趕在議會開幕前,敏昂萊發動政變,一舉關押了昂山素季、總理溫敏和民盟的眾多高層。國防軍宣佈將一切權力移交給總司令敏昂萊,緬甸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

歷史的構圖總帶著點黑色幽默,舞蹈老師晨練做著健美操,卻恍然不覺和平的時代結束了,緬甸人民迎來了亂局。

314日,示威者被美國有心人引導,將怒氣轉移到中國企業,32家中資工廠被燒毀,2名中國員工受傷,損失2.4億。中國企業家損失慘重,陸續離開緬甸。

其實,緬甸這個國家極度落後,主要的經濟來源是農業、油氣資源、稀土出口和中方投資等。

一個和平穩定的緬甸對中國非常重要,它不僅是我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合作夥伴,還是通往印度洋和東南亞的門戶。

大家都知道,我們的油氣資源很依賴進口,主要來自俄羅斯和中東。我們與俄羅斯是鐵哥們,中俄油氣管道的建成,使我們能夠方便廉價地獲得俄羅斯的油氣資源。

但是中東的油氣資源想要運到中國,需要經過漫長的水路運輸,而且位置顯要的麻六甲海峽簡直可以稱得上是我們的能源命脈。

前面提到,緬甸油氣資源豐富,中國想出了一個辦法——在緬甸建設中緬油氣管道,直接從陸路運輸油氣,甩開麻六甲海峽的桎梏。

2013年,中緬油氣管道正式建成,每年能向國內輸送120億立方米天然氣,2200萬噸原油,雲南、重慶化工產業因此起飛!

中緬油氣管道在當地提供了大量就業崗位,促進了經濟發展,中石油還出資修建公路、學校、醫院等,當地人民紛紛叫好。靠著管道,緬甸每年能獲得上億美元的收益。

而且,緬甸還擁有一項能卡美國脖子的絕世武器——稀土,看過我稀土那個視頻的兄弟肯定都懂。

2018年,我國從緬甸進口稀土占45%,與雲南省接壤的克欽邦是緬甸大部分稀土生產商所在地。2020年,在緬甸當局大幅收緊稀土出口的情況下,緬甸稀土產量仍占全世界的12.5%,僅次於中美。

稀土是高科技設備的必要材料,稀土短缺,勢必造成晶片慌,我們用的手機、電腦、顯卡等數碼產品也會漲價。而緬甸的稀土產業自政變後,已經接近停滯。

美國不認可緬甸軍政府的政變行為,因為這不僅損害了美國的立國之本——所謂滋油冥主,也觸動了拜登內心深處的恐懼,那就是如果當初特朗普真的不交龍頭棍,發動軍事政變怎麼辦?

202116號,特朗普數萬支持者進京勤王,衝擊國會大廈,要不是美軍高層倒戈,架空特朗普軍權,投向拜登,這場總統爭奪戰誰輸誰贏還真不好說。

但是!美國人從緬甸亂局中看到了利益,拜登意識到,一個混亂甚至戰亂的緬甸將給中國帶來巨大損失。

同時,美國並非完全不可能進行武裝干涉,我們先來數一數美國造的那些戰爭孽。

越南戰爭,美軍使用生化武器橙劑,造成無數越南人畸形,土地幾十年毒性不退。

科索沃戰爭,空襲南聯盟,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

阿富汗戰爭,持續至今,至少十萬平民死亡。

烏克蘭橙色革命,國家四分五裂,烏克蘭少女成為歐洲子宮

阿拉伯之春,敘利亞開啟十年內戰,整個國家被打成廢墟。

今天,美國又想故技重施,將航母開到緬甸家門口,推動局勢不斷升級,企圖複刻阿拉伯之春。美國政府還通過NGO贊助的媒體洗腦民眾、抹黑中國,引導緬甸民眾打砸中企。

因為害怕美國導彈洗地,數萬名難民紛紛逃離緬甸,進入泰國、印度,我們不能一廂情願地認為他們不會逃到我們這邊。

歐洲難民潮的前車之鑒還在,沒有住處、經濟來源、語言不通的難民將導致地區治安急劇惡化、犯罪率飆升等可預見的問題。

如果美國出兵緬甸,民眾得到境外勢力的鼓動和資助,導致衝突升級,極有可能演變成內戰。敘利亞內戰把整個西亞都打爛了,緬甸如果發生戰爭也絕不是會只影響它自己。

美國上一個大手筆阿拉伯之春,導致上百萬難民湧向歐洲,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思潮在歐洲橫行,如果美國真的在我們家門口再次引發戰爭,緬甸有5000萬人,有可能導致更大規模難民潮。

相關文章